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瑜宁扶着唐铭彦的手臂对着白静堂笑颜如花,可现在的的她心里也是很紧张的更可怕,手指捏着唐铭彦的衣服也是轻轻用劲。“洛伊,你的手劲儿不小啊!”楚瑜宁反应时回来,松手手,对“洛伊,你的手劲儿不小啊!”。...

楚瑜宁扶着唐铭彦的手臂对着白静堂笑颜如花,可现在的她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手指捏着唐铭彦的衣服也是微微用力。

“洛伊,你的手劲儿不小啊!”

楚瑜宁反应过来,松开手,对他温柔一笑,低声道:

“唐先生,对不起,我,我只是太害怕了。”

唐铭彦上前一步搂着她的小蛮腰将她箍在怀里,轻声的安慰道:

“我在这儿呢?你还害怕么?”

楚瑜宁心道:

“我怕的还不就是你!”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她已经答应了扮演乔洛伊,便要将这件事情进行下去。楚瑜宁咳嗽一声推开了他,快速反应道:

“唐先生,我们先去医院吧,我要看看我爸,我很担心他。”

唐铭彦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个半开着的房间,楚瑜宁拉着他要走,唐铭彦却反拽过她的手,将她抵在了墙壁上,唐铭彦靠上去,他鼻子中呼出的热热的气息,正好扑在她的眉眼出,楚瑜宁紧张起来,只听唐铭彦吐气如兰,

“洛伊,你可以叫我阿彦,叫唐先生也太见外了吧?”

楚瑜宁害怕他这样额靠近,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刚刚才选择忘记的事情,她忽然就记起来了,而且清晰无比。

“你放开我!”

楚瑜宁想要推开他,唐铭彦却将她抵在门上,狠狠的吻着,唇上刚刚好的伤口,再度裂开,唐铭彦嗅到了血液的味道更加兴奋起来,就这样将她抵在墙上,疯狂的吻着,直到楚瑜宁差点没气儿,直到他自己有了反应,才选择放开,

“咳咳……”

楚瑜宁转过身子去咳嗽,唐铭彦轻轻的摸着她的脸蛋,粗粗的喘着气,充满魅惑的说道:

“我的新娘,记住了,这是恶魔之吻,你要好好配合我,否则我会一直用这个惩罚你的。”

楚瑜宁推开唐铭彦,跑了出去。

两人坐在了车上,楚瑜宁放下了两人之间的扶手,转过去尽量不去看唐铭彦的脸色,紧张的一直抠手指,唐铭彦盯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

“你很紧张?”

楚瑜宁知道在这样的时候,她应该先发制人。便转头笑道:

“我只是还没习惯跟你这么帅的人坐在一起!”

“哈哈哈……”

唐铭彦听到她的话忽然大笑了起来,楚瑜宁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唐铭彦在笑什么,她很害怕,刚才的恶魔之吻会再来一次。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她就会忍不住呼吸都加快,手指不安不知道放在那里,她平日的冷静,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瞬间崩溃,她从未见过这样令她恐惧的人。

唐铭彦捏着她的下巴,一双狐狸一样细长而魅惑的眼神,微眯着盯着她的眼睛,那种威慑让她畏惧。

“乔洛伊,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晚上,你对我有多么热情。”

楚瑜宁想要挣脱他的手臂,可是她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手软脚软,思绪凌乱。

“什么昨天上,什么热情,你说清楚!”

唐铭彦松开了手,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昨晚上……”

“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记得了,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拜你所赐,我被你的女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我的脑袋受到的创伤,我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医生说我需要静养,反正唐先生也不缺女人,不如让我回乔家慢慢养病,等我养好了……”

唐铭彦偏着头看着楚瑜宁,脸色一寒,冷冰冰的道:

“乔洛伊,你是不是疯了,你忘了昨天怎么答应我的么?”

楚瑜宁敲了敲脑袋,十分无奈的小声道:

“我又答应了什么?”

唐铭彦被楚瑜宁的话逗笑了,撑着手臂看着她,

“看来这脑袋确实摔坏了!我得让医生给你好好检查检查啊,爷爷可就是看上了你那130的智商,才非要让我娶你的。要是摔傻了,我可是要退货的。”

楚瑜宁心里冷哼一声:

“乔洛伊要是有那脑子,乔家也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她反而有种债多不压身的感觉,平静了许多,道:

“唐先生直接告诉我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我有答应了什么不是比医生来的更快?”

唐铭彦听了之后,玩弄这手机,强忍着笑意,道:

“这可就为难唐先生了,因为昨晚上唐夫人的表现真是…一言难尽。

“还好,我给你录了一段视频……”

楚瑜宁听到视频,心里有些暗喜,如果有视频,至少可以帮她挽救一部分的记忆,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能找到一点都好像赚到了。

“我觉得这个可以永远珍藏……”

唐铭彦捂着嘴偷偷的笑,他用修长的手指将手机递给楚瑜宁,视频点开,楚瑜宁穿着早上逃跑的那一身红色吊带睡衣。暧昧的灯光,波动的水床上楚瑜宁将唐铭彦推到在床上,眼神迷离而着急的撕开了唐铭彦的上衣,热辣辣的送上了她的香唇。

她如今看着这场景好像看A片一样,她仔细的看着胸口上那属于她标志性的粉红色胎记,心里暗骂唐铭彦不是人,却手脚麻利的趁着唐铭彦不注意,立刻将视频删除。唐铭彦看到她的动作,

楚瑜宁转过身子,冷冷的道:

“我删了!”

“没事儿,我电脑里面有备份!”

“你!”

楚瑜宁气的想要杀人,唐铭彦却笑得春风拂面,挑了挑眉头暧昧的说道:

“宝贝儿,这可是你跟我在一起宝贵的第一次,你怎么舍得删除呢?”

楚瑜宁的指甲划在真皮座椅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唐铭彦却凑过来说道:

“乔洛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我还是好心的提醒你一次,想要保住乔氏,你就要想办法哄好我爷爷奶奶坐实你唐家女主人的身份?”

楚瑜宁听了这话,白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怎么哄好两位老人家,比如?”

“比如给他们生个重孙子!”

唐铭彦这话接的天衣无缝,楚瑜宁只能愤愤的转头。

“谁要跟你生孩子?”

唐铭彦的脸色冷下来,整个车厢内明明开着暖气,楚瑜宁却感觉身处冰窖,转头看他,被他的目光一盯,心里更没底,他的声音好像不化的寒冰,充满了危险与锋锐的味道:

“你不跟我生你要跟谁?”

楚瑜宁咬紧了嘴唇无力反驳。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视频结&携着走

    视频结束,楚瑜宁气的想要砸手机,可是她不是乔洛伊,她穷,所以她生气只能跺脚。正慌忙的时候,大门被推开,乔母与乔父相携着走进来,楚瑜宁赶紧过去道:

  • 上,那&的问她

    唐铭彦放下酒杯,身子撑在办公桌上,那琥珀色的眼眸似乎带着勾魂的力量,邪魅的问她:

  • 楚瑜宁&铭彦的

    楚瑜宁虽然低着头,却感觉到乔夫人怨毒的目光要将她烧两个窟窿出来。对着白若琳微微颔首,她便挣脱了唐铭彦的手臂,不肯多说一句话就低头跑了。

  • 就,不&为难我

    “不将就,不将就……自从看了《何以笙箫默》就天天用这个为难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让我怎么办?”

  • 出了一&想着该

    回到房间,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着该如何跟乔洛伊解释唐铭彦与那个美人干菜做的事情。

  • &瑜宁看

    乔父重重一锤腿,楚瑜宁看了看手腕上那一只银色老旧的手表,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