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简言之的不雅照泄漏,丈夫更有甚者连面都没露,让婆婆转交了离婚协议。她被逼签了字,狼狈不堪而逃。五年后,她摇身一变成了名动全城的金牌律师,带着萌宝强势再次回归,而已……“傅小姐,听说你这次回国,是为了一件棘手的案子?”。

“快追!”

直到这时,傅妍抬眸,透过反光镜,望着车上坐着的另一个男人,神色微怔。

“傅小姐,你是未婚先育吗?孩子的父亲在哪儿?”

男人周身矜傲,披着一件深灰色大衣,看不清全貌,只觉得眼神澄透却又冷厉万分。

傅小浩看到这些记者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幼稚的脸庞露出一抹不耐,樱桃般的小嘴撇了撇,哼,这些人真讨厌,只知道问妈咪的私事!

——

男人周身矜傲,披着一件深灰色大衣,看不清全貌,只觉得眼神澄透却又冷厉万分。

傅妍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娇美的面容露出浅浅的笑意,“你们是记者,我理解你们的工作性质,但,能不能积点口德,不管我是未婚,还是已婚,好像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吧?”

傅妍勾了勾嘴角,牵起小浩的肉呼呼的小手,淡定地走出了人群。

她摘下墨镜,娇俏微笑,水晶般的眼睛闪烁着流光溢彩,伸出纤细的手指拍了拍陆薄勋的肩膀,轻言细语道:“先生,帮帮忙吧,我一直在国外,对江城不是很熟悉。”

傅妍听到后面的声音,抱起小浩,拔腿就跑。

“傅小姐,听说你这次回国,是为了一件棘手的案子?”

知道是自己坐错车了,傅妍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一时心急,看错了,可以送我们去锦绣花园吗?”

霎时间,所有人都被堵得无言以对。

现在只求对方不赶时间,好心送她一程。

傅小浩看到这些记者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幼稚的脸庞露出一抹不耐,樱桃般的小嘴撇了撇,哼,这些人真讨厌,只知道问妈咪的私事!

傅妍听到后面的声音,抱起小浩,拔腿就跑。

一名美艳又不失清纯的女子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萌娃娃,一大一小穿着亲子装,戴着墨镜,从里面走出来,刚到大厅,一群记者蜂拥而上。

马路上,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商务车,傅妍连忙拉开车门,把小浩放在座位上,‘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霎时间,所有人都被堵得无言以对。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惊叫出&声。

    “啊——他们走了!没有挖到料,我们拿什么交差!”一名记者突然惊叫出声。

  • 男人周&,披着

    男人周身矜傲,披着一件深灰色大衣,看不清全貌,只觉得眼神澄透却又冷厉万分。

  • 美的面&是已婚

    傅妍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娇美的面容露出浅浅的笑意,“你们是记者,我理解你们的工作性质,但,能不能积点口德,不管我是未婚,还是已婚,好像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吧?”

  • 薄勋的&语道:

    她摘下墨镜,娇俏微笑,水晶般的眼睛闪烁着流光溢彩,伸出纤细的手指拍了拍陆薄勋的肩膀,轻言细语道:“先生,帮帮忙吧,我一直在国外,对江城不是很熟悉。”

  • 微微一&座上的

    沈特助看到不请自来的女人,嘴角微微一抽,正想说话,却被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用冷厉的眼神止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46:16','','classid=15','0','54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