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42 limit 1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遭归来时化成龙大哥。下回分解苏家的废物女婿如何复活为强者......可让他大感诧异的是,此刻自己还完好如初的活着!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还躺在一张宽大的硬板床上。。

“你放心,你走了之后,我们会善待你远方的父母!”

“当然了!”

苏志国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瓶就道,“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写遗书——哼,别逼老子动手!”

“你要选他是不是?好,那以后你别认我们了!”

“好吧,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了,那我们也不用再瞒你了!”

“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都会去拜会他们。”

秦阳微微动了动凉被下的双脚,活动自如!看来自己的灵魂已经充分控制了这具近乎报废的躯体!

嗯?这就是那废物秦阳的老婆苏轻雪吗?

“还有他跟我结婚后的一年时间里,他是怎么孝敬你们的,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

苏小曼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我以后要好好报答她!”

严春芳气得不行,扬起一手就想煽人。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残酷的现实吗?

“这么说来,这事儿轻雪完全不知情了?!”

“对,你要选秦阳的话,以后别认我们了!”

也幸亏自己及时赶回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怎么写?”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残酷的现实吗?

看到小女儿苏小曼也一脸无奈地出现在了卧室里,苏志国顿时暴跳如雷。

严春芳黑着脸道,“她知道了又怎样?你一个大男人,吃她的用她的就不说了,拉屎撒尿时还让她抱上抱下的,你觉得你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吗?”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完好如&初的活

    可让他大感诧异的是,此刻自己还完好如初的活着!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还躺在一张宽大的硬板床上。

  • &不会跟

    苏轻雪张开双臂挡在秦阳面前,“不行,只要我不死,我绝对不会跟秦阳离婚,更不允许你们伤害他!”

  • 烦了,&遗书—

    苏志国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瓶就道,“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写遗书——哼,别逼老子动手!”

  • 色的连&漓尽致

    秦阳瞄了一眼来人:身材高挑,长相非凡,只穿了件白色的连衣裙,就将她的仙女气息淋漓尽致的显现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2.51.24','2021-07-24 00:42:26','','classid=15','0','5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