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一听她满嘴南方腔,一时间也闹不清这几位打哪来的了。见她这时把帕子从鼻口了抖下一半,但是头发乱乱的,穿的也瞧不出身材。但五官细致地,貌似淮南的模子。忙应着:“好好的,几位楼上请。”他们进了一间靠滨水的房间,里面两侧设七折屏,画的山水图案,梨他们进了一间靠水岸的房间,里面两侧设七折屏,画的山水图案,梨木的圆桌分设两边。中央铺大圆红绣毯,一侧全是大窗,蒙着软青纱,可以看到外面的水景。沿窗有一溜小矮台,放着茶具和十几盘小点心,都是茶制的。小台两侧各立了一个树形的烛台树。挨着门的一侧是两排柜,都摆着各式小工艺品,多是木雕陶制的。。...

掌柜一听她满嘴南方腔,一时间也闹不清这几位打哪来的了。见她此时把帕子从鼻口已经抖下一半,虽然头发乱乱的,穿的也瞧不出身材。但五官细致,倒是淮南的模子。忙应着:“好好,几位楼上请。”

他们进了一间靠水岸的房间,里面两侧设七折屏,画的山水图案,梨木的圆桌分设两边。中央铺大圆红绣毯,一侧全是大窗,蒙着软青纱,可以看到外面的水景。沿窗有一溜小矮台,放着茶具和十几盘小点心,都是茶制的。小台两侧各立了一个树形的烛台树。挨着门的一侧是两排柜,都摆着各式小工艺品,多是木雕陶制的。

绯心选了两种茶,菊蕊清芬和明前绿袍纱。这两款都是当地产的茶,不是特别名贵。一个是生茶,绿袍纱采于清明前,只取尖端茶尖,卷晒后直接可以用。菊蕊清芬则是熟茶,采于清明后,需要与***储在陶罐一季,然后取出炒制,一层菊蕊一层茶的铺蒸翻炒。当地暑湿,这两种茶都是可以利汗解暑,夏天用最好,在当地也很受人欢迎。南方一带的官宦之家夏日也常用这两款。

绯心选了两款水配它们,菊蕊清芬用清阳湖悲女峰的隙泉。绿袍纱用陈年雪露。也选了两款瓷器配茶,菊蕊配八宝青瓷盖,绿袍用成窖细柱杯。

云曦眯着眼瞧她,待掌柜的闭门出去,汪成海去门口扫看。他这才开口:“你也太小心了,故意露点怯,我瞧他也不至精明到这份上。”

其实茶品本子上有成套的系列,绯心故意不挑,装作很懂的样子自己配。然后在水和杯上都差了几分,像是那种对茶懂些,但又不是很精通的官宦家眷。

人都道清阳湖隙泉最是清凉,水质甘冽。但菊蕊清芬是用***培制的一款绿茶,拿清泉水配就显不出菊芬,该用霜露来配才合适。

至于杯子,绿袍纱沏出来小叶尖是垂立的,用柱杯是没错,但细柱杯显不出垂态,叶子会聚在一起。一般官眷来了江都,就一味的指隙泉的水。而细柱杯在工艺上又是柱杯中最精致的,官家里也爱这款。

如此一来面生也能解释,官眷一般不会出现在大街上,打扮的怪异是不想让人认出。那么云曦的身份也就顺着猜就行了,如今皇上南巡,除了江都本地的官员,江东,淮南两省里的监察之类的大官也都倾巢而出,然后顺便有官家女眷,想出来瞧热闹,自然有人要同行。

“只消猜不到是京里来的便是,免的让他们多心。”绯心轻轻说着,半垂了头,“皇上也不愿意让他们胡猜,引得传到淮安去,臣妾便小心些是了。”

“你越来越明白我的心思了。”他伸手去抚她的头发。

“皇上并不是担心他们借势压人,只是京官特意跑来这里饮茶,怕是传到臣妾父亲耳里又要担心受怕。以为给臣妾惹烦恼!”绯心低声说,“臣妾万分…….”

“他们在这里做的很好,能把分号的人教成这样,也算是不易了。”云曦和绯心此时正坐在临窗的椅上,他眼看着下头。绯心微抬眼,也顺着看下去。下头河岸有个妇人挎个篮子,在缠着一个伙计小声说什么,但看一脸疲哀之相,衣衫破损,倒像是走迷了道的贫民。

只见那伙计向前指指,手掌侧伸浮气作着拐的动作,接着向后招呼着,一会子又跑过来一个,往她的篮子里塞了几个馒头和茶蛋。妇人拢了拢头,把篮子勾到肘间,双手合着一副千恩万谢的样儿。

自打她入了宫以后,因她几次三番叮嘱父亲小心做事,不要招惹事非,不要引人怨恨。得钱能平的事便不要争锋,逢官要让,待民也厚道些,名声不是那么好赚的。省得传到京里,说他们一家暴发户上不了台面。父亲也再三应她,说定会好生吩咐兄弟,绝不在淮南给她招惹是非,不会拿着她的头名在外欺人。为了乐正家能顺顺当当的一路向上,自是会和气生财,不惹人非议。

如今看这庄子虽大,人来人往,但他们打那个小破船下来,伙计也很是客气。云曦的衣服早就在西市那边挤蹭的不成样子,料子也瞧不出好赖。绯心就不用说了,所谓店大欺客,倒也没碰着。所以皇上才刻意不言语,就是想瞧瞧真景。

云曦回眼看绯心的神情,心内微动,乐正一家能持到今天绝不容易。作为一个商贾出身的,能小心慎谨至此实是难得。他伸手握住她的腕,忽然笑笑:“我喜欢听你抖南方腔,以后你便如此说话吧?”

绯心面红,抿嘴垂眼:“古里古怪的,怕皇上听不懂。”如今没外人,他还是一嘴一个“我”,让绯心接话都觉的怪得很。

“不怪,挺好听。”他说着,站起身来,又有点放肆随性了,“怪热的,还罩着这件破褂子干什么,脱了吧?”说着,又伸手要扯。绯心吓了一跳,眼一下圆了,忙着伸手挡:“别,一会送……”

话没说完,他已经扯开她的襟口:“就把外头这件去了,你不热吗?你……”突然他止了动作,一下弯腰贴过来,伸手摸她的脖子。绯心整个人都麻了,僵着脸嘴都哆嗦。他盯着她的颈,伸手一勾她:“你真是……”

她起了一脖子的痱子,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这一路定是又痒又闷。她生能忍着一动不动,让他都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身上也都是烟火气,还沾着各种小吃的味道并河水的腥气。但此时一贴,绯心也不觉得难闻,倒是有种安宁之感。如今脖子半露,小风一撩,更是痒起来。让她的心也软绵起来,她伸手揪住他的袖子:“臣妾头疼,身上也不自在的很。”

说起来,这还是她头一回向他诉苦撒娇,虽然也不太像撒娇。但他却把她抱得更紧了,轻笑了一声说:“亏的你没吃那些个东西,不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小福子拢着袖在一边立着,笑眯眯的瞅着他们。汪成海在门口吹胡子瞪眼睛,凭空挥了两下袖他也没瞧见。汪成海心里啐他,没眼价的东西,还不快滚过来跟他一道出去!在那杵着碍事的要命,一看就是个提不起的夯货!

××××××××××××××××

绯心回去就起了暑热,有点热症。脚上起了好几个大泡,又捂出一身的痱子。手肘上也青出一块,估计是人多的时候挤挤碰碰的时候弄的,她本来就娇皮嫩肉,加上平时又喜欢泡香汤,所以格外不禁碰。云曦也没比她好多少,吃了好些个杂七杂八的小吃,当时顺口新鲜。怎耐他毕竟在宫里长大,肠胃经不起他这样对付。夜里就开始不舒服,起来了有四五趟。

云曦不愿意惊动太后,只是吩咐配点药吃吃看。但绯心这里离的近,加上云曦搬过来太后也知道。太医一走动难保让她晓得,第二天一早就忙着赶过来瞧皇上。

一看皇上的样子,便先把把汪成海并常福叫到前头骂个狗血淋头,连带庞信也不能幸免。太后本来想连着绯心一块骂,再怎么着,皇上是她一手带大的,哪由得人这么不仔细。就算阮氏再不及当初,如今也是要靠皇上给脸面撑着,况且母子之情日久而深。太后心疼皇上,见他面色苍白心里就又是心疼又是气。皇上便是要出去,底下人就该尽心着点伺候。绯心是她教出来的,如今也跟着浑闹,半点不知道劝,平日家板条板理的,一出来就轻狂的没性,真真让她牙根痒。

但她一瞅绯心也病歪歪的,恨不得命去了半条。再瞅皇上,心疼贵妃多过牵挂自己的身体,让她再是说不出口去。只得拿汪成海人等撒气,汪成海倒也罢了,常福吓得不轻,他的主子不如汪成海的硬气,加上绯心如今昏昏沉沉也难罩他。总怕太后暗底里收拾个狠的。跪着哆嗦的一个字也不敢言语,只顾磕头。亏的皇上劝了一起,温言软语安抚了太后,总算没让太后在他们身上动板子。太后见皇上定是不愿意再回隆安阁去,只想在这跟绯心一道挤着。便也不再说什么,瞩了太医仔细,便让他们歇着了。

云曦还是撑着出去了一起,见了几个臣工,安排了一下随后江都巡视并太后归省的事。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他更衣沐浴之后,也没吃什么东西,就喝了点莲子羹便歇了。

绯心因着连吃了两剂宁神散,睡得有些五迷三道。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抱她,把她往里挤,不由的微睁了眼说:“皇上该上朝了。”

云曦捏着她的鼻子摇晃了两下,有气无力的说:“你睡死算了,往里点。”说着,便闭了眼要睡过去。

昨天晚上他几乎就没睡,肚子一直翻江倒海。亏的他一直没松懈了锻练,不然怕都撑不住。因天热,这寝阁里摆了冰纳凉,边上还有个木机关拉轴屏转慢慢的转着送风。

绯心一向怕寒,暑月也不用冰。但皇上住进来了,怕他耐不住热,所以也用了。而她此时为免受凉,便也盖薄被。云曦不愿意盖,把她连人带被抱到里头去,没静一会,就感觉她又在拱。他眼也不睁,哼着:“别乱动了,头疼呢。”

正说着,忽然感觉到有手指摁在他两边太阳穴上,指尖温温的,力度却正合宜。他微一怔,睁眼正看到她双臂已经脱出被来,衣襟半散,露出细细的兜衣带子,肌肤细白,痱子就显得格外红密。

因为病弱的关系,此时她的面色也很不好看,苍白的,显得发更乌,两个眼睛更是汪了水一般的乌黑,有些微微朦胧。她一只手是贴着枕抵着他的穴位,动起来不是很方便。拱了手指摁住打转,见他睁眼,便微哑了嗓子开口:“下回可别再瞎吃东西了,臣妾昨天就该……”他伸手握住她的腕子,看着她的眼睛:“你是关心我,还是关心朕?”

她一愣,二者不是一样的吗?他看着她的表情,贴过来抱住她:“不管你是关心哪个,总算会关心了。”说着,唇角微是扬起,“再睡罢,这两天就没好好歇过来。”

绯心嗅到他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子香气,这气息顺着鼻孔凉凉的钻进去,散去了潮闷,一并的也带走她心里的拘促。让她也不由的闭了眼,静静的睡了过去。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奉上馆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 管筑,&等户事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西至&百万顷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设中廷&总司统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