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52 limit 1

 

 

他要救人,但是陈浩轩更明白,自己这一针扎下去,可没有那么简单。

但剧烈撞击之后造成颅内大出血那可就是分分钟要命的事情,按照中年人的脑部出血点来说,如果扩散的快,一个处理不善,病人的生命就会走向终点。

陈浩轩闭眼半晌,猛地吐出一口浊气,他咬了咬牙,手中一抖,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中年男子头上的一处穴位上。

若是扎坏了,那么他索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医生的梦想断送了那么简单,恐怕还要承担非法行医连带的法律责任。

“等事情完了咱在算,徐老呢?不是让你派人请了吗?你赶紧的,把那个医生赶走,都什么时候了,要是出了差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浩轩接过银针,他的手掌有些颤抖,沉默下来。

“哦,没事。病人双下肢皮肉外伤,左腿粉碎性骨折,脚裸错位。五脏六腑出现不同程度的移位现象,胸前左边的肋骨断裂三根,右边断裂两根。有一根肋骨的骨茬刺穿了肺叶,容易造成大出血,立刻上呼吸机,需要马上安排医院手术。”

就算他能够透视也不行。

直到仪器再次响起一阵刺耳的病危提示音,陈浩轩这才沉默了一下,他扭头看了一眼几乎晕厥泪水满脸的中年美妇。

其上记载的针法,仿佛是融进了陈浩轩的骨子里是的,和他融为一体。

自己这双眼睛透视了?

简直神了。

“叫上徐老,我们赶快去看看。”李长春丢下一句,便带着一干主任急匆匆的朝着郭海昌所在的临时急救点快步走了过去。

那样的话别说别人信不信,单是在知道自己的眼睛异能之前,哪怕是陈浩轩自己恐怕也会给说出这话的人一个大嘴巴子。

陈浩轩看着频死的中年男子,他咬了咬牙,朝着身旁的小护士说道。

一刹那,陈浩轩的脑海中冒出无数个想法?

更加重要的,他手底下的是一条鲜活的人命。

“胡闹,你知不知道郭董是什么身份?这么年轻的医生,你是嫌郭海昌命长吗?要是郭董有个三长两短,你这个急诊科主任就给我卷铺盖滚蛋。他是谁?”

这有点牛逼大发了啊。

悬壶九针也许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可是被誉为绝世神针的太乙神针,恐怕连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朋友都知道这针法的大名。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麻,他&个中年

    陈浩轩一头乱麻,他心思快速的转动着,希望能够在记忆里找到能够帮助这个中年病人的记忆,不求治愈,只要争取一些时间就行。

  • 结果表&中一些

    检查的结果表明方才这位年轻的过分的医生的话分毫不差,就连身体中一些根本不可查的伤势轻重和数据都没有半点错误。

  • 裂,刺&但只要

    肋骨断裂,刺穿肺叶虽然伤势很重但只要及时治疗不会有生命危险。

  • 然,中&满了密

    中年美妇猛地被小护士这一嗓子惊醒,她朝着中年男子的脸上看去,果不其然,中年病人的嘴角呕出鲜血,脸色呈现出不同寻常的潮红来。陈浩轩面色一沉,他上前拨开眼睑一看,里边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

  • &恶化束

    他苦笑两声,盯着病人身体情况的恶化束手无策,左右为难起来。

  • 眨了眨&现在自

    陈浩轩眨了眨眼睛,发现呈现在自己眼中的脉络似乎更加清晰了,不由得有些神情恍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2.51.24','2021-07-24 00:34:31','','classid=15','0','5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