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缓缓地缓缓而行,眼见得入目绿油油的一片望将近头,淮东淮南一带,近几年稻米产量很高。此时皆抽了穗,有些开了花,一片清香。锦泰自昌隆朝起,注重水利,朝廷围湖垦田,清阳湖东西两隅,大片田野。一些山丘之地,也有木棉,茶叶。放眼中国而去,清郁满眼,让人满怀舒庞信按着连花的指向,过了这片稻田并一个庄子。听连花说,这里是陈家庄,这一带的好田,全是陈家庄的。庄主在平州也有好几个当铺,是平州的豪绅。关于这个,之前云曦已经有耳闻。过了陈家庄,再行一阵,便是淮河与清阳湖东南隅连通之地。这里人称东湾子,四周开始起伏不定,有丘陵小山,田地也是开的东一块西一块,盆凹之地有不少塘围,想是这里便是连家庄一带。这里虽然没有大片良田,但景致好的很,所谓的湾子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沟渠,一侧是山包,另一侧平缓之地有田,山包上也有田,间隔着有一户户的人家。地也越发难走,马车行的极慢。。...

车子缓缓而行,眼见触目绿油油的一片望不到头,淮东淮南一带,近几年稻米产量很高。此时皆抽了穗,有些开了花,一片清香。锦泰自昌隆朝起,重视水利,朝廷围湖垦田,清阳湖东西两隅,大片田野。一些山丘之地,也有木棉,茶叶。放眼而去,清郁满眼,让人满心舒畅。

庞信按着连花的指向,过了这片稻田并一个庄子。听连花说,这里是陈家庄,这一带的好田,全是陈家庄的。庄主在平州也有好几个当铺,是平州的豪绅。关于这个,之前云曦已经有耳闻。过了陈家庄,再行一阵,便是淮河与清阳湖东南隅连通之地。这里人称东湾子,四周开始起伏不定,有丘陵小山,田地也是开的东一块西一块,盆凹之地有不少塘围,想是这里便是连家庄一带。这里虽然没有大片良田,但景致好的很,所谓的湾子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沟渠,一侧是山包,另一侧平缓之地有田,山包上也有田,间隔着有一户户的人家。地也越发难走,马车行的极慢。

“小的家快到了,这下头有小的家里的塘,有这么大的青鱼。一会让朋子掏一条给大爷吃酒。”连花一边比划着一边说,“小的一会去田里摸田螺,我娘炒的可香呢!”连花忽然又弯了眼,笑眯眯的说:“今天晚上平州就封城了,不如大爷别回了。住小的家里吧?便宜的很。”

绯心瞪眼看着她,这小丫头做买卖的心思真不是一般二般。给他们弄到这么个穷山沟里,如今连客栈的买卖都想揽上了。

“这边上的棚子都干什么使的?”云曦瞅着什么都新鲜,一时间指着一丛丛的小草棚问,“也有人家在这里住?”

“看塘用的,有淘气的孩子讨厌。没事来摸鱼,通塘眼,把鱼都放到他们家里去。所以现在都弄这个!”连花说着,一时屁股离了座,往这边凑。

“你也干过吧?”云曦轻笑着打趣。

“小的才不做这事。”连花一脸正义凛然,“陈家庄的把着好地,田里养螃蟹,拒河口放苗出大鱼。又拦在我们庄外头,收鱼的都不来这里。就这样还不甘心呢,都是他们弄的。这丛山过去就是清阳湖东角沟子,风景可好了。北方可瞧不着这些的。”

绯心听了不语,陈家庄占据良田,鱼蟹之类的定也比这里要强百倍。这里虽然看着有山有水,明秀非常。但瞧房子已经知道,比刚才那庄子穷了不知有多少。

一时间,河湾里有了人迹,眼见有个女子脚踩一个乌红盆,手执长蒿,极是巧妙的在弯曲的细窄里钻来钻去。河里生了密密的野生菱角,她不时揪起整株来,翻出红菱丢进盆里。一会的工夫,盆里已经覆了一层。

她头上顶个荷叶当帽,一把乌油油的发甩在身后,纤巧身姿看起来也极是英爽。一时间看到岸上的车,眼见小女孩凑过来也看到了,突然一钻身探出头去喊:“金子姐,看到我娘了没?”

被称作金子的女子扬着头,挥了把手:“没见大娘来。花儿,又进城了?”

“是咧,揽大生意了!”绯心瞧不见她的脸,但听她的声音颇是得意。一手还拍着雕花的车窗向人家显摆,“跟她说声,我带弟弟晚些回。”

“知道了!”那女子说着,人已经随水远去了。

云曦一脸惊奇的瞅着那景儿,一时突然说:“你说带我摸鱼,这河可荡不起船来。”这根本就是河沟,而且窄的很,到处水生植物,哪里能撑起船。再说,看这里的样子,也不像有人趁的起船的。

“再往前就能荡起船的。”连花脸通红,怕云曦说她诳人,一时间声音也没那么坚定,偷眼看云曦,:“真能荡的起的。”

“这个怎么玩儿?”云曦瞧着那人远远的荡走了,一时也心痒,“船我坐腻了,你教我如何摆弄这盆儿如何?”

“好好。我家有大盆儿,两个人都能托的起!”连花一听,马上来了劲头,又开始吹。扬着声说,“赶车的大爷,停吧,到了。”

绯心刚一下车,扑面的清香倒是让她神清气爽。眼前河沟蜿蜒,于葱绿之间渐隐渐没。对面青山,身侧片片鱼塘,远处丘包处散落着几处民居。梗间不时有戴着斗笠挽着裤管的村民,瞅见有车马,皆是远远的瞅着,并不近前。直至见了连花,这才垂下头各自忙碌,想是她这般拉买卖也不是头一遭。

“这块是我家的塘,一会大爷要钓要摸都可以,得着了都是您的。”连花下了车,连鞋也脱了,别在腰上,赤着脚把他们往塘边引,让他们瞅里头的鱼:“您看,有鱼的,大鱼,不诳人!”

连朋跟着窜下来,比连花矮了一个头,两下把裤子撸上去。一副只消云曦说摸就跳下去的样子!

鱼塘不是很大,十几丈方圆的,边上搭了个小草棚子,上头挑了一盏破灯笼。塘边还挽了一条极小的舟。一会的工夫,汪成海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看着四周低声说:“公子,这车放哪啊?

“往里引引,就停在塘边上吧?”云曦指着那小棚子,“连花,你把这棚租给我如何?晚上我连塘都帮你看了。”

“哪?这怎么敢?”连花看着那小棚,伸手向前指,“我家就在前头的。有空屋子,比这里好!这里晚上蛙声可大了,睡不着。”

绯心一看这里,脸先绿了一半。那棚子小不说,连门都没有,打个破草席。而且黑乎乎的,不知道沾了多少污上去,先不说脏不脏。光虫子就顶受不住,加上一近了村野,温度也比在城里低,一晚上过去,人先要死一半!

“爷,在这里耍耍罢了,晚上还是回去吧?有通行符,断不能连有令都不让入吧?”绯心憋了许久,拉着他的衣襟低声说。

云曦回头一笑,拉着绯心向连花道:“你先也弄个大盆教我怎么划,棚子你交给我不用管。丢了我管赔!”说着,给汪成海一个眼色,自己拉着绯心往河边走,“我们先四处逛逛,不远去!”

绯心让云曦拉着,这里枝草连密,她裙长袖宽,勾勾拉拉的很不便利。连花一扬头,连朋马上窜过来带路,很有眼力价的在前头把草踩平。庞信令手下帮着汪成海弄车马,自己远远的跟上。眼见这里田地庄户不分,农户错落,不时有人往来。见了他们,一时也都友善的笑笑,越走道越窄,有的把塘挖的只与河沟一径之隔,根本车也没法往这里来。

××××××××××××××××××××××

推荐行烟烟的新书,《吾皇万岁万万岁》书号:1404064,请大家多多支持。以下是简介:

这是一部帝王的彪悍成长史,也是一部奸佞的另类求爱史。

.

孟大人。

朝中上下人人畏恶的孟大人。

当年因成为首个能入翰林院的女进士而闻名全天下的——孟大人。

希意谀上的孟大人,苛酷阴狠的孟大人,无人肯娶的孟大人……她在龙座下不动声色地望了那人这么多年,终得他侧身转头,回望向她。

金色殿柱上凤舞龙腾,他的声音略显孤冷:“可曾害怕过后世史官会如何写你?”

她这才挪开目光,低头,微微笑曰:“惟恐上不得流芳千古,臣何惧遗臭万年……愿只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

.

此书男主为欢喜的独生子小寡,某烟绝对是亲奶奶。

男主万能刀枪不入,女主淡定心黑手黑,无N男争一女亦无N女抢一男……简介貌似很纠结,其实不过是篇古代高干文,而且是绝对甜蜜治愈系。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丽国,&栖滦为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东至乌&沦萨岭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