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84 limit 1

 

 给大家提供更多极品小圣医免费深度阅读,小说《极品小圣医》是由作者春风乍起原创的一本超级很好看的都市小说,秦小逸是小说的主人公,全文讲诉了小陶村,紧靠大山,钟灵毓秀,美女满地。极美的女教师,丰满的婶子,除了一门心思求种的嫂子……一场场的美丽的浪漫邂逅在等着秦小逸的到来……天高气爽气爽我点点头,看看她,不知道说什么,她又走进一些,拉着我的胳膊:“过来,来陪我唱会歌,”。

唐欣还是一脸笑嘻嘻:“我哪有不正经,男人才是不正经吧,你也差不多。”

她说着指了指厕所,我才猛然想起来,那个女孩进去有一刻钟了,是不是在里面晕倒了,毕竟喝了那么多酒,我看着唐欣:“要不你进去帮我看看吧,一个穿着粉红色披肩的女孩子。”

王诗蓉轻哼一声:“现在想起来了?”

唐玉朝着前方妇人看去,她叫蓼兰,在村子里的风评很差,不仅在家中整天吵架,邻里也都吵遍了,没几个不烦她的。

我只能抱着她送她回去,反正她喝醉了,第二天也应该不知道我抱过她吧,而且这事也怪她自己,我送她回来也就只是抱抱,要是醉倒在街上被人家捡走,指不定是那样。

在要到她家的时候,她还是吐了,不过吐在了花园里,应该是被风吹了,醉酒的人是很忌讳吹风的,那会加大头疼的程度,但是现在是凌晨,偏偏又是风最大的时候,而且吐过之后她也没有清醒。

“滚!”王诗蓉本来就是暴脾气,谁的面子都不给。

唐欣能公然在我两面前暗示那件事,是不是代表她已经原谅我对她造成的伤害了呢。

你也差不多,这几个字她还着重强调了一下,我红着脸,也不敢反驳,她应该说的是在公司厕所的事情,那件事确实是我的不对,虽然当时事出有因,但是我毕竟算是占了人家便宜,而且在那个期间我有些时候甚至没能控制自己的**,所以事出有因这几个字也算是一种安慰。

唐欣转了下眼睛,突然挤出一个讥笑:“在女厕所门口等人,是谁啊,你女朋友吗。”

“欠个屁!老子怎么可能欠他家的钱?扫把星的钱老子才不敢用!”张富贵愤怒的骂道。

唐玉随手从桌子上摸起一张麻将牌,笑道:“呵呵,是觉得王家没男人吗?”

“老子管你是什么东西,别来烦老子,妈的,你有欠条吗?没有就滚!”张富贵骂骂咧咧的,“老子的牌运全被你们俩扫把星给搅了,再不走,打死你们。”

金牌销售员第十二章

她也看见我了,直直就走到我面前,我想开口叫她,但是还是她先说话:“吴骏,你也在这里啊。”

“哦。原来这样。”蓼兰应了一声。

妹子一出来就一把拉上我的胳膊,站立也有些问题,唐欣转过头别了我一眼说道:“你先送她回去吧,如果待会你要过来的话,我的房间在1703。”

旁边的年轻人直接说道:“富贵哥,你有没有欠他家的钱啊?”

蓼兰吃瘪,脸色顿时阴冷下来。

蓼兰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还骂道:“小贱人,你还真和你妈一样,跟个小狐狸精似的搅乱被人家的关系,我家富贵会和那个扫把星有关系?我好心给她介绍男人,还勾搭起我家富贵来了。”

极品小神医第15章:二流子和泼妇

“张麻子,快点还钱!”王诗蓉怒气冲冲的吼道。

第三章报复

2020-01-17

第四章治病

2020-01-17

第五章她家

2020-01-17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了下眼&。”

    唐欣转了下眼睛,突然挤出一个讥笑:“在女厕所门口等人,是谁啊,你女朋友吗。”

  • 太闷,&里。

    我扶着那个女孩子下了楼,现在接近十一点半,外面风很大,我叫了个出租车,女孩子就报了个地方然后靠着后座睡了,但是她没睡着,估计是出租车太闷,就在那里乱动,司机一个左转弯,她就完全扑倒在我怀里。

  • 她在这&半已经

    我知道她在这个地方等着笑我,不过看她这个情况,多半已经原谅我了,我心里也好受一些,其实我还是第一次跟女的聊这么暴露的话题。

  • 靴和黑&小腿的

    她很轻,可能一来她不高二来她不胖,抱着还是挺轻松,她穿的是白色的皮靴和黑色**,我抱着她,手腕和小腿的接触,因为在上楼,还有来回摩擦,那种感觉让我有点其她的邪恶想法。

  • ,要是&人家捡

    我只能抱着她送她回去,反正她喝醉了,第二天也应该不知道我抱过她吧,而且这事也怪她自己,我送她回来也就只是抱抱,要是醉倒在街上被人家捡走,指不定是那样。

  • &门口又

    唐欣走向女厕所,在门口又转过过头来看着我悠悠说了句:“你不一起进来找?”

  • ,憋了&几秒慢

    我语塞,憋了几秒慢慢憋出几个字:“唐组,我,我是男的。”

  • 她说着&毕竟喝

    她说着指了指厕所,我才猛然想起来,那个女孩进去有一刻钟了,是不是在里面晕倒了,毕竟喝了那么多酒,我看着唐欣:“要不你进去帮我看看吧,一个穿着粉红色披肩的女孩子。”

  • 但是我&当作流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把手放在她的太阳穴上面开始揉,我知道揉太阳可以很大程度减轻喝醉酒的疼痛,但是我跟她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她如果是清醒的,我应该会被当作流氓对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