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70 limit 1

 

 一算生,二算死,三算……小姐姐,你这是大“凶”之兆啊,要……什么?也不是小姐姐?是女尸煞?没关系,就算手到病除。我万仞山下去的小神相,就也没算不许的!上至国运昌寒风瑟瑟,天空中还飘着白毛雨。。

到时瞳瞳一车撞死两三个,别说救她了,自己这是害她!

届时瞳瞳刹车失灵,一车头顶上来。

他就是附近的商户,被他一吵吵,四周的商户顿时也都凑过来了,看着周酬纷纷嬉笑。

水阀被车撞脱,高压水瞬间喷射而出,直呲广告牌下的众人。

只见周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精准的落在了一个张开的气垫上。

就这车技,以后还是不要上路当马路杀手了,自己能救她一回,以后能天天跟着她么?

“就是,这傻子真有意思。”

按照之前的卦象显示,时间就在三分钟之后。

“大家让开点,看他一会还能编出什么来。”

“听我说,这里一分二十八秒后,会有一场血光之灾,谁站在这谁倒霉,大家快让开!”

起了一半的身体,又猛地摊回气垫上。

现在他心里有了新的女神,当初定下的娃娃亲,自然就成了累赘。

那少年被撞飞那么高,指定活不了了!

这特么哪是什么幺蛾子啊,根本就是一只美不胜收的蝴蝶。

唯独大街中间站着的一个清瘦少年,身穿背心裤衩,脚踩人字拖,清凉的打扮,与四周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完全像有人故意安排在那的。

一瞬间,透心凉,心飞扬。

然而少年,还真就没有半分寒冷的模样。

只是他刚起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眉头一皱,这个瞳瞳,还真想耍赖,不管自己?

书评(241)

我要评论
  • 天,他&么少?

    他们早就觉得周酬有病了,不然这么冷的天,他咋穿那么少?

  • &尤其那

    尤其那个戴金链子的老哥,他刚才笑的最欢,离得自然也最近。

  • 一个清&瘦少年

    唯独大街中间站着的一个清瘦少年,身穿背心裤衩,脚踩人字拖,清凉的打扮,与四周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 偏把领&金链子

    大金链子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却偏偏把领口开的很低——领子高了会挡住脖子上的金链子。

  • 中,在&寒风瑟

    水冲上来的时候,他首当其中,在寒风瑟瑟的天气里被淋成了落汤鸡。

  • 时间一&近,周

    眼瞅着时间一点点逼近,周酬顿时急了,这人没轰走,咋还来更多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