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日,皇上由地方官员陪着,把江都巡查了一下,且陪同太后前去阮氏旧宅。阮家早已迁到京城,但祖基仍存,阮丹青在内其父亲都但是归灵南土。太后碍于身份,不能够亲往拜祭,但是是至旧宅看了看。触景伤情,也保不准哀伤潸然泪下,感慨万千。阮丹青是个权臣,但趁着这几天,绯心也算能好好休整。况且到达江都第二天,他们出去买了些东西。绯心便知道皇上有心先入平州,所以她也要准备一下。。...

接下来的几日,皇上由地方官员陪着,把江都巡视了一下,且陪同太后前往阮氏旧宅。阮家早就迁往京城,但祖基仍存,阮丹青包括其父亲都还是归灵南土。太后碍于身份,不能亲往拜祭,不过是至旧宅看了看。触景伤情,也难保悲伤落泪,感慨万千。阮丹青是个权臣,但不是逆贼。权力这东西,一旦拿起,再想放下难上加难。便是他有退隐之意,下头亦有众心难平。太后心里是明白的,这种结局算是好的。等于牺牲其父,保全其家。作为当朝太后,将来也是要入皇家宗庙,能为阮家所做也只有如此。

趁着这几天,绯心也算能好好休整。况且到达江都第二天,他们出去买了些东西。绯心便知道皇上有心先入平州,所以她也要准备一下。

其实她心里也很不安,若是往平州去,则不同与在江都闲逛。她看了地图,平州位于清阳湖西南,中间隔了清原界,与江都差了百多水里路。而平州早就接报准备迎驾,最近定会戒备森严,瞅见面生的外地人少不了要严查。皇上这般过去,真是怕有什么闪失。但她是了解云曦,他打定主意的事是很难改的。所以她唯有细细准备,尽量考虑周全。

她先是细细的看了平州的地势图,将其主要道路及各地的衙门所在都记在心里,然后把自己的贵妃册玉仔细收好。当日买的东西后来汪成海拿去也没给她,弄的她也只得打发小福子出去再列单子准备点东西。

皇上这几天一直忙于外出没回院里,他二十七日夜里闹了一起,至二十八日歇了半天之后。余下几日就没闲着过,绯心估么着他打算提前出行的事定是没几个人知道。因汪成海照样吩咐内府的人,以正常的日程定在七月初八起大驾往平州去,报至平州于初十接驾。内务的官员下头的太监也都是照此准备,一应内需每日报给绯心看。绯心对地方上的事掌握的不多,现去打听也太过招摇。索性也就不管了,静心养着再见机行事罢了。

因这两天太后也摆驾出去,原本太后驾侧,她身为妃子理当陪侍左右。但太后根本没搭理她这个碴,估计是还恼她二十七日那天随皇上出去没好生伺候,害得皇上泄了肚子。太后不指她随侍,云曦正好就台阶下,也不下旨召绯心,绯心也就乐个清闲。她本来脚上生了泡,挑开以后上药也不宜多行。加上二十九那天又来了月事,身上不便,每日也就在碧红院的小楼里瞧瞧景,顺手也摆弄摆弄针线。

行船的时候,她曾说过给皇上做鞋。既是说了,不做岂不成了欺君?所以绯心索性便找尚服局的太监拿来皇上的鞋模子,想给皇上做双软底的便鞋。

日子转眼到了七月初四,至江都这几天,天气基本上是一天三变,阴雨居多。今天又是如此,早上的时候天刚放了晴,至了午间便开始积云,晌午的时候起了雷,又开始下雨。下的哪哪都是潮潮的,绯心前几天身上不便,没泡成澡,都是冲洗,也觉得不爽利的很。所以今天罢了晚膳便让绣灵准备香汤,打算好好浸一回。谁料她刚浸了一刻的工夫,小福子便来传话,说皇上让她准备准备往东门去候着。绯心一听,一时间也顾不得享受,忙着就收拾收拾乘着轻辇往东门跨院里去。

东门跨院这里名为听雨轩,所有房子都呈尖锥角塔状,四檐引走水线,檐角垂边全是细细密密的小孔,雨水顺着檐下,形成雨帘,然后流在地上,延着细小的引水道形成各式图纹,极为精妙。最巧的地方在于两边的奇石,全部有孔,水滴而落,滴滴嗒嗒间有如轻乐。听雨之名,名副其实。院里种的巴蕉,雨打巴蕉,青翠喜人。一间主楼围在中间,四面配阁,绯心一进去便觉得烟雨蒙蒙。

她进了堂,皇上还没到,但汪成海却在门口相迎。绯心一边由着小福子往里扶一边问:“皇上呢?”

“回娘娘,皇上一会就来。奴才都准备妥了,您先饮盏茶,然后更衣吧?”汪成海躬身应着。

“更衣?”绯心一听,微蹙了眉,“皇上当下就要走?”她心里咯登一下,这几天没见他,本来她还想禀告一下自己的计划,然后再由皇上决断。

“是,皇上刚才吩咐奴才先过来伺候。”汪成海低眉顺眼的说着。

“皇上这次准备带几人同行?”绯心一时也来不及细问,径自捡要紧的说。

“回娘娘,跟上回一样,不过多两个侍卫。”汪成海应着。

“什么?”绯心一听怔了,这怎么行?这次不比那天,哪能只这几个就妥的?万一有什么事,哪里顾的过来?她瞧着汪成海一脸平静的样儿,一时有些运气。皇上平日里白疼他了,就知道一味的顺从,半点忠肝没有!绯心虽然不是立在朝堂上的臣工,但也知道忠言进谏始为大节。小事可以不计,但关于圣上安危,便是有关国体的大事,怎么能一意顺从。这样岂不成了只会溜须攀钻,不懂忠节的小人?

但他一嘴一个“皇上吩咐”,绯心就算再觉得不妥,各中规矩礼数她还是铭记于心的。就算要谏言,也轮不着跟奴才讲。况且皇上已经行事至此,她也难逆乾坤,只得先入了内堂更衣,待皇上来了再说。

戌时初刻的时候,皇上过来了。没设仪驾,只由陈怀德撑着伞走过来的。雨声也大,水雾凝重,加上天黑,竟也不是不显山露水。一进屋里,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看了一眼绯心那身打扮,袖子微抖了抖水珠开口:“让常福跟着就行了,一会就走。”

“皇上,臣妾实是觉得不妥当。”时间紧迫,绯心只得马上切正题,省了那些个大道理。她没起身,垂着头开口,“如今要去平州,臣妾认为,断不能如上回这般草率。唯得一个庞信并两个侍卫,实难顾得周全。”

“依你的意思,是再带上太医,并行车马,大批侍卫乔装于后?或者再让先锋营去探趟道路,那要不要平州太守先行接驾啊?”云曦淡淡的接过汪成海递来的手巾擦了擦指尖,复端起托盘上的茶说着,“打这院里出去,直当自己是个百姓便是。朕脸上又没刻着字,哪里就许多不妥?不过先走几日罢了。”

绯心噤口无语,但她只要一想到前几天西市的情景,仍觉犹有余悸。对于不出门的她而言,感觉一踏出去便是危险重重,更何况皇上九五之尊,安能与平民相论?所以满脑子里的不妥当,却又一时说不出什么精妙的道理来。

“起吧,仪驾初八便照常起行,到时与他们相汇便是。”说着,他坐在椅上,看着她的打扮。白色假缎,在她身上也十分合宜。码子比她日常所穿的略裁的大了些,正好掩住她的灵珑。这几日她也缓过劲来,气色好了许多,南方雨水滋润,到似更是剔透一般。他的衣服已经换好,与她的相衬,白衣连袂,很是合体。这几日他清减了些,毕竟不若宫里,加上天热饮食难进,不过出来一趟,精神状态却是格外的好了起来。

他略略歇了一起,外头便有曲哨之音。他已经嘱了东临王替他盯着这几日的事情,并照管太后左右。让左含青扯住外头那些老朽,太后这几天也疲累的很,一早已经跟皇上说要静养几日,随后赐宴臣工家眷她便不再出席接见,一切让贵妃看着张罗,也不用来问她。云曦知道她这几天是想着阮家的事,不想再过问旁事。所以便是这几天贵妃不露面,也比较好掩过去,到时看绣灵回还就是了,不过就是撑几日的场面便罢了。

曲哨是庞信放的,意思是一切已经备妥可以出行。云曦便令汪成海并常福拎了东西,带着绯心悄悄的打东院便往东门去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亲为总&管,直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 定,文&,有些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