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33 limit 1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帝少,冷口冷面,不近女色。她是遭受欺辱的落魄千金,遭渣男背叛,被继姐欺辱。一次出乎意料,她在路上捡到了他,自此重新开启了“大叔宠妻,法力无边”的外挂。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朦胧睡眼,望向床上的男人。。

捉摸不透的语气,让湛岑彻底听懵了。

他很想知道关于那个女孩的一切。

待伤口的疼痛稍缓,湛时廉伸手替她盖好被子。

说完,便推门打算离开,脚步却忽然在门口顿了一下。

受了伤情绪还这么和缓,实在不像是爷的性子!

冰冷的湿毛巾触及男人滚烫的额头,他在昏迷中闷哼了一声,忽然抓住了余小溪伸到跟前的手。

余小溪惊呼一声,脚下一歪,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朝他贴去。

余小溪?

这是把他当成猫了?

他走近书桌,拿起那张小小的校园卡。

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朦胧睡眼,望向床上的男人。

他坐上驾驶座,从后视镜里看着自家爷略显苍白的脸,忍不住忧心忡忡:“爷,您受伤了?”

“奇怪,这个大叔,怎么还不醒……”

湛时廉薄唇微动:“一点小伤。”

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是血,胸口横着一道长长的刀伤,好在伤口不深,没伤及内脏。

床上的余小溪翻了个身,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依旧睡得很沉:“喵喵,别蹭我,我还要继续睡觉……”

“不……不是处置,我是说……”湛岑结结巴巴地解释。

湛岑正纳闷着,又听湛时廉淡淡开口:“替我查一个人。”

下一秒,湛时廉站直身体,素来冷然如冰的瞳仁,在清晨的阳光下竟多出了一抹温润的质感。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湛时廉&脑海中

    迟疑了一秒,湛时廉脑海中闪过莫名的念头,骨节明晰的手指取出手机,把余小溪安静的睡颜拍了下来。

  • 格子床&的口水

    只见铺着粉蓝格子床单的小床上,睡着一个女孩子,皮肤吹弹可破,嘴角正流出一串晶莹的口水:“小奶猫,你快出来呀,我给你吃小鱼干,好多好多的小鱼干……”

  • 每个字&重复了

    “余生的余,幼小的小,溪水的溪。”湛时廉将每个字重复了一遍。

  • 第二天&,清晨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把房间点亮,薄薄的碎花小窗帘在澄澈的光线中格外清新。

  • &筑物,

    湛时廉环顾四周的建筑物,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17:48:12','','classid=15','0','47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