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你小子怎么在这里?混账东西,还敢这样坐在林总面前!你只但是是小小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来找林总?快给我滚!”在这里遇上秦天,何等恨的表情登时变的异样精彩的先前在电话里被秦天一阵猛怼,何其恨正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秦天……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混帐东西,还敢这样坐在林总面前!

你只不过是小小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来找林总?快给我滚!”

在这里遇到秦天,何其恨的表情立时变得异样精彩,立时故意板着脸,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连声向秦天喝斥起来。

先前在电话里被秦天一阵猛怼,何其恨正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他现在打了报告前来,就是要向林悯请求批准开除秦天的。

“呵呵,何其恨,你能来得,我怎么就来不得?”

秦天眯着双眼,翘着二郎腿,看着何其恨,慢条斯理地说道。

话说,他刚才在系统那里领取的打脸何其恨的任务,还没想到怎么实施呢。

现在,这家伙倒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将脸伸过来了?

“哼,秦天,死到临头还敢在这里耍花枪!”

何其恨冷眸瞟了秦天一眼,旋即将手中的文件交由林悯:“林总,这个秦天工作懈怠,不服管教,我请求现在就把他开除。这是申请报告,请过目。”

“何其恨,你要开除秦天?”

林悯看都不看那份申请文件,而是冷笑着看向何其恨,语气中尽是轻蔑之意:“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不就是个小小的实习生吗?”

被林悯的目光所扫,何其恨顿时感觉很不对劲。

这小子居然出现在总裁办公室,难道……

何其恨越想心中越是慌乱,额上直冒冷汗,禁不住偷瞄了秦天一眼。

只见此时秦天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

完了!

看到这里,何其恨更是莫名心中一突,整颗心都凉了半截。

“小小的实习生?”

听闻何其恨之言,林悯的唇角微微轻扬,不屑地说道:“以前也许是这样,但现在,秦总已经是我们公司最大的股东,连我都是他的手下。怎么样,你还想开除他吗?”

“啊……股东?”

听罢此言,何其恨震惊的大张其口,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何其恨,你没有半点真才实学,全靠溜须拍马上位,这点我早有耳闻,要是你老实一点,我尚能忍你。

可谁知你却变本加厉,欺下瞒上,在公司内部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我现在正式告知你,你被开除了,去财务那里领完这月的工资,快走吧!”

林悯虽是女子,但办事果断,哪里管何其恨还在目瞪口呆,当即肃声说道。

啊……开除?不要!”

“林总,我是公司的老人了,请看在老董事长的份上,不要开除我!”

一听林悯要开除自己,何其恨顿时慌了。

要知道,林氏集团的工资待遇本就高于其他公司,而且何其恨身任高位,工资比普通职员更高,他可不想丢了这份美差。

“快走吧,我林悯说话,向来说一不二!”

林悯冷面如冰,完全不作理睬。

何其恨苦求未果,满面颓丧,只得将哀求的目光看向秦天。

“何其恨,赶紧收起你这一套吧!刚才你都要开除我了,你以为我还会留下你吗?”

秦天冷冷一笑。

何其恨一听,顿觉全身上下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自己,也有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时候。

可现在,自己被开除已是定局,难以挽回,他只得灰溜溜地狼狈离开。

“叮,宿主完成打脸何其恨,并将之开除的任务,奖励意愿值100点,软妹币1亿。”

就在何其恨颓丧离开之时,秦天的脑际,响起了系统的回馈之声。

呵呵,系统,这次你倒是有些失察了哦,何其恨明明是被林悯给开除的好不好!

听到系统之音,秦天的唇角,不禁溢起一丝弧度……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我现

    “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就在酒店外边盯着他们呢,你赶紧过来吧!”

  • &蒙在鼓

    “莎莎,你整天就知道莎莎,我的好兄弟,这女人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蒙在鼓里呢!”

  • 同学,&爱钱莎

    钱莎莎是秦天的大学同学,两人相恋四年,秦天爱钱莎莎,甘心为她掏心掏肺。

  • 他的好&叛自己

    闵阳是他的好兄弟,虽说他并不怀疑闵阳的话,但。秦天还是实在不敢相信,钱莎莎会背叛自己!

  • 声叹息&然背着

    闵阳沉声叹息道:“钱莎莎这女人……竟然背着你和李新奇好上了。

  • &下达任

    所谓“超级意愿系统”,即是系统能够准确检测出宿主的大脑波动,而后根据宿主的意愿,向他下达任务。

  • &后初晴

    秦天徘徊在雨后初晴的城市里,不但无心赏景,相反心情倒是颇为沉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