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06 limit 1

 

 这是一场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男主林小尧因为八年前一场出乎意料,换了了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在很乖巧的外表下,却有一颗随时随刻能毁了自己的心,八年如履薄冰的过着,却在八年的遇上也经历过过那场出乎意料的大叔,故事就。“炎哥,不好意思,我”林小尧还未说出口的话,被郭炎彬突如起来的拥抱给吓了回去。。

“小尧,我,对不起,我,我只是担心你又一次消失在我的生命里。”郭炎彬有些急切的道。

“炎哥,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林小尧有些吃惊的问到。

县城的夜晚格外热闹,人们仿佛要把一天工作的劳累都宣泄在这黑夜中一般。车堵堵停停,短短的一段路,比平时多了一倍时间才到。

郭炎彬有些慌乱的道:“不不不,小尧,不用请我了,你,你也不要在在外面吃饭了。”

林小尧听着男人的话,知道这烟许是买不成了,脸上露出一丝惨笑,和着眼泪一起涌现。那样的悲伤绝望的神情,男人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脸上,心跟着揪了起来。

男人皱着眉头看着林小尧,林小尧赶紧摆了摆手道:“你别误会,我买,我出钱买。”

林小尧恍惚问道:“什么?”

郭炎彬不理他,道:“一万五,少一分都不行,不然我明天把去年你做的资料也拿出来审审。”

林小尧拨了自己的号码,电话接通,“喂,我”。林小尧的话没说完,

林小尧还处于混沌状态,郭炎彬的话,即使每个字她都懂,可却不明白整句话的意思。

秘密,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自己不也有嘛。林小尧勾了勾嘴角,道:“恩!知道了。”

“我现在给你钱!”林小尧的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她才发现,她的外套包和手机都不在身边。

“别急,今天的量,你已经抽调了,明天你需要在给你。”

“我也没说你是抽霸王烟的人啊,”男人把霸王烟三个字咬的特别重,仿佛像在说,刚才抽完他一包烟的人不就是她。

郭炎彬开着车,一路沉默,不理林小尧,林小尧自觉理亏,可怜兮兮的道:“炎哥,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哦,哦,手机,好。”男人被林小尧的话从记忆深处啦了出来,对着林小尧的眼睛,男人不自觉的错开了眼神,把手机递给了林小尧。

林小尧见男人很久没有说话,暗道:或许这男人同自己一样,也有触碰不得伤,自己这嘴真是欠。林小尧补救道:“大叔,能不能借你手机用一下,我联系一下我朋友。”

男人看着林小尧的反应,嘴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林小尧交代好,挂了电话,把手机递还给那男人:“大叔,你八卦的脸已经不符合你的斯文形象了。”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松,道&。”

    林小尧听了郭炎彬的解释,顿觉轻松,道:“我把钱转给你,炎哥,我不是故意的。”

  • 勾了勾&道了。

    秘密,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自己不也有嘛。林小尧勾了勾嘴角,道:“恩!知道了。”

  • 使每个&思。

    林小尧还处于混沌状态,郭炎彬的话,即使每个字她都懂,可却不明白整句话的意思。

  • 样的场&走去。

    郭炎彬好歹也是个领导,这样的场面林小尧不怕,他可是不行,被林小尧气的无可奈何,拉着林小尧往停车处走去。

  • 笑,解&我可不

    说完郭炎彬看着林小尧探究的表情,自觉有些失态,顿了顿,朝林小尧笑了笑,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这饭都没吃我就花了几百块,你请的饭我可不敢在吃了。”

  • “我知&钱还不

    “我知道,你肯定生气了,你大学时候一生气,就这样,不同我说话,我打钱还不行嘛?我卖血卖肾卖身打给你,总可以了吧。”

  • &听了林

    听了林小尧的话,郭炎彬脸色更黑了,不论林小尧说什么,始终未回应林小尧一句。

  • 林小尧&亏,可

    郭炎彬开着车,一路沉默,不理林小尧,林小尧自觉理亏,可怜兮兮的道:“炎哥,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 ,领导&,我只

    “啊,一万五,炎哥,领导,我只是一个小员工,你怎么忍心,我一年都没有一万五的工资啊。”林小尧开始撒泼打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20:16:31','','classid=15','0','5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