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07 limit 1

 

 靳北骁:“我腻了,你也可以走了。”一场协议,云晚输身输心。可三天后,他却突然参与策划出一场盛大的求婚典礼,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跪地,说:“晚晚,娶我吧。”她喜极而泣富丽堂皇的会所中,正举办着一场宴会,灯光璀璨夺目,宾客们衣衫华丽,言笑晏晏。。

江屿没有理会。

半年前,她的父母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父亲当场死亡,母亲成了植物人,她临危受命接下公司,但由于是学表演系的,不知道该怎么打理公司,就交给了云登峰打理。

云晚心里也没底,但今晚这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如果失败,那她将背负一身的债务,甚至面临牢狱之灾,而让她陷入这样困境的人,居然是她最敬爱的叔叔——云登峰。

“我觉得用来出资云氏的这笔资金,完全可以再让我成立一个新公司。”

江屿出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自责和愧疚:“云总,都怪我,不该让云登峰知道你在调查车祸的事情,如果他不知道这事,或许你就不会面临这样的困境了。”

云晚拉着江屿走进了舞池,就在离靳北骁不远的地方。

如果失败,那她将背负一身的债务,甚至面临牢狱之灾,而让她陷入这样困境的人,居然是她最敬爱的叔叔——云登峰。

舞池里的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男人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到了云晚的身上。

“是的。只要靳总你愿意出资帮云氏渡过这次的难关,那之后就可以从中获取利益。”

云晚出声:“靳总你好,我叫云晚,是云氏的现任总裁。”她说着顿了顿,又追补了一句:“想必你应该知道云氏集团的危机吧?”

云晚今晚是特意打扮过的,她穿着红色吊带长裙,裙子的下摆采用了旗袍开衩的设计,每走一步,雪白的腿就在红色的布料间来回晃动,更何况是小跑着。

侍者端着盘子过来,云晚叫停了他,她拿了两杯香槟,一杯分给身旁的江屿。

江屿接下:“云总,能找的人都找过了,现在只剩下靳氏的靳北骁了,如果他也不答应出资,那你……”

男人的轮廓比一般东方男人要深邃许多,透着一股刚硬的冷峻,目测身高一米九以上,挺括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将他的宽肩窄腰,以及大长腿衬托的淋漓尽致。

“抱歉,我不感兴趣。”

靳北骁正要回复叶蓁蓁的问题,一个软糯的身影突然向他的身边砸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就见是刚刚冲他笑的美女。

江屿接下:“云总,能找的人都找过了,现在只剩下靳氏的靳北骁了,如果他也不答应出资,那你……”

“你别自责,我一点都不怪你,反而还感谢你让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抱歉,我不感兴趣。”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靳北骁&胸前。

    靳北骁闻言,目光上下扫射了她身体一圈,最后停留她胸前。

  • 的女伴&跳舞,

    她看到不少男士都邀请自己的女伴跳舞,其中包括靳北骁。

  • 她听到&他的话

    云晚以为就快要成了,可当她听到他的话时,心里的那点开心被摔的粉碎,他说:“抱歉了,云小姐,我对钱并不是很感兴趣。”

  • 骁正在&和一个

    她扭头,就看到靳北骁正在和一个长相精致,身材火辣的女人跳舞。

  • 他,感&。”

    云晚会意,毫不犹豫地贴上他,感受着他坚硬的胸膛,说:“只要靳总你愿意出资云氏,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 所中,&言笑晏

    富丽堂皇的会所中,正举办着一场宴会,灯光璀璨夺目,宾客们衣衫华丽,言笑晏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