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去的时候了夜深人静,一层大堂里有不少宾客。他们照旧要了饭食下楼,云曦四下环视,忽然眼时间定格在一个角落,那里隔著环臂楼梯,很背僻。有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像在边喝茶边望着什么东西。掩在满堂宾客里,并不不起眼的。绯心顺着他的眼过去的,也瞧见了,那人衣衫绯心顺着他的眼过去,也瞅见了,那人衣衫非凡,虽然颜色是青灰的,但对于常着华服的她而言。从那衣料的垂软程度一看,就知道不是假缎,而是真正的绸,而且不是一般的绸,是冰蚕丝锦。。...

回去的时候已经夜深,一层大堂里有不少宾客。他们照例要了饭食上楼,云曦四下环顾,突然眼定格在一个角落,那里隔着环臂楼梯,很背僻。有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像在一边饮茶一边看着什么东西。掩在满堂宾客里,并不起眼。

绯心顺着他的眼过去,也瞅见了,那人衣衫非凡,虽然颜色是青灰的,但对于常着华服的她而言。从那衣料的垂软程度一看,就知道不是假缎,而是真正的绸,而且不是一般的绸,是冰蚕丝锦。

两人并不露声色,依旧在柜台看了单册。然后便牵着手,如一般亲呢男女往楼上去。路过拐梯又掠扫了一眼,上楼的时候,绯心低声说:“刚才楼梯拐道那人,身着华锦,料是官门里的。但身上偏又挂着管事牌,实是怪异。”

云曦笑笑:“你也瞧出来了,路过的时候我扫了一眼,那人在看账册。他才是这里的老板,一个官中的奴才,敢在这里开这么大的买卖。而且身着锦衣,嚣张的很呐!怪不得一壶茶就敢开价二两有余,有官门护他!”

两人轻声慢语,神情却像是在嘻笑厮摩,直到进了屋子。云曦这才转眼对庞信说:“你让重安盯着楼下那个。”

绯心听了,忽然伸手揪了揪云曦的衣摆。“莫怕,无事。”云曦抚了抚她的手,“明早借着跟那丫头游船,先出了城,待回来再说。初八大驾就起,这两日先锋营就到了。”

绯心点了点头,轻声道:“他若是达官家里的,必定那里戒备森严。庞信手下虽是高手,但毕竟于境陌生,难保齐全。”

云曦微微笑着,在这方面的想法,唯她能理解的半分不差。他只是想探探对方门户,并不打算现在就扫探证据。刚到平州就有这种收获,对他而言并非好事,只会让他心痛而已。

他们来时没走陆路而取水路,就是想避开重重哨卡。虽有通行令在手,但能少过一层就是一层。绯心想的也正是他想的,虽然行务属下皆是精英,但那身段会看的瞒不过,练家子出身走起路来都比旁人昂扬。所以只远远的瞧他是哪家的,到时再细揪不迟。

云曦在意的并不是官家奴才身着华美,闹市里大开豪铺。而是从这个奴才,以及那官车横行踏踩,这里物价高昂,民生必比江都艰难,可见此地吏治之昏。若是他摆仪而来,半点是瞧不着这些,反倒让他们轻易蒙骗过去。

是夜,庞信的两个手下郑怀和郭重安分别回来,说那马车最后驶进平州太守府。而那个着锦衣的男人,则拐了几条街,最后进了一座园子。外无匾牌,也不知是哪家的。

绯心事先看过平州的地图,她准备了一份标明平州各个职府,并一应平州富户产业所在的图。她当时如此准备是因为怕有不时之需,到时官府是对他们的最大保护。而如今,这东西正好用的上。

郭成安有识途老马的绰号,因他有项特长,举凡走过一次便就记得清楚。他凭记忆勾出一份大略的图,与绯心事先准备的一对。显示出那园子正是平州有名富户的产业之一。这富户姓陈,是平州的大地主,家有良田百顷,在平州也经营当铺。而这个客栈,也是记在他的名下的产业之一。

这些细节云曦串连起来,面色更沉。旁人或者难理解,无法从这些细枝末节看到重点。但绯心可以明白,她家里便是商人,官商之间不清不楚千丝万缕的关系,她最是明白不过。还有一点就是,她深入宫中,深知各中奥妙。当然,也与她对云曦某些思路的了解分不开。或者有些时候,她无法体会云曦的心。但有些时候,他们的确是心有灵犀。

就拿地图来说,云曦出行之前非常忙碌,因要各地巡走并陪伴太后省亲。他安排自己微服的时间少之又少,生活上的细节汪成海能替他着想周全,但汪成海没有绯心这般细密至此,会事先绘一份如此实用的详图出来。云曦之前曾想过,但他没吩咐,他估计绯心会做。果不其然,根本不用他吩咐,绯心想到了。

当晚,两人都有些失了困。绯心见他难眠,不由轻声劝道:“皇上不用忧心,天下之大,难保有钻营取利小人。皇上坐拥家国,唯大向利民,便是明君。无谓因这些败类贪图,扰了皇上南下之兴。”

云曦偏了眼看她,低声说:“你也不必烦恼,朕不会以一累十,由此疑了乐正家的忠诚。”

两人都是一针见血,一时间眼光交汇,无语自通。他伸手抚她的脸:“你能瞧懂朕,却难解我心。”

绯心见他这两个自谓又在同时用,一时间不知为何,心又开始狂跳起来。他侧过身,将她搂过来:“你心跳的真快,怕什么?”

绯心眼眸闪动,怕?或者真是怕,究竟在怕什么,她也说不清。他越凑越近,唇几近贴上她的额:“若不想睡,便做些正经事好了。”他忽然轻笑,身体不安份起来,抱得更紧,嘴唇在她面上游移,让她微颤而嘤咛。

××××××××××××××××

第二天一大早,庞信已经雇好车马。他们初五晌午到的平州,睡了一会晚上又逛,结果回去又让云曦折腾一起,搞得绯心整个人就觉得快散了架一样。

一觉睡得极沉,直到耳畔传来笑语,叽叽喳喳的有如雀儿在枝尖欢跳,绯心这才张眼醒了过来。一醒吓了一跳,身下晃动摇摆,分明已经上了马车,几时让弄上来的根本完全无觉。云曦正坐在她身边,和对面两个小孩打趣闲聊。

女孩儿正是昨儿晚上那个,还是那身打扮,头发梳了两个小髻,额前留海细碎,眉花眼笑的。边上是个男孩儿,想是她昨天口中的兄弟。约八九岁的样子,眉眼倒是跟她有几分像。一件灰布小褂,肘间打着几个补丁,但也干净。男孩子长的晚,往那女孩身边一坐,矮下一大块。也不像那女娃儿那般能言会道,一副有点拘谨的样子,却也一直陪着笑。想不到他们还真过来了,云曦竟还把两人带上车来。

女孩儿眼尖,一见绯心睁眼,细声笑着说:“奶奶醒了。”

绯心很是尴尬,她从未在人前这般大刺刺的睡过觉。一时间暗恨自己迟钝,再累的怎么着,也不能半点没觉。

亏是孩子没那么多想法,小丫头一脸羡慕的说:“大爷对奶奶真是好,奶奶有福气的很。”

绯心面色更红,这小丫头整日家在外头做小买卖,一张嘴真如雀儿一般不停,逢人便说好听的。云曦听了笑,回眼看绯心:“连花儿昨天怕咱们反口,叫了弟弟过来。两人在外头竟蹲了一晚上。如今不随她去游,真就是咱们的不是了。”

莲花儿?绯心听这名字取得俗气,不过小家小户的为了好养活,通常也就随便叫个名儿。绯心悄悄的眼向下,她身上裹了层薄单,透过隙瞅见衣服都穿上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云曦伸手把她拽起来,身子微错恰到好处的挡住她。让她好整理一下头发衣襟,他面色如常,继续去跟两个小孩闲扯。真是不知道,对着个小孩儿,他也能谈笑风生。不过这样正好,小丫头忙得跟云曦说话,加上绯心让挡个严实,也解了她的困。绯心缩在他后头,一时间听小丫头吹那东河有多好多好之类的。

聊了一阵子,绯心才知道。原来这丫头姓连,所以就叫连花,弟弟叫连朋。一时觉得这家人也有趣,莲花莲蓬,一个开花一个结果倒也真算是名副其实。姐姐十二岁,弟弟十岁。不过南方人生的秀气,显得比实际岁数小些。家里就住东河弯连家庄,那里河弯连着淮河支流,有菱花荡。家家都挖塘养鱼,采菱。逢着节游之际,有时也出来做点子别的买卖。

绯心听了称奇,她看过地图,东河弯那里有大片水田,加上这里产的桂花球是举国有名的好米,怎么的不种田反养鱼了?这一带有清阳湖,又有淮河,那两边有专门的渔产村镇,跑这湾子里来养什么?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设中廷&事务由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 司空,&司空主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别为:&属(帝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左右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官阶,&开细添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