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程家豪很是不悦。眼看着本少就要将林悯给拿下了,这又是从哪里冒出个多管闲事的程咬金?“我,秦天!你家二大爷!”秦天摆出一副很欠揍的样子,背着双手,旁若...

“谁?”

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程家豪很是不悦。

眼看着本少就要将林悯给拿下了,这又是从哪里冒出个多管闲事的程咬金?

“我,秦天!你家二大爷!”

秦天摆出一副很欠揍的样子,背着双手,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听到此言,程家豪双眸迅速收缩起来,目光中更是隐含一股杀气。

虽说秦天认识程家豪,但程家豪平日眼高于顶,又岂会看秦天这个小卒子一眼。

只是,当他看到秦天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倒是颇感诧异。

虽说眼前这小子完全是一副吊丝的模样,但敢于在自己面前装.逼,莫非他背后真的有所依恃?

慢着……这小子刚才好像说,他要出10亿入股林氏?

“小子,你找死!”

程家豪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

黑衣保镖如一座塔般,紧握双拳,往秦天面前一挡,冷若冰霜。

“退下!”

程家豪虽是满面愤怒,但仍不忘故作风度地将保镖喝退,旋即冷眼看向秦天:“小子,你刚才说,你要出10亿?”

“你没有听错,我现在就出10亿。”

秦天与其目光针锋相对,毫无畏惧之色。

旋即,他又转头微笑着看向林悯:“林总,我不做趁人之危之事,这10亿,不是收购你的公司,而是入股!到时林总若是不需要我了,我可以随时退股!”

虽说秦天一开始是打算全资买下林氏公司,但在了解了林悯的难处之后,便改为入股。

反正自己只要能赚钱就行了,他可没兴趣掠夺林家的产业。

“啊!秦天……是你?”

林悯刚才倏然听到有人要入股10亿,那种兴奋的感觉,无异于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

可等她一转身,定眼一看,发现来人竟是秦天时,失望之色不禁掩面而至。

秦天,只不过是她公司的一名实习生而已,虽说人品不错,但也是穷得捉襟见肘,哪里能出得起10亿!

“呵呵,小子,你知道10亿是多少吗,就容你这样张口就来?”

程家豪满面冷笑,神情中尽显不屑。

在他看来,眼前这小子分明就是随口胡言吹牛逼的吊丝而已。

“哼!”

秦天冷哼一声,懒得理睬程家豪,直接拿出手机,给林悯的账号上打去10亿。

他是公司员工,每月林悯都会打钱到员工卡上,对于林悯的帐号,他自然清楚。

“林总,10亿我已经打过去了,你查收一下。”

完成转帐后,秦天不忘对林悯做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啊!”

林悯的手机提示音很快响起,看到帐上竟然真的到帐整整10亿,林悯顿时傻了眼。

秦天,这个平日里毫不起眼的小员工,竟然真的这么有钱?

随手转帐就是10个亿!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我不相信!”

一旁,程家豪正准备看戏,一见秦天竟然真的打了10亿,也是满面难以置信的表情。

“呵呵,小爷我有没有钱,有多少钱,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管你信不信,现在这里没你的事了,赶紧滚吧!”

秦天冷笑着扫了程家豪一眼,他很享受这种用钱打击富二代的感觉。

实在是太爽了!

“不!小子,你这钱肯定大有问题!我要报警抓你!”

眼见着自己的计划被秦天破坏,程家豪气急败坏,就要拿起电话报警。

“呵呵,程大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伙同他人给林家设商业陷阱的事,真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吗,证据都在我手里握着呢!”

秦天没有丝毫着急之态,双手抱胸,饶有兴致地说道:“你确定要报警吗?说不定警察来了,抓的人反倒是你!”

啊……什么?

秦天此言,虽是说得风轻云淡,其效果却是无异于一道惊雷,震得程家豪和林悯皆都惊怔不已。

“你……你怎么知道……”

此际,程家豪心头的震惊,已无法用言语来表明。

一时慌乱之下,他竟脱口而出。

而这,无疑证明了秦天所言,句句属实!

果然是他陷害了林家!

“程家豪,你这个卑鄙小人!”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钱莎莎&莎买各

    为了讨钱莎莎欢心,秦天做各种兼职,赚来的钱供钱莎莎买各种用品。

  • 着,正&来。

    秦天嘴里嘟哝着,正准备不予理睬这坑爹的系统时,他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 闵阳是&疑闵阳

    闵阳是他的好兄弟,虽说他并不怀疑闵阳的话,但。秦天还是实在不敢相信,钱莎莎会背叛自己!

  • 分手,&即刻向

    宿主即将大学毕业,毕业即分手,请宿主即刻向女朋友钱莎莎提出分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