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74 limit 1

 

 苏意轻会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彻底毁灭过银河系。父亲早亡,母亲嗜赌,姐姐自私自利,弟弟多病,自己又是单亲妈妈。想抓点花边新闻敲着官商权贵竹杠赚点外快,却被天正总裁欧司寒讽为有奢华厚重的红木办公桌上,散落了一堆照片,照片上的俊男美女亲密异常。。

奢华厚重的红木办公桌上,散落了一堆照片,照片上的俊男美女亲密异常。

走出医院的时候,苏意轻微微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许久,才好似下定决心一般,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到观海度假村。”

赵医生皱着眉摇头:“他最近的情况不太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换肾。昨天得到临市医院的消息,有最新的肾源,我们会进行配型。”

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苏意轻怔了一下,她的手还保持着推车门的动作,回转头看向欧司寒,嘴角微微一挑:“欧总,这可是我的私人财物。”

他不过是顺手碰了一下照片,这个女人却以为自己承认了这些照片在他眼中是有威胁性的了,所以想坐地起价。

吱呀一声,车子来了一个急刹,堪堪停在了苏意轻跟前。

她几乎看也不看,飞快地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麻溜地钻了进去。

然而依旧是走投无路。

苏意轻屈起手指,在照片上敲了几下,笑意更深地直奔主题:“只要欧总出这么一点点小钱,我就可以把这个新闻压下来。”

苏意轻顺利抵达观海度假村,她穿了服务员的制服,以客房服务的名义进入那间客房,果然看到自己的目标,二人毫无掩饰打情骂俏,这一切被藏在手推车下层的微型摄像机尽数收录。

苏意轻心里有些没底,面上却仍保持着职业狗仔的临危不惧,言正词严道:“欧总言重了,我们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大家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是不是?”

身侧的男人,眉目冷峻,气质清贵,正好整以暇地侧过眸目,淡淡地睨着她。

苏意轻微微愣一下,才摇头:“不麻烦欧总,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就好。”

欧司寒面无表情,并不与苏意轻握手,而是微微侧着头,看向苏意轻的脸,显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么爱钱?那岂不是只要给钱,你什么事情都能做?”

顾不得这么多了,看到车子,她便如见到救星一般,撒腿就向着那边跑去。

“如果匹配成功,小辰就有救了,是吗?”

“给我。”

“雅安公寓。”苏意轻心知欧司寒不会停车,再多与他纠结并无意义,索性讲出租住小区的名字。

听到这个数目,苏意轻的脸上登时就黯了一下,但随即,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赵医生,配型的事情就拜托您了,钱的方面,我来想办法。”

书评(336)

我要评论
  • &声音平

    欧司寒却并没有停车,直接驶入市区,方声音平淡问:“你家在哪里?”

  • ,大抵&。

    苏意轻这才想起,欧司寒是要去度假村酒店,若不是自己上了他的车,大抵此时已经跟某位美女在共度良宵了。

  • &驶了过

    苏意轻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珠,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她忽地看到一辆黑色迈巴赫S600正平稳地从对面驶了过来。

  • !”本&方会忽

    “你是什么人!”本可以非常顺利离开,却不知为何对方会忽然察觉,猛地喊住了苏意轻。

  • 入雨幕&被甩掉

    汽车冲入雨幕之中,苏意轻回转头,看到那几名男子跟着向前跑了几步,就被甩掉,很是懊恼地交谈,有人拿出手机,大抵是向那个金主汇报。

  • 海滨,&地方虽

    观海度假村位于市郊海滨,是市内乃至全省最大的娱乐场所,地方虽偏僻,却令得周围省市的豪门贵客都趋之若鹜,苏意轻也曾经在这里搞到过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 这一则&新闻很

    她盯了这一则新闻很久,只是那人来头实在太大,她不敢轻易动手。现在,是不得不动了。

  • 怜兮兮&欧司寒

    苏意轻紧紧巴着门把手,可怜兮兮地看着欧司寒,声音有些微的颤意:“欧总,你大人有大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2:12:08','','classid=15','0','3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