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瑜宁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她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挂着点滴醒过来,躺在了圣玛利亚的温馨浪漫的病床上,床边是王姨,看见她醒了便跑回去喊医生进去。“乔小姐,乔小姐认识了我么?”楚“乔小姐,乔小姐认识我么?”。...

楚瑜宁醒来的时候,周围是她一个熟悉的地方,她挂着点滴醒来,躺在了圣玛利亚的温馨的病床上,床边是王姨,看到她醒了便跑出去喊医生进来。

“乔小姐,乔小姐认识我么?”

楚瑜宁挣扎着要坐起来,她伸出手去抓住了安妮的手臂,说道:

“安妮医生!我没事儿了,只是有些眩晕罢了。”

安妮看到她认识人,便给她检查了血压还有心率说道:

“已经没事儿了,乔小姐醒来就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唐先生,您先休息吧。”

楚瑜宁看着安妮离开,拉着王姨的手问道:

“我怎么了?”

王姨拍拍她的手背说道:

“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您过度惊恐导致的昏迷,您在警局是否遭受了暴力审查,那些警察有没有对您做什么?您放心,乔家还有唐家都不会放过那个欺负您的警察。”

楚瑜宁听了,微微皱起了眉头,她靠在枕头上拿起吸管喝水。

“王姨我的手机呢?”

楚瑜宁问了,王姨便转身去给她拿,楚瑜宁抬头看看上面的时间,下午四点,她应该是12点到的警局,那么她昏迷了差不多的四个小时了,真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

“小姐,您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原来是在警局被控制的,后来还是夫人做主给拿回来的。您看看!”

楚瑜宁点开了手机,里面是她要的信息,她点开了一直闪烁的信息栏,点开消息看到了她的铁骑士给她发来的消息。

“我的公主,您要的资料已经发送到你的账号内了,如果需要其他的帮助,请随时联系我,您的骑士,诺克。”

楚瑜宁看过之后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容,她让王姨给她拿了一台电脑,她就坐在便床上抱着笔记本翻看上面的记录。她一专注进去,就忘记了时间,知道王姨进来,喊她

“小姐,先吃饭吧!”

楚瑜宁抬头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七点了。

“王姨,没有警察来找我么?”

楚瑜宁问过之后,王姨便笑着说道:

“唐先生已经吩咐了,您受了巨大的精神刺激,现在需要静养决不能在看到警察,所以那些警察都不敢来了,听说这一次的案件就要这样被压下去了?”

楚瑜宁点开了一条微博弹出的消息,标题令她觉得恶心。

“管筱筱宣布无限期离开娱乐圈,紧急开发布会现场管筱筱泪崩昏迷疑被唐氏雪藏。”

楚瑜宁点开看了现场的视频,她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她看着旁边唐铭彦的脸,虽然他一脸歉意,但在楚瑜宁的眼中,他得逞的笑了。

楚瑜宁翻开了被子,拔出了针管。

“小姐,您要干什么去?”

楚瑜宁说道:

“去找唐铭彦!”

管筱筱是唐铭彦旗下的艺人,让她闭嘴有一百种方法,但是他偏偏要用这样最吊人胃口的方式,楚瑜宁甚至可以想到这是唐铭彦对她的报复,因为他知道她不喜欢输。

楚瑜宁进了医院,两人开始的不公平开始有些倾斜,想必是发现了她要一查到底,管筱筱便于唐铭彦合作暂退娱乐圈只是这样,她便无法再去翻账,无法为自己洗脱委屈。

“你要找我?”

楚瑜宁刚走到了门口,唐铭彦却已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唐铭彦,你为什么要让管筱筱这么做?你这是让我一辈子背着谋害她的名声……”

楚瑜宁有些激动,唐铭彦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微微的松开了衬衫的上面两颗纽扣,楚瑜宁被他带进了房中,他啪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门,脱去了黑色的外套,带着危险的气息缓缓向她靠近。

“啪!”唐铭彦将手中的衣服甩在了楚瑜宁伸手的床上,楚瑜宁微微一惊,她的长发被风撩起,她偏过头,以为唐铭彦会动手却不想,他只是捧起了她的头,盯着她的一双眼睛,怒道:

“乔洛伊,你是在质问我么?这些都是你惹出的麻烦,现在是我在给你善后,你在质问我的时候,最好想想我是在帮你还是在害你?”

楚瑜宁听着这话,她伸手去挣扎,唐彦便推着她直接将她压倒在她的病床上。

“唐铭彦,我喜欢认输,她暂退娱乐圈,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我承认了伤害她,她永远都是别人眼中的受害者,而我是那个施暴者,可我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我无处伸冤,我委屈的要死!”

楚瑜宁说完,唐铭彦直接吻住了她的唇,将她压在床上狠狠的吻着。楚瑜宁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两人明明是在讨论管筱筱暂退娱乐圈的事情,她为什么就被压在了床上。还被这样粗暴的对待着。

“唐铭彦,你放开我!”

昨夜的疯狂只是一时被美酒迷惑了心肠,她并不是真的乔洛伊,并不真的是他的妻子。

“昨晚上还勾引我,我以为这是你要的补偿,毕竟你已经走投无路,连装昏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如果我再不出手,难道看着你玩火自焚?”

楚瑜宁冷哼一声,谁说她装昏,她为什么要装昏。

“我没有!”

唐铭彦缓缓的站起身子,他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扮,看向楚瑜宁说道:

“你的舅舅一大早给我打电话,他说自己去找管筱筱希望用钱收买她,但是没想到被管筱筱拍到了视频,还录下了他跟你通话的语音,如果这件事情被曝光,那么你的形象就将彻底黑化,到时候整个唐氏也要为了你的愚蠢买单。”

楚瑜宁听着这个消息,深呼吸起来,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管筱筱竟然这样聪明,能够将她那老油条一样的白静堂给玩弄于鼓掌之间,若真是这样她真该拜她为师了。

“我用了五百万买回了这个视频并让她隐退,承诺让她半年以后复出。但是这五百万我想该由你来承担吧。”

楚瑜宁听着,重重的一锤她的病床说道:

“唐先生,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你给情人买个钻戒,买个别墅还要我帮你出一半的钱么?我不是傻子好么?”

楚瑜宁看着手机中白静堂的名字,她站起来在房间里面来回的走着,她感觉自己被出卖了,她才不相信白静堂会傻成这个模样。

“唐先生,我现在有事情要做,我希望我们之间的事情等我回来以后我们慢慢的谈。”

楚瑜宁拉起了一件外套便要走,唐铭彦单手撑住了门板,她偏头看过了唐铭彦说道:

“我去把你的五百万给你找回来!”

唐铭彦拦住了门,将她反抵在门上说道:

“我还是觉得你用自己来偿还吧,因为你舅舅说乔家现在异常艰难。昨晚送的酒价值连城,希望这一次能够共度难关。而且他已经连夜飞往美国,因为你父亲的心脏找到捐助人了。”

楚瑜宁看着他,被他抵在了门板上,如今天边泛着橘红色,楚瑜宁看着唐铭彦的眼睛,抿紧了唇,看着他的一点点接近。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楚瑜宁

    若只是单看她的眉眼,她与房间里那娇艳妩媚的乔洛伊也有几分相似。毕竟楚瑜宁是乔家养女,在乔家生活了十年。

  • 我可以&进来么

    “唐先生我是乔小姐的助理,有些事情与您商量,请问我可以进来么?”

  • 私人停&哪里?

    “小姐有直升机驾驶证,我查过这个视频的背景是您的私人停机坪,这样我们很难追上她,也不好确定她飞去哪里?”

  • 楚瑜宁&一脸鬼

    唐铭彦看到是她,便刻意的将自己的手轻轻搂过楚瑜宁的肩膀,笑的一脸鬼魅,问道:

  • 间,她&情。

    回到房间,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着该如何跟乔洛伊解释唐铭彦与那个美人干菜做的事情。

  • 她,轻&讽。

    身下的美人大呼小叫,唐铭彦黑着脸单手捂住了那美人的嘴,他喝了一口酒,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轻轻的起身,嘴角微微上翘,没有被抓包的愤怒尴尬,似乎嘴角还带着一丝对她的嘲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19:52:16','','classid=14','0','5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