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今船泊水上,随波而轻摇,水浪犹如轻歌。内里红灯嫣柔,凭让红颜更艳。机关架板,舱成隔间小室,罩纱挽幔,朦朦胧胧生情。因这里一隔比之后窄了一半,一应眼前工夫就得绯心亲手操办。这里不更方便洗涮,汪成海便捧了一大摞香浸蒸帕子回来,并添了茶,加了香熏,去绯心实是觉得在这里侍寝不妥的很,这里雕板相隔,哪就能避得音去?外头水声分明,有时离的别的船近了,欢声清晰可闻,让人格外难堪的很!但他的手越发放肆,更觉他气息浮荡在她脖颈之间,灼烫撩人。他是越到这种稀奇古怪的地方就越容易兴奋,所以绯心还是有觉悟的,再觉得不自在她也没张嘴去说扫兴的话。以她的经验而言,这会子说煞风景的话不但没用,反倒会让他变本加利。。...

如今船泊水上,随波而轻摇,水浪有如轻歌。内里红灯嫣柔,凭让红颜更艳。机关架板,舱成隔间小室,罩纱挽幔,朦胧生情。因这里一隔比之前窄了一半,一应眼前工夫就要绯心亲自操持。这里不方便洗涮,汪成海便捧了一大摞香浸蒸帕子过来,并添了茶,加了香熏,去了几盏灯之后便闭了小门出去,直教这里更添了七分旖ni。

绯心实是觉得在这里侍寝不妥的很,这里雕板相隔,哪就能避得音去?外头水声分明,有时离的别的船近了,欢声清晰可闻,让人格外难堪的很!但他的手越发放肆,更觉他气息浮荡在她脖颈之间,灼烫撩人。他是越到这种稀奇古怪的地方就越容易兴奋,所以绯心还是有觉悟的,再觉得不自在她也没张嘴去说扫兴的话。以她的经验而言,这会子说煞风景的话不但没用,反倒会让他变本加利。

云曦起了性便不管不顾,加上绯心有点心神不宁,难保走神。他又岂能由得她如此敷掩了事?三五折腾下来,就让绯心有些难耐起来,她强挣着不想出声,但只觉热浪滚滚,神志飘忽,加上这条船不如当初来时的大船那般稳如平地,此时一晃摇间更如煎熬。

感官放大之间身体的自主意识又开始不受控制,喉间挟着热浪,似是随时都要抑不住呻吟。她实是耐不住飞窜的流火,昏噩间被混乱的意识支配,再一次张口咬他。

事后绯心自然是害怕,上回不管怎么说,她可算是奉旨咬皇上。但这次他可没说让她咬!而且是咬在右小臂上,绯心根本想不起来,也闹不清楚怎么就咬在手臂上了。但他没说什么,绯心便长了记性,不再傻了巴几的自己再去提。加上她也累,见他没有责怪的意思,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绯心也不知道时光几何。后来听到汪成海隔着小门报,说已经快到平州渡口了。平州官渡这里因为要迎皇上仪仗,早已经封港,但开了一处河道作应急之用,往来也要严查。如今皇上幸南,淮南淮东各省大员全都前往江都迎驾,但非江都的地方官还要留守。庞信一早已经从总巡那里拿了通行令,不然他们这样的私船无法靠平州码头。

他们几人下了船,绯心脚底下直打晃。她换了身衣服,一件湖水蓝的裙褂。没传小福子伺候,自己挽了头发。打从舱上开始撤板起,绯心就一直拿自己带的帕子蒙着半张脸。

云曦知道,她这次并不是嫌外头脏,便是嫌脏她也会上岸再蒙。她是拿镜子照的时候发现自己嘴肿了,觉得实在难看,索性就蒙上。她平时在宫里有习惯,侍寝之后总是绣灵才得近她的身。便是小福子跟了她好几年,她也不愿意让他见到半点狼狈。小福子也是了解的,她不传,小福子也不近前,远远的把东西准备到隔间小房让她自便。

云曦也知道她就是个死好面子的,所以起了身并没着急让人撤板开舱。便是两人挤在小屋里很不方便,他也就由着她。直到她勉强把两人打发了,船也就靠了码头。

码头已经是甲兵森立,但有通行令在手,也没人过来盘查他们。一出了码头,走在大街上,绯心只觉这里与江都大有不同,平州是建于丘陵之地,街道都是高高低低起伏。城中也没有河,远远的能瞧见山景。不是高峻,而是缓缓的波澜。

出了码头不远便是一条街,也像是集市一样。“公子,要不要先寻个地方歇一起?明日再雇车马?”庞信看看天气,“瞧这天景,晚上该是要放晴。”

“也好。”云曦瞅一眼绯心,昨天折腾的狠了,快天亮才睡。此时她双眼有些泛红,一看就是没歇过来。

绯心一见这劲头,似是还要往城外去。再一想也是,城里早就五令三申,为备皇上前来,清肃的与往日大有不同。便在这里走动,也难瞧见什么真景。但远镇村庄便是不同,离的远,料想天子难至,所以不会像城中这般大肆整理。

这次出行前,绯心也是做了准备的。虽然最后比较匆忙,没来及让她大包小包的背上一堆。但临了一些应急需备之物也是不少,此时盛夏,带吃的出来容易坏。但绯心又怕像上回一样,害得皇上吃坏肚子,所以准备了一些药品。因着跟皇上去逛买的布后来皇上没交给她,她也让小福子自己出去采买了一些,添了几件衣服。怕出门招摇,引得不三不四的男人乱看,她故意把码子做大了些,款式也都是些看不出身材的。后来换上皇上让人准备的,突然觉得在这方面他们居然有灵犀。

如今她蒙着脸出来,街上的人见了云曦倒是满脸惊艳,但再一看她又马上躲之不及。绯心瞧他们的眼神,好像她生了什么疮病之类的。绯心也顾不得太多,只紧紧的拉着云曦,像个生怕被人遗弃的小孩。

他们逛了半条街,便进了一家名为安顺斋的客栈,足开了三层,外有大场,不许人在门口附近摆摊。外头有四个伙计招呼,排场很大。此时并非餐饭时辰,所以客人并不很多。加上一层大厅桌椅摆的也并不密,所以格外豁畅。

绯心一进去,见一层的桌椅都是上好的,便知道这家店定是只招待富贵。一层是通顶,顶上悬巨大莲花宝盏,二层外设走廊,全是房间。三层只开两侧门,像是两个独立贵间。

店家是生意人,一见这几人虽衣质平平,但气度卓然,便也不敢怠慢。马上两个伙计迎过来,一边随口问着客官打哪里来,一边扬着嗓让里头招呼。

云曦要了三间屋子,并拿过菜单想点几个小菜让他们送进去。他扫了一眼,这里的东西都价格不菲,竟是比江都同等的东西贵了一半有余。江都上属江都省,平州地处淮东淮南交界,是直属州,虽是隔着清阳湖,但怎么价格一下跳出这么多来?他把单子交给绯心,让她点菜。绯心就随便点了些小菜,这边掌柜的忙打发伙计去接庞信等人手里的包袱,庞信微闪了下手,并不递给他们,只是抬着下巴让他们带路。

二楼的房间全环着廊,一侧临街,一侧对着大厅。房间都不小,所以都有些间隔,比一般的客栈要清静些。里面设屏风,衣柜,摆饰格将里外隔开,分成厅和厢。还单僻出一角,做为洗浴所在,有桃根制镶银边的大木桶。一会的工夫,几大壶热水连着菜便送上来。等伙计闭门出去,常福便开始忙活。直接把床上的单子撤了,铺上他们带的,拿了香把铺熏了。

云曦就由着绯心指派人折腾,常福弄完床铺,便到另一端瞅了一眼木桶,桃木的最保温,特别是百年桃根做的浴盆是很好的。而且来的时候船小,也没法痛快的泡汤。

但是这大桶不知道多少人在里面泡过,他家主子肯定不乐意往里泡。对此小福子也早有准备,他先是滚水烫了一回,然后用混了柚叶香豆的蜡膜,是拿各种香料并油胶熬出来的,很像油蜡膜,遇热不化,隔水却不碍气流。以前绯心常用来裹身,然后浸汤,借热气来美肤。如今是他整个把桶里面厚厚细密的抺了一层,最后再热水一添,登时芳香四溢,水也显得格外通透。

庞信并他两个手下在左右两间住下,云曦转脸过来看绯心正往这边来。他看一眼屏后头热气纷纷,不由的笑:“饭还没吃,你急什么?”

听他话说得暧mei,绯心脸微是一红:“洗洗也可以去乏,先伺候您用点东西,那桶便放着,没注冷水,也能消消桶里的不干净。”

他伸手搂过她,在她发间轻嗅了一下:“一会子吃些东西,你洗好了寐一会,晚些再四处瞧瞧。”一句话,消了她心里的不自在,让她觉得十分贴怀。不由的抬眼看他:“那怎么使得……”

“无事。”说着,他拉着她往桌边去。绯心刚才随便点了几个小菜,笋尖炒肉,罐闷老鸭,煨鹅信,一条清蒸白鱼,另还有一个蒜泥拌茄丁。

盘子都晶莹透亮,筷子也是包银的,所以绯心瞧了便没再让常福全换成自带。只是拿滚水又烫了,然后绯心拣了几样尝了尝,觉得味道还可以,便站在边上给他布菜。云曦看着她的动作,一时眼不由的有些迷离。换了场景和衣衫,倒有几分夫妻的味道。他伸手握了她的腕,把她拉坐在边上:“既出来,便没那么多规矩,随便用些便是了。”

绯心听了便坐在他的身边,她吃得很少,外头的东西她总是很小心。等用过饭,又歇了一起。常福净了手又去续了些凉水,道差不多了。绯心便打发云曦洗洗解乏,结果最后还是让云曦揪着一起进了大桶。

××××××××××××

这两天外出,明天的更新时间改在晚上。我尽量早点回^-^,大家周末愉快!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有些为&随文展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北有&。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内廷:&掌宫内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