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54 limit 1

 

 身具透视效果眼,穿行美人间,消遥乐无边。恩,哥是一个博爱的人,我努力能做到雨露管理阶层。对面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了刘浩一眼,叹息一声,说道:“你这是恶性脑瘤。”。

轰的一声,刘浩犹如雷击,目光呆滞,一脸的不可置信,好久之后,才轻声问道:“还有救不?”

人生不能留有遗憾!

人生不能留有遗憾!

老板看了看刘浩破旧的衣服,犹豫了一下。

反正随时都能死去,能享受一会是一会了,万一今天睡着,眼睛一闭,没睁,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嚎……

从今天开始,我要和过去的我说拜拜!

虽然他穿的破烂,但是那高贵的气质,那不羁的眼神,那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尊贵……啧啧啧……

刘浩摇摇头,颓然的笑笑,轻轻说道:“这是命,不是病,我还有一个病,那就是穷……”

要是就这么死去了,那真的是白在这个世界走一趟了!

生命只剩下不到一百天,兜里钞票只剩下不到五百块,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此了吧?

说完这话,刘浩轻轻对面前的医生鞠躬,然后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走出饭馆,夜色朦胧,刘浩一瓶白酒下肚,整个人熏熏然,点燃一支中华,就这样,蹲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往来的人群,满脸留恋和不甘。

既然快要死了,那么多少也要体面一点!买完烟之后,刘浩揣着兜里的四百块,直接来到火车站附近的步行街置办了一身的行头,鞋,阿迪达的,裤子,普希金的,衣裳,克林顿的,皮带,叶利钦的……以上通通都是高仿的……

随时可能死去呵……刘浩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一脸的苦涩笑容,下一秒,刘浩满心愤怒的就将手里的检查结果撕成了碎片,然后狠狠扔到了地上。

走出医院,外面阳光明媚,车水马龙,刘浩愣愣的看着街上匆忙赶路的人们,听着卖水果小贩们的叫卖声,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炫目的太阳,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从脑门之处传来,整个脑袋就像是想要爆炸一样,让人痛苦万分,疼的刘浩龇牙咧嘴,冷汗直流,很久之后才慢慢恢复。

他以为自己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居然就要结束!

原本按着刘浩的性格,他会讪笑一下就过去了,干民工这些年,他已经受尽了各种白眼,已经对这样的眼神免疫了,不过今天不同。

刘浩不知道的是,此时在他额头正中间的位置,一个小小的突起正不断的蠕动着,最后,硬生生的从脑门里面挤出来一个突起,像极了一只眼睛!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你要是积极配合治疗的话,情况是会好很多的。”医生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稚嫩的少年,心中也是一阵难受,小心翼翼的说道:“住院吧……”

“最多三个月。”医生如实回答。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是那高&子里面

    虽然他穿的破烂,但是那高贵的气质,那不羁的眼神,那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尊贵……啧啧啧……

  • 不,不&后,刘

    不,不能就这样死去,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事情,短暂的考虑之后,刘浩就做出了一个荒诞无比的大胆决定。

  • 桌子上&鄙视:

    只见刘浩一瞪眼,冷哼一声,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狠狠的就拍在了桌子上,看着老板,满脸的鄙视:“赶紧拿,再给我来一瓶可乐,剩下的钱别找了。”

  • 多能活&的笑容

    “恩,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我最多能活三个月,而且随时有死去的可能,是这样子吧?”刘浩看着对面的医生,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 们,刘&。

    想着心事,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看着那些或清纯或妖冶或婉约或性感的女人们,刘浩的心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 什么的&是要霸

    霸王餐什么的都弱爆了,是的,小爷我今天,就是要霸王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2:25:27','','classid=15','0','47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