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望着镜里的自己,昨天她穿了件鹅黄色的挖领宽袖小褂,衬白色绣紫百合的皱丝裙。百合花从裙摆开绽,斜斜的独朵,洒墨般的在皱丝上铺展开,裙褶收拢时犹如含苞欲放,步展间徐放。这种尤其的织法也是星平州的织造的手艺。花印也不是在裁衣的时候新缀的,不是染色处理的时因着天气炎热,所以衣质十分的轻软,但织的密,虽薄却不透。上面的小褂贴身而裹,只到腰间,拉出一圈穗子,裙两边是长流苏边襟,不用系丝绦也很飘逸。袖子是宽展的荷叶袖,大花边全是镂空的蝶形。。...

绯心看着镜中的自己,今天她穿了件鹅黄色的挖领宽袖小褂,衬白色绣紫百合的皱丝裙。百合花从裙摆开绽,斜斜的独朵,洒墨般的在皱丝上铺展,裙褶聚拢时有如含苞,步展间徐放。这种特别的织法也是星平州的织造的手艺。花印不是在裁衣的时候新缀的,而是染色的时候渐渐蕴上去的。裁衣的时候就需就着纹路打一层精边,便出了想要的花形。

因着天气炎热,所以衣质十分的轻软,但织的密,虽薄却不透。上面的小褂贴身而裹,只到腰间,拉出一圈穗子,裙两边是长流苏边襟,不用系丝绦也很飘逸。袖子是宽展的荷叶袖,大花边全是镂空的蝶形。

这些衣服都是临出宫时,绣灵着人备的,没有繁复的宫饰花形,也没有缀任何的彩晶。质料也选的都是相对次一些的,民间也能看到的绢帛。但星平州的织造染色技艺冠绝天下,就算质料不是最上乘的锦帛绢丝,这件也不是一般显达之人能用的起的。

所以绯心穿上以后有些犹豫,这衣裳一穿出去露于人前,肯定能看出来是达官显贵的内眷。皇上既然想微服,她便不该这般招摇。但她试了好几件,这件还算是最普通不过的。有些一抖出来,细滑之质一看就是上等宫品。

她正对着镜子发愁,绣灵过来说皇上打发人让她往前头去。绣灵昨天歇了一晚上,今天气色好了很多。一大早起来便开始张罗诸事,她听常福说昨晚上皇上搬进来了,心里也很是替绯心欢喜。现在皇上不用听政,但因初到江都,上午还是有些事情。绯心早上是和他一道起身去向太后请了安,回来他让绯心准备准备,自己往前头见臣工去了。昨晚两人没睡两个时辰,回来的时候绯心又寐了一会养了养神,午膳的时间还没到,他便打发人来传了。

绯心一听,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绣灵今天给她挽了一个歪髻,前头的发贴着额斜拢下去编在耳后。没用太多钗饰,只是交叉用两支星簪定发。她扶了绯心,轻声说:“娘娘,不碍的。庶民眼拙,哪里就识得货了?再说小福子出去问过,皱丝在这里不新鲜。”

绯心没说什么,由着她搀着下去乘了辇穿林过径的往前苑去。昨天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绯心也没太仔细瞧这里的景致。如今一出来,四处可见幽径抄廊,高高低低如入迷宫。放眼皆是青翠,水流潺潺溪径不绝。飞檐尖顶隐于芳丛,鸟鸣清啼,蝶影纷纷。

此时正午,云层很厚重,怕是一会又要下雨。虽然天气很潮闷,但临着水偶也有凉风。这边刚拐出一道小径,忽然前头人影一闪。执路的太监忙喝道:“贵妃仪辇,来人回避!”

对方一听,忙立住身不动。绯心眯眼瞅着,见有一抺墨紫色,似是官服。如今这园子里常有官员出入,比不得大内。绯心手指一动,边上扶辇的小福子忙把纱围抖下来。南方多雨,所以常辇也带伞顶,四周绕两层幔,一层薄一层厚。

绯心让人止了步,先开口道:“不知是哪位大人?若大人有事可先行便是。”这里七拐八绕,难保碰上,而且能入这园子的,必是重臣,绯心自然不愿意此时拿架子。

对方默了一下,远远开口:“微臣左含青不知贵妃仪驾,还请娘娘恕罪。”

绯心听了说:“大人不识园径,何来怪罪?”说着,她微一扬手,小福子前趋了几步,隔着花荫说:“左大人,娘娘请您先行。”

左含青躬身谢过,绯心等他先走,突然眼见他身子一矮,竟似是跪了。绯心一怔,左含青官居二品,何以要对她行跪礼?她正待开口,便听他说:“当日蒙娘娘仗义相助,微臣才得以保存颜面。娘娘的恩德,微臣不敢忘怀。如今冲撞娘娘凤驾,安敢先行?微臣恭请娘娘起驾。”

绯心听了心里一动,其实那天她不过是借题发挥,想借此向皇上坦明心迹。况且她说那番话的时候,除了皇上之外无人听到。想来皇上是有心帮她!她这般一想,心里格外感激。一时间也不再多言,轻声开口:“既是如此,起驾吧。”

轻辇一直到了近西门才停,这里有一个小池,里面养了好多锦鲤,上桥的时候绯心微扫了一眼,大片的红,像是聚成一大团红霞。云曦正坐在池边石桌上饮茶,岸边架了葡萄架棚,此时已经结了果,一串串的晶莹剔透,有些长须打着卷,叶片舒展开来,格外浓碧。这里水源丰沛,植物都长得格外好。加上云曦穿了一身白,特别的醒目。绯心忙着下辇见驾,云曦扫了她一眼站起身来:“走吧,让常福跟着。”

两人上了一驾青蓬小车,驾车的是庞信,随行的自然还有汪成海。绯心偷偷看云曦的衣服,发现他穿的竟也是皱纱。

这种帛有极细的锁褶,做成长袍有折光的效果,加上是白的,很是乍眼。上头有水纹暗花,银白的,不仔细瞧不出来。皱纱这种绢帛放在宫品里的确算是次一等的,但放在民品里就是好的。

云曦显然也知道,所以见她偷偷瞄他,眼里不觉挟了笑:“江都已经让京畿营暂时接管了,这一地先就如此。出去了制办些东西,平州的时候便就没人瞧的出了。”

绯心一听,便明白了。皇上不是真打算在江都体察民情,他是为下一站做准备。如今南巡出来,每至一地,皇上所带的官员会提前把这一地的治安先控制起来,比起江都,他或者更想视察一下平州。

这个当然有原因,江都是阮家根基,阮氏被朝廷逐年打压,去年的时候已经没落至尽。所以江都一地,阮家肯定小心慎谨至极,当地的行政长官也不再是阮家的附庸。所以不用看也知道,江都这种权力转移过渡之地,此时绝不会有违背朝廷意愿的事情发生。

政治权谋,其实主要是权力及人事关系的转移。处在中心的首脑人物当然会被严酷处置,但从者如果太过于威逼紧迫,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政治上的权谋一向如此,都是首犯严办,从者不论。所谓穷寇莫追,否则狗急跳墙就是这个道理。而这种方式适用于党争变革,在这种权力转移的过程中,采取相对温和的方式,会使很大一部份被迫依附阮氏的人重新效忠朝廷,安抚他们也就会最大限度减少伤害。

所以皇上在江都还是肯定了阮氏曾经的功勋,宽大了阮氏的一些旧部,安抚了他们的情绪,从而也竖立了朝廷的威信。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华阁(&秘书代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少数民&)。其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2)央&集令(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