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90 limit 1

 

 第一次朋友见面,她被歹人扛在肩上,他为躲疯狂的的女人。“女人,我救了你!”“那又如何?我请你救了吗?”第二次朋友见面,他感同重伤昏倒路边。她偶然救下,自此两人结下诧异之房间除了自己身下的木板床,没有任何一件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存在。。

赵群马上就端着个粗碗向小雨走来,“来,小雨吃点吧,娘给你做了好东西。”赵群把小雨扶起来靠坐在床上,把碗递给小雨。

房间除了自己身下的木板床,没有任何一件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存在。

“哎!好嘞,我马上就起了。”张筱雨大声应到,不,不叫张筱雨,而是叫张小雨,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在一个下雨天生的,所以取名张小雨,今年10岁。女主小名叫张小雨,但是外出办事用的都是张筱雨!

整个家,没有厨房,没有茅房,除了这两间屋子,一无所有。

而且是这个家唯一的一扇窗,小小的,坐落在墙上面,靠近屋檐的地方。

记得她刚睁眼看到这个家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是做梦,“小雨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娘可怎么办啊。”赵群哽咽着,眼泪淌在那粗糙泛黄的脸上,赵群怕小雨难过,赶紧用袖子擦擦。

“小雨?小雨?你起来了没有?你哥他们都下地去了,太阳都晒屁股咯!”这是她梦里?

记得她刚睁眼看到这个家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是做梦,“小雨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娘可怎么办啊。”赵群哽咽着,眼泪淌在那粗糙泛黄的脸上,赵群怕小雨难过,赶紧用袖子擦擦。

她刚来的时候,张小雨因为淋了一场雨,感冒受寒了,这一病就差点见了阎王,之所以是差点,当然是因为她来了,占据了这个身体,活了下来。

“谢谢你。”小雨接过后,对着这个阿姨道声谢。

谁知妇女担心的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嘞,看来一会儿还得熬点药,杨大夫开的药还能再煎一次。”赵群自言自语的嘀咕。

这个家只有两间房,里面一间,外面一间,而这扇窗就在里面一间,里面和外面一间之间有一道门连通,外面一间的门才是通往外面的唯一的出口。

张筱雨第30次睁开双眼,眼前还是那个破败、灰暗散发着一股霉味的小破屋。

赵群马上就端着个粗碗向小雨走来,“来,小雨吃点吧,娘给你做了好东西。”赵群把小雨扶起来靠坐在床上,把碗递给小雨。

整个家,没有厨房,没有茅房,除了这两间屋子,一无所有。

小雨疑惑的看着这个头戴布巾,身穿补着补丁却很整洁的青色衣裳的妇人,她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她好像没见过啊,为什么叫‘娘’呢,这个梦好真实!

她正好有些饿了,不管是不是梦,都吃点,胃都快饿抽了。

刚来的时候,她还不相信,以为是做梦呢,可是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过去了,她依然还在这里。

第1章 穿越

2021-07-17

第1章 穿越

2021-07-17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胃都&快饿抽

    她正好有些饿了,不管是不是梦,都吃点,胃都快饿抽了。

  • 间,外&面一间

    这个家只有两间房,里面一间,外面一间,而这扇窗就在里面一间,里面和外面一间之间有一道门连通,外面一间的门才是通往外面的唯一的出口。

  • 吧,娘&给你弄

    “饿了吧,娘给你弄了点吃的。”赵群蹒跚着脚步,多日憔悴担心下,身体都有些受不住了。

  • 窗户就&光滑的

    窗户就一扇木头做的,一个木框,上面竖着几根光滑的圆木头,外面钉上一块纱布,把窗钉死,这就是一扇窗了。

  • 占据了&了下来

    她刚来的时候,张小雨因为淋了一场雨,感冒受寒了,这一病就差点见了阎王,之所以是差点,当然是因为她来了,占据了这个身体,活了下来。

  • 煎一次&嘀咕。

    谁知妇女担心的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嘞,看来一会儿还得熬点药,杨大夫开的药还能再煎一次。”赵群自言自语的嘀咕。

  • 时候,&,赵群

    记得她刚睁眼看到这个家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是做梦,“小雨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娘可怎么办啊。”赵群哽咽着,眼泪淌在那粗糙泛黄的脸上,赵群怕小雨难过,赶紧用袖子擦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2:45:53','','classid=15','0','48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