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76 limit 1

 

 《遥遥一生远》又名《只对你深情》,遥遥一生远小说简介:丈夫出轨小三,我不小心和公司的太子爷同居了。 并且顺利把太子爷发展成炮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放下手里端着的酒杯,拿起来随意地瞄了一眼,结果却在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之后,我的呼吸不由得一滞。。

  嗡嗡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放下手里端着的酒杯,拿起来随意地瞄了一眼,结果却在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之后,我的呼吸不由得一滞。

  那是一张由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彩信照片,背景是一大片单调的白色,看起来像是某家医院的病房,病床上靠坐着一个长得很不错的年轻女人,正含情脉脉地看向旁边的人。

  在她旁边的是一个男人,因为正低着头削苹果,所以照片上只有一个侧脸,可即使是半张脸,我也依然能够准确地认出他的身份——我的丈夫,李天泽。

  所以,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是谁?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飞快地敲下一行字发了出去。

  给我发来照片的人很快就有了回复:这个问题你回去问你自己的老公,我只能告诉你,这张照片是在一个月之前拍的,至于那个女人住院的原因……听说是流产了。

  看到“流产”两个字,我感觉到自己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然后眼睛就像被人用针扎了一样,酸疼酸疼的。

  不过这会儿我却顾不上那么多,飞快地又敲下了一行字:你是谁?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可是这一次对方却没有再立刻回复,甚至我强忍住内心的不安和焦虑,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儿,手机却始终没有再震动起来。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呢?难道对方只是单纯地想要告诉我这件事情?

  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加上刚才的等待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耐心,于是我决定主动出击,务必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才刚刚解开屏幕锁,身边的沙发却突然陷了下去,紧接着一个带着调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赵经理,你还真是业务繁忙啊!”

  听到这个声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会儿还在陪着客户应酬,而凑过来的这个人正好是客户公司的负责人,今天这笔生意能不能谈成功全看他的态度了。

  我顿时再也顾不上那条让人心烦意乱的信息,端起面前的酒杯跟他碰了碰,“李经理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刚才就是收到一条垃圾信息,随手处理一下而已。”

  好在李经理并没有太在意我的“心不在焉”,很快就拉着我一起跟其他人拼起酒来,让我很快就忘记了照片的事情。

  这场酒局一直持续到快晚上九点钟才结束,我和同事们先把客户送上车,然后才准备下班回家。

  “经理,你今天喝了这么多酒,应该没有办法开车了吧?”助理小章走到我身边问道,“要不要帮你叫个代驾过来?”

  我抬起手揉了揉微胀的额头,“我自己叫就行了,你们赶快回去吧!”

  “行,那我们就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儿。”听到我这么说,小章也就没有坚持,跟几个回家顺路的同事一起乘着出租车离开了。

  代驾来得很快,我把车钥匙交给他,自己则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

  我跟李天泽结婚已经四年了,虽然不像刚结婚时那样激情满满,但是我自认为我们的生活还是很温馨、很和谐的,平常就连吵架都很少有,更不用说其中一方疑似出轨了。

  如果没有收到今天晚上那张照片,我根本就不会相信李天泽会背着我在外面找小三儿,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不太确定了。

  照片上那个女人看向李天泽的眼神儿充满了爱慕和眷恋,即使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情意,说他们两个人之间一点儿事情也没有,除非傻子才会相信!

  可是为什么我每天跟李天泽躺在同一张床上,却对他的“出轨”连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察觉到呢?难道他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到了这种地步?

  就在我怎么都想不通的时候,车子稳稳地停在了我家小区楼下,我收回思绪,拿出钱包给代驾支付了酬劳,然后从他手中接过车钥匙往家里走去。

  客厅里的灯亮着,李天泽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开门的动静才转过头来,皱着眉头对我说道:“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如果换成是平常,我肯定会为自己的晚归而向他道歉,即使我是为了公司的应酬而迫不得已;但是今天我却连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径直走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在跟你说话,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大概是见我没有搭理他,李天泽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怒气,“天天三更半夜才回家,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儿女人的样子?”

  “我怎么没有女人的样子了?”听到这话,我终于忍不住反驳道,“我是没有给你做饭,还是没有给你洗衣服?”

  “就算我天天在外面工作,为了拼业绩累死累活的,回到家里不还是把你伺候得好好的吗?钱是我在赚,家务也是我在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平常为了照顾李天泽的自尊心,这些话我根本就不会说出口,但是今天晚上被那张照片弄得心烦意乱,再加上应酬时喝多了酒有些上头,所以就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李天泽听到这话果然恼了,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老鼠,“哦,我知道了,你现在嫌弃我没有你赚的钱多了是吧?可你不要忘记了,当初你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都是我在赚钱养你!”

  这话说得我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当初我学习不好半途辍学,为了继续供弟弟上学,我就离开家乡一个人跑到临江市来打工赚钱,也是在这里遇到了李天泽。

  那个时候的我要经验没有经验、要学历没有学历,能做的都是一些又累工资又少的工作,而从名牌大学毕业的李天泽,无论是工作性质还是工资待遇,都甩了我不只一条街。

  我本来以为这样天差地别的距离,会让我们两个人没有办法走到最后,结果李天泽却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执意跟我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对于他这个举动,我心里其实一直是存着感激的,所以我后来才会拼了命地工作,从一个小小的公司前台一步步走到今天业务经理的位置,就是为了能够缩小跟他之间的差距。

  “赵曦,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在我沉浸在回忆当中时,李天泽再一次开口了。

  “我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看着我的眼神儿都是充满了仰慕和崇拜,可是现在呢?你还有把我这个老公放在眼里吗?”

  “所以这就是你在外面找小三儿的理由?”我没有理会他的指控,而是抬起头来这样问道,心里隐隐约约地猜到了什么。

  李天泽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这么问,愣了一下才皱起眉头不耐烦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真的是我在胡说吗?”冷笑一声,我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找到那张照片举到他面眼前,“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看清楚照片里的内容,李天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从哪里弄来的?”

  “一个没有署名的陌生人发给我的。”我并没有瞒着他照片的来历,“照片里的女人是谁?你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刚才还对着我大吼大叫、发泄怒气的人,这会儿却是气势全无,尽管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很镇定,但还是不经意流露出了一丝心虚。

  “没……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你会跑到医院里给她削苹果?”我忍不住冷哼一声,“你把我当成傻子吗?结婚四年,就连我这个做老婆的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好吗?”

  “我给她削苹果怎么了?”李天泽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难道朋友生病了,我连去看看她都不行?”

  “刚才还说没有关系,这么快就变成朋友了?”见他不小心说漏嘴,我嘲讽地勾了勾唇,“李天泽,你最好想清楚之后再开口说话。”

  李天泽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脸上的神色不由得变了一变。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通什么似的轻叹了一口气,软下语气对我说道:“好吧,我告诉你,她其实是我的一个学妹,我之前偶然听人说起她生病住院了,就去医院里看了看她。”

  他这样避重就轻的解释,根本不可能打消我对他的怀疑,“就这么简单?”

  “要不然你以为能有多复杂?”李天泽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会多心,我跟她可什么关系都没有!”

  最后这句话他说得倒是理直气壮,就连之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一点儿心虚都消失不见了,我的理智告诉我他应该没有说谎,但我的情感却还是对这件事情持了保留的态度。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李天泽像是被我的眼神儿刺痛了,语气又变得不耐烦起来,“难道我还能说谎骗你不成?”

  我没有搭理他,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儿?如果是有人专门拍下这种照片来诬陷你们,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们……”

  “你还有完没完了?”没等我把话说完,李天泽就一脸怒气地打断了我,“我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她就是我学妹而已,你为什么非要把这么简单的事情弄复杂呢?”

  “哪里是我要把事情弄复杂?”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这明明就是有人在故意找麻烦,想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难道你觉得不应该弄清楚吗?还是你根本就无所谓?”

  “你……”

  李天泽被我问得哑口无言,干脆撂下一句“懒得理你”,然后气呼呼地站起身回了卧室。

  他的这个态度,却让我的心又往下沉了一沉。

  其实对于他刚才的解释,我是相信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毕竟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他有没有在撒谎,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抬起头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

  酒精的刺激让我并不能拿出十分的理智来思考这件事情,可即使是这样,我都察觉到了李天泽态度的不寻常,如果我现在是完全清醒的状态,察觉到的破绽可能会更多。

  这个结果让我感到心里憋屈不已,自从认识李天泽之后,无论是谈恋爱还是结婚,我对他始终都是一心一意的,也坚信他会给我同样的回报。

  可是谁能想到打脸竟然来得如此之快呢?

  头越来越重,我的思绪也开始变得不清晰起来,用力地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我站起身准备回房间休息。

  毕竟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明天还是要照常起床上班,我不能失去好不容易才打拼下来的“江山”。

  走到卧室门口,我正准备按下门把手,可是心里却有一道声音阻止了我,迟疑片刻,我最终还是转身走向了旁边的客房。

  “你要干什么去?”

  就在我推开客房门的时候,身后却突然响起了质问声,转过头就看见李天泽站在卧室门口,一脸不悦地看着我。

  “我今天睡客房。”头疼的不适让我不愿意跟他解释那么多,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也不管他有什么反应就反手关上了房门。

  不过不用看也知道,他这会儿肯定很生气,毕竟结婚四年多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提出要跟他分房睡。

  果然,我走进客房里没多大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重重的摔门声,而且声音听起来离得有点儿远,应该是大门被人摔上的声音。

  我并没有追出去,而是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径直走进了卫生间,简单梳洗过后就上床睡觉了,至于某个大发雷霆而离家出走的人,还是等我睡醒之后再来解决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我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因为前一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又跟李天泽大吵了一架,所以我这一觉睡得并不是很安稳,梦里不断闪过那张照片上的内容,甚至还梦见了李天泽牵着那个女人的手跟我提离婚。

  床头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我还深陷在悲伤和绝望的梦境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当然,只是我以为的“一会儿”而已,其实却是比平常晚起了足足一个小时。

  眼看着上班就要迟到,我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匆匆忙忙地洗漱过后,连早餐也来不及吃就以最快的速度开车赶到了公司。

  幸运的是,我踩着最后一分钟走进了业务部,免去了迟到被罚钱的风险,这让我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经理,你来啦?”助理小章快步走到我身边,“刚才人事部带了一个人过来找你,说是要调进我们部门的新人呢!”

  听到她这么说,我不由得愣住了,“新人?”

  “对啊,你没有接到通知吗?”小章吃惊地看着我,“听说是总公司那边派下来的人,我还以为人事部那边早就提前跟你沟通过了呢!”

  “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抬起脚继续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人呢?现在在哪里?”

  “人事部的人已经回去了,那个要调进来的新人这会儿正等在你的办公室里。”小章飞快地把目前形势给我说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

  因为有了小章的提醒,所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我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你就是总公司派下来的新人?”

  那人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用眼神儿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挑起眉头冲着我吹了一个口哨,“哟,美女!”

  轻浮的态度和语气让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就是所谓的“新人”?看到顶头上司非但不站起身迎接,还用这样一副轻佻的语气调戏上司,现在的新人都这么随便了吗?

  虽然这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但因为是总公司派下来的,而且还由人事部的人亲自送过来,我就算对他再怎么不满意,也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人加入我的部门。

  所以我只能让自己尽量无视他脸上戏谑的神情,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既然是新来的同事,那今天就先熟悉一下我们部门的业务吧。”

  说完我给小章打了个电话,让她进来把新同事带出去熟悉公司业务。

  那人倒是没有拒绝我的这个安排,在小章进来之后就站起身准备跟她离开了,只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又回过头扒着门框对我说道:“美女经理,下班之后我们可以一起去约会吗?”

  小章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大胆”,看看他又看看我,嘴巴张得能塞下一整颗鸡蛋。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这会儿的脸色有多难看,瞪了一眼还在等着我回答的人,我毫不客气地斥道:“滚出去!”

  “啧啧,真凶啊~”被呵斥的人却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只是嘴上抱怨了一句,然后就吹着口哨跟在小章身后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之后,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接触,但是却已经足够让我看清楚那个人的品性,这么一个举止轻浮的人,为什么公司会把他安排在我们部门呢?

  要知道我们可是全公司业务能力最强的部门,能够进来的同事无一不是经过重重筛选,可今天这个明显不符合要求。

  人事部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故意安排他进来拖大家的后腿?

  这么想着,我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桌子上的内线电话准备跟人事部进行交涉,如果那个人只是从总公司下来“镀金”的,还是把他安排到其他比较清闲的部门混日子比较合适。

  不过还没等把电话打出去,我就先看到了自己桌子上摆着的一份儿简历,应该是刚才那个人的,上面还有一张人事部经理的留言:

  赵经理,这位贺先生是总公司派下来的,对方专门指明了想让他跟着你学习,要劳烦你以后多带一带他了。

  这张留言明确地表达了总公司那边的意愿,我即使心里十分的不情愿,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悻悻地打消了刚才的那个念头。

  既然总公司指明了要他跟着我,我就算拒绝估计也不会被接受。

  “唉!”轻叹一口气,我拿起留言条下面的简历翻开,从上面了解了一些关于新调来这位新员工的信息。

  原来那人叫贺子砚,曾经在帝都总公司待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虽然简历上并没有写明他在这一年里的业绩怎么样,但是想也知道,如果他做得好的话,又怎么会被总公司赶下来呢?

  合上简历,我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更疼了,留这么一个人在部门里工作,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来呢!

  这样的担心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把贺子砚交给小章带去熟悉业务之后,我很快就暂时把他抛在了脑后,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可是才刚刚处理完一个文件,桌子上的手机就像疯了一样的震动起来。

  是部门微信群的提示信息,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群里就快速地刷出了将近一百条消息,我疑惑地拿起来想看看他们在讨论什么,结果看清楚里面的内容之后,我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只见微信群里讨论的并不是什么工作上的内容,而是由一张小黄图引发的快速刷屏,发出这张图的人正是今天新来的员工——贺子砚。

  虽然他在群聊里解释了自己是一时手滑,可那个解释却怎么看都很没有诚意,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毕竟之前他的态度已经很好地说明了,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飞快地敲下一行字发出去,热闹的微信群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只有贺子砚一个人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收到”,外加一个让人很想抽他的表情包。

  我闭着眼睛忍了忍,到底还是没有忍住。

  “你给我进来!”发出这样一句语音,我愤怒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办公室的门很快就被人敲响了,只不过还没等我回应,敲门的人就主动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欠抽的笑容,“美女经理,你找我进来,是打算答应我的约会邀请了吗?”

  “这就是你调过来的目的?”我没有理会他的话,“如果你只是想要利用工作便利泡妞儿的话,总公司那边应该有的是美女,不用专门跑到我们这样一个小城市来吧?”

  贺子砚像是没有听出我语气里的嘲讽,脸上的笑容一点儿也没有变,“话也不能说,总公司那边美女再多也有玩儿腻的时候,况且那里可没有像你这种够味儿的美女。”

  他故意加重了“够味儿”的发音,我感觉到自己的额角狠狠抽了一下,心里的怒火噌噌噌地往上冒,“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上司,麻烦你的态度给我放尊重一点儿!”

  “哟,生气啦?”贺子砚挑挑眉头,走到我面前用双手撑着办公桌,“不过说真的,你生气的样子也挺美的。”

书评(140)

我要评论
  • 照顾李&有些上

      平常为了照顾李天泽的自尊心,这些话我根本就不会说出口,但是今天晚上被那张照片弄得心烦意乱,再加上应酬时喝多了酒有些上头,所以就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 果,所&份——

      在她旁边的是一个男人,因为正低着头削苹果,所以照片上只有一个侧脸,可即使是半张脸,我也依然能够准确地认出他的身份——我的丈夫,李天泽。

  •   为&地敲下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飞快地敲下一行字发了出去。

  • ,为了&,也是

      这话说得我完全没有办法反驳,当初我学习不好半途辍学,为了继续供弟弟上学,我就离开家乡一个人跑到临江市来打工赚钱,也是在这里遇到了李天泽。

  • 我们夫&妻之间

      “哪里是我要把事情弄复杂?”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这明明就是有人在故意找麻烦,想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难道你觉得不应该弄清楚吗?还是你根本就无所谓?”

  • 了我一&我之所

      “要不然你以为能有多复杂?”李天泽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会多心,我跟她可什么关系都没有!”

  • 子了?&”

      “我怎么没有女人的样子了?”听到这话,我终于忍不住反驳道,“我是没有给你做饭,还是没有给你洗衣服?”

  • 没有搭&片来诬

      我没有搭理他,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儿?如果是有人专门拍下这种照片来诬陷你们,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们……”

  • 在陪着&酬,而

      听到这个声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会儿还在陪着客户应酬,而凑过来的这个人正好是客户公司的负责人,今天这笔生意能不能谈成功全看他的态度了。

  • &着我的

      “我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看着我的眼神儿都是充满了仰慕和崇拜,可是现在呢?你还有把我这个老公放在眼里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