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34 limit 1

 

 一场变故,沈家灭族尽被处决。作为沈家嫁人女的母亲被送佛堂。顾华采亦因“休养”为名而被送离京师。生活……艰难?被人欺凌?与猪狗为伴?这些都没什么,她只想好好的好好活着。却热......。

满是防备,又外带小心翼翼,就像是他养的那只……小狼狗一般。

双目相对,俱是一震,耳边传来近在咫尺的声音。

痛……

不过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入目所能见的只有旁边的一个书橱,这不是她的屋里。

已是恢复了几分神智,她听得到离她不远的地方,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身体只稍微一动,床板就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的手勉强撑在墙边,微坐起了点身,脑中又是一片眩晕。

安景臣从未见过这样强词夺理,倒打一耙的人!

有人想要她死,她偏偏就要活着!

她委屈至极的撇撇嘴,却是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的抱紧了这得之不易的食物,“这是……我的……你……坏人……”

还不够——

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他容貌不辨,神色不辨,通身与夜色融为一体,唯可辨其身形,带着浓浓的疏离之感,让她……望而却步。

只是不够——

而她也是在喝下那杯茶水后就意识模糊,想着可能是累了,便到床上休息,然而她却只觉得越来越热。

她向来自诩坚强,从不许自己哭,此刻却再也忍不住。

又传来与方才不一样的声音,“倒是可惜了,就这样死了……”

不过……他不是专给人解药的。

顾华采只觉得巨大的冲力而来,而她整个人都被压到了地下,钻心的痛意席卷,血液顺着单薄的衣服渗出,她只用手一触摸,便觉得满手黏湿,艰难的向前甬动,她试图逃离,却每动一下,都觉钻痛。

书评(99)

我要评论
  • 严重的&…

    她用手磨砂着腿上被划过的长长伤口,血水因着大雨的冲击,并未结痂,反而愈加严重的趋势,就当是一个教训吧……

  • &色融为

    他容貌不辨,神色不辨,通身与夜色融为一体,唯可辨其身形,带着浓浓的疏离之感,让她……望而却步。

  • &也顿时

    而身后的屋子也顿时成为一片废墟,她在瓢泼大雨中回头看,那便是她堂堂顾家嫡女居住了两年的屋里,真是可笑!

  • 膳,双&安排在

    正是刚用完晚膳,双福递给她的,而双福是二娘安排在她身边的人,怪道平常向来待她应付了事的双福今日竟会如此殷勤!

  • 伞的手&出危险

    安景臣目光攸的变深,握着伞的手微微加深,另一只手却是抓住了她的手腕,幽幽深夜中,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 巍巍着&第一颗

    这一次安景臣没有退后,任由她触摸,她借由着他的支撑,一步步站了起来,却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依偎在他身侧,手颤颤巍巍着解开了他的衣领上的第一颗扣子,不过刚触碰上那冰凉的肌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18:12:34','','classid=15','0','3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