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头适时地的起桨,一下便拉大距离。绯心傻坐着,就听水里一阵乱扑棱,像是那男人让水一泡保持清醒回来,哇哇的大叫着让捞。船上不停地的有喝骂声,中间还挟杂着有女人在问,你叫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呀?然后是更大的骂声!突然间见一只手伸回来,她怔瞪睁,老半天才伸出手云曦把她扯起来,看着她的面色开口:“进去吧。”他说着,半拉半抱的把她带了进去。绯心喝了一盏茶这才慢缓过来,见他静静的坐着不语。她长吸了口气,慢慢的开口:“皇……公子,纵是要惩治他们,也不消得您亲自动手,太,太……”该劝还是得劝,刚才他直接就跳起来,若是没把人揪过来,反让人揪过去怎么办呀?她才不管他打哪个,但他是皇上,他是最重要的。要动手的事,也该吩咐奴才去做,庞信在边上站着干什么吃的?。...

后头适时的起桨,一下便拉开距离。绯心傻坐着,就听水里一阵乱扑腾,像是那男人让水一泡清醒过来,哇哇的大叫着让捞。船上不停的有叫骂声,中间还挟杂着有女人在问,你叫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呀?接着就是更大的骂声!忽然见一只手伸过来,她怔瞪着眼,半天才伸出手去。

云曦把她扯起来,看着她的面色开口:“进去吧。”他说着,半拉半抱的把她带了进去。绯心喝了一盏茶这才慢缓过来,见他静静的坐着不语。她长吸了口气,慢慢的开口:“皇……公子,纵是要惩治他们,也不消得您亲自动手,太,太……”该劝还是得劝,刚才他直接就跳起来,若是没把人揪过来,反让人揪过去怎么办呀?她才不管他打哪个,但他是皇上,他是最重要的。要动手的事,也该吩咐奴才去做,庞信在边上站着干什么吃的?

他偏了脸瞧她,突然轻笑了一下。绯心一怔,见他面容已经柔和下来,偏是笑得很诡异,让她不明就里。

“就是要亲自动手。”他笑着说,“不然破盆子怎么出气?”

“什么破盆子?”绯心怔怔的,眼不由的往甲板上看,轻声劝着,“庞信怎的像您学这样的舌,凭的添了气。管他们讲什么,不过一帮下作浪荡子罢了。还是万事小心些的好吧?”

他握了她的手,随着船摇摇晃晃微闭了眼:“还是出来的好。”他轻叹,有些答非所问。

绯心有些听不懂,云曦微扬了唇,舱内的灯光在他脸上罩上一层晕红的艳。带出朦胧的惑意,绯心看着他的侧脸,挺尖的鼻有动人的线条,因光影带出让人心动的迷蒙。

其实刚才她听了个大概,除了什么暗子,破盆子这种词没听过之外。她知道大意是骂皇上招得女人出来看他,打扰他们玩乐。后面的意思她有些难以理解,好像是说如此也敢出来现眼,不怕让官府拿了去吗之类的。

但绯心更没想到他会跟一个醉汉计较这些,他韬光养晦,心怀渊谷,朝堂之上亦无稍动之颜色。虽然有时也会恣意轻狂,但他绝对是一个有分寸的人。如今微服出来,绝不可能只为玩乐。他何尝不知小心?更懂得不因小失大。为何刚一出门,便压不住这点子小事?

绯心想着,便看一眼小福子。刚才小福子在舱里观景,结果猛的一晃的时候差点整个人顺出去,这会也不敢乱动了,老老实实在角落小台上坐着。见绯心瞅他,心里明白,点点头便猫着出去了。

“你让常福问庞信,何不自己来问我?”云曦唇角扬出弧线。他没听到常福的动静,不过只是猜的,但猜中了。

绯心愣了一下,低声说:“什么是破盆子?”

“你真想知道?”云曦坐直了腰身,转脸看着她,眼里笑意闪烁,忽然搂过她来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

绯心傻了,听得脸一阵青一阵绿。左含青这个蠢货,往这船上挂红灯笼!那个混帐男人把她当成暗馆私门里的那种女人!绯心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小拳头都攥得紧紧,整个人不停的哆嗦。恨不得转回头去把那一船的人都扔湖里去!

云曦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表情,以她对声名的看重,听到之后自然会是如此的表情。怕是心里早就翻起狂涛。绯心的好奇心有限,她会对那句方言好奇,是因他的反应。换言之,她所好奇的并不是对方那句话的意思,更多的是,究竟是什么激起云曦难以压抑怒气。虽然微服非她所愿,但她也想尽量多的掌握到他情绪变化的规律。所以,真的还是出来好!

锦泰江山姓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这王土,穷极一世,他又有几次机会可以踏足几分?指点江山的人,难见河山峻秀。锦泰国势鼎盛,万民向朝。但这些,并非是因他的功绩。锦泰前有六帝,太祖一生征伐,流火之季一统沃土,创锦泰天朝,百姓不再受乱战之苦。高祖四度亲征乌丽,开通南北之贸使边境流民有所依生。德宗百废之中兢业,亲自扶桑引耕,设井田制,罢分封,垫定锦泰基业。先帝令夜栖滦称臣,修瞿峡大坝,以解南困。先帝在位二十三载,每日晨往勤政殿听政,从未有辍。当时的文华阁学士曾戏诗一首:晓星残月轻露寒,紫殿丹阶渺烟燃。一闻陨凉○1过关山,苦教宫灯不能眠。朱砂泣泪宣糅倦,毛颖○2发尽无声怨。世仰天尊人人羡,不如南翁○3入梦酣。言先帝无数次通宵达旦,忧心边关,一边批奏,一边待报。

而他这次,也是为了一扬先帝之德而来。若无上数代之君文成武德,焉有他享国之日?他不但要承前,亦要启后。若想锦泰江山固若金汤,百姓安居乐业。纵使此时繁华昌隆,他更要居安思危,不能懈怠半分。他可以借着祖宗之荫,以见这大好河山,有万民称颂。无一不是对他的提醒和鞭策。他要谨小慎微,以固国本,再图霸业,才不枉一世为君!每寸疆土,皆是血汗,每见一分,更明心智。世情百态,每分每毫,于他都是学习。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乐正绯心。当她离开宫廷,宫中那一套可谓全然无用。那么她的本性,也将或多或少的体现!

出行的好处不仅对于云曦有,于绯心也是一样。当离开重檐高殿,没有前呼后拥的仪仗,褪下华服,也不再是亦步亦趋的保护。工于算计已经无法成为保障,天下在他们眼中换了模样,不再是地图上的某一点,名册上的某一人。他们融于当中,最近距离的看那些形形色色。会被各式百态吸引感染,同样也会被威险侵袭。

对绯心而言,这的确是一场惊心动魄但谈不上是华丽的冒险,她的无力感来自于身份在此时已经毫无用处,谋算也不能让她安全。宫廷之中她可以化身猛虎,宫廷之外,她却毫无抵挡之力。但是,她正是因这次的出行,从而得到更多与云曦相处的机会。看到他与金阙之中完全不同的一面,当离开朝堂,他的行为与谋计无关的时候,一笑一怒都可触达更深,格外粹灿夺目。若说南巡对她最大的吸引是淮安可预见的光辉荣耀,那么对皇上日渐而深的点滴体会,就是出乎她意料的惊喜发现。她若真想做尽心为君,一尽忠心。这些当然必不可少!

绯心正发呆,忽然他的手臂又兜揽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因他贴近而微灼的气息:“晚了,也没什么可瞧的,歇吧?”

绯心被他一搂,眼本能的开始瞧四周。这舱虽然深也不小,但四处通透,船上好几口子人,最重要的还是庞信和他两个手下。让她的面上有些发窘,微后错了一下脸,轻语:“这,这里如何寝得?”

云曦微是一笑,忽然手伸到座后触到某个机关。绯心只觉得身下开始发颤,她整个人吓了一跳。突然打舱正中央开始起变化,听得一阵咯咯响,竟起了板将窗全都掩住,变成一个封舱。身下的椅也开始伸长,与中间的桌竟似要对上一般。桌从中间横着一分两边,一边向对面移,一边向这边凑。快至的时候,云曦抄着她的腿向上一搬,桌竟与椅相合,而舱中心也起了一块板,竟将这个舱分成两格。他们所在的宽些,另一侧窄些。此时他只下了一半的机关,这间舱的变化已经能看出大半。

“这条船的造价比大船还要高,虽然左含青挂了红灯笼。但他不过是为了取亮罢了!”云曦微扬着眉,让她的脸更是窘烫起来,“船要行一夜,快明日晌午才能到。若无地可寝,枯坐一宿一天,岂不无趣?”

汪成海一见云曦下了机关,忙过来伺候。这条船在船腹设了机关,有板可以自由拼组,桌子可以与两边的椅相连,形成床榻。两侧可以升板形成封窗,前后也有板形成拉门。将这船舱分成数间,而沿两侧的椅本身也是大储物箱,里面所需褥毯寝物应有尽有,近前后甲板的两处临阶的位置,后面可以改成临时的浣洗室并如厕之地,前面则成一个小小的通厅。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

注:1.陨凉作者杜撰锦泰名将,后文会暗出。

2.毛颖:古时毛笔的代称,出处为韩愈《毛颖传》

3.南翁:南极仙翁。天尊指玉皇大帝,暗喻昌隆帝。意为玉皇大帝权通天庭,其实不如南极仙翁自在快活。

另:因本文架空,加上作者实无牵扯任何地域以作联想之意,所以一些方言语系不必当真,全系杜撰,博诸君一笑而已。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中所涉&,有些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内务&专注皇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左右&右中郎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