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50 limit 1

 

 “老婆还没画好吗”表情都摆的有些身体僵硬的廉楮修,低声的向自家老婆埋怨。“别再动,还差一点点”叶萌眼神认真地的在画板上画着,还时不时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好了,你快回来看“来,面对面做个亲吻的姿势。”。

冷硬的长椅上,叶萌捧着轻飘飘的血样报告,脑子一片空白。

叶萌如雷重击愣在当场,“怎……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感染HIV,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景然……景,景然。”叶萌渐渐回神,恐惧占据了所有神经。她哆嗦着喊了两声,眼泪 ‘刷’地落下,猛地扑向昏迷过去的乔景然,“景然,你别吓我!景然……”

医生摘下口罩,面色异常的沉重,叶萌揪紧了一颗心,才听他说道:“颅骨碎裂的手术很成功,但是……他是HIV病毒携带者,这点为什么要瞒着?”

突然,打光的助理咋咋呼呼的喊起来,叶萌猛地睁开眼,一辆慕尚速度飞快迎面直冲。

傍晚的余晖晕染了大片天空,火红的晚霞犹如业火延绵。

血,全是血。

车头的保险杠将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人挂倒在路边,连带着紧急打转方向盘的车撞在石墩上,整个引擎盖几乎掀起来。

叶萌机械般的掀起眼皮,他身姿笔挺,细碎黑发下露出饱满额头,五官棱角分明,微微敛着眼略感歉意。

“景然……景,景然。”叶萌渐渐回神,恐惧占据了所有神经。她哆嗦着喊了两声,眼泪 ‘刷’地落下,猛地扑向昏迷过去的乔景然,“景然,你别吓我!景然……”

“这是血样检测,你自己看吧!”

血,全是血。

想要解释,一双纤细的手蓦然攥住了他的领带,“景然要是有个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哎,小心……小心!”

车头的保险杠将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人挂倒在路边,连带着紧急打转方向盘的车撞在石墩上,整个引擎盖几乎掀起来。

乔景然说过,等她留学回国会给她一场浪漫的婚礼;乔景然说过,他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

HIV?艾滋病!

HIV?艾滋病!

摄像师的镜头下,一袭白纱的叶萌撅起嘴扬起了头。打光板下,男人高了她一个脑袋,满脸洋溢着喜悦。

“来,面对面做个亲吻的姿势。”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被她逼&着退了

    廉褚修被她逼着退了两步,那张妆容晕染的脸又一次湿润了。

  • 械般的&身姿笔

    叶萌机械般的掀起眼皮,他身姿笔挺,细碎黑发下露出饱满额头,五官棱角分明,微微敛着眼略感歉意。

  • 将原本&在路边

    车头的保险杠将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人挂倒在路边,连带着紧急打转方向盘的车撞在石墩上,整个引擎盖几乎掀起来。

  • “对不&。”

    纸巾递到眼前,一直站在身边的廉褚修低沉的声音放得很轻,“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 ,喉咙&声一般

    骤然瞳孔紧缩,喉咙瞬间失声一般,只听 ‘砰’的巨响,耳边一阵嗡鸣。

  • 学回国&会给她

    乔景然说过,等她留学回国会给她一场浪漫的婚礼;乔景然说过,他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

  • 有神经& ‘刷

    “景然……景,景然。”叶萌渐渐回神,恐惧占据了所有神经。她哆嗦着喊了两声,眼泪 ‘刷’地落下,猛地扑向昏迷过去的乔景然,“景然,你别吓我!景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