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12 limit 1

 

 作为一个没爹没娘、一穷二白的人,黎知夏生平唯一的理想是当个阔太太,整天打麻将。理想很丰腴,现实很骨感美,她仍然要为了养家糊口而苦哈哈的兼职打工挣钱挣钱。突然间有一天,她时在里面高谈阔论的尽是G城的权贵富商,锦衣华服,珠饰名配,闪闪发光的宣告着所有者的尊贵身份。。

“啊……啊!”

黎知夏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血淋淋的阵势。她吓得脸色惨白的缩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男人翻了白眼倒下来,伸出的手刚好碰到她的脚。

黎知夏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连拉带扯的把他往外拖:“别愣着啊!要快……快点离开这里……走啊!”

但这些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

医生走过来,作势就要掀黎知夏身上的被子。

见到来的是警察,顾司凉这才放下手,黎知夏也放了心,看着警察几乎要热泪盈眶:“警察先生!这里这里!有人受伤了,来帮忙啊……”

距爆炸已经有两分钟了,枪声还在继续,云巅的保安和守候在外的警察也没有进来救援,说明此人颇有能力,拖住了他们。

好,好!

医生从白大褂口袋里拿出一支体温计,让黎知夏张嘴含着,又小心的分开她开襟的上衣,稍稍抬起伤口上的纱布检查一下,然后从她嘴里拿出体温计看了看,直起身对顾司凉道:“顾先生,不必担心,小姐的伤口没有感染症状,也没有恶化,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怎么可能是假的,他穿着警服……唔——”黎知夏一激动就大声起来,胸前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她只好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看顾司凉坐回沙发,不疾不徐的给她理清思路。

顾司凉却没有她那么激动,仍是语气平淡的说:“你的确是替我挡了枪。”

暗中枪声和火光交织成一片,这个时候保命要紧。黎知夏咬牙站起来,想拖着男人出去,刚走没两步,她被脚下的凳子腿绊了一下,连那男人一起扑-倒在地,而她脑袋先前所在的位置立即被子弹打穿了。

她手指轻轻蘸了一下胸前的纱布,看着指尖上沾染的血,她垂下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一旁的顾司凉,眼泪不住的往下淌:“哎,我好疼,帮忙叫下医生好吗……”

他已经做了安排,希望今晚的事情不会波及到她。

在热闹喧哗之中,一个眉清目秀、身形稍显矮小的男侍托着几瓶香槟,在男客之中往来穿梭。他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插进去斟酒添盏。因为客人都是显贵,他得到的小费比平时要丰厚不少。

忽然,会场大门被破坏,枪声再次密集的响了起来,一直偷看着外面情况的黎知夏高兴的晃了顾司凉一下:“哎哎!有人来救我们了!”

男人体力不支的倚在她肩膀上,借着微光,黎知夏一眼就看出来,此人正是先前风光无限的顾司凉!

“放手!我要回家!”黎知夏气得眼泪都快涌出来了,“不想给钱就直说啊,为什么凭空污蔑我?你以为谁都咳咳……谁都想要谋害你啊?简直有病……好痛……你放开我!”

床的另一侧摆着一张舒适的沙发座椅,一个面容俊美、神色淡漠的年轻男人优雅的叠着双长腿坐在那里,墨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她吓得腿都软了,索性和男人瘫坐在墙根。前面有一张被掀倒的台子,正好挡住他们的身影。

第1章 暗杀

2021-07-20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她现&的是右

    回想一下当时的体位,她现在伤到的是右边的胸口,而那子弹是从背后打过来的。

  • &爬起来

    黎知夏握紧拳头,气得想打人,可惜她说话大声一点都不行,更别提爬起来打他了。

  • 大褂、&进来站

    穿着白大褂、戴了金丝眼镜的医生快步走进来站在一旁:“顾先生。”

  • 唤一声&人。”

    顾司凉的视线终于从黎知夏身上移开,他两手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对外面唤一声:“来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2:47:51','','classid=15','0','59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