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腿有点儿发麻,更本敢对他的眼。是的,他是一个思量周密,步套连环的人。太过深入了解帝王的心思,只会惹来杀身之祸之祸。她的高谈阔论,不能够体现出她的智谋,没办法事情败露出她的居心叵测。她处于深宫,如何深入了解这般很清楚。除了她深入了解皇上的心思之外,除了一点儿,是她对“皇上可以废了他,从此以后他也只能乖乖当个刀斧,再无其他用处。从此以后性命无虞,但雄心难继。左大人的事迹让人当戏传笑天下,从此只是一个狎臣。他是个武将,皇上这样怎么能算是保他?”绯心继续说着,于人论己。她是在说自己!。...

绯心腿有点发软,根本不敢对他的眼。没错,他是一个思虑周详,步套连环的人。太过了解帝王的心思,只会招来杀身之祸。她的高谈阔论,不能体现她的智谋,只能败露出她的居心叵测。她处在深宫,如何了解这般清楚。除了她了解皇上的心思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她对朝廷的关心程度,远远超出她的身份!她在对着他下险棋,他怎么会不明白?

“皇上可以废了他,从此以后他也只能乖乖当个刀斧,再无其他用处。从此以后性命无虞,但雄心难继。左大人的事迹让人当戏传笑天下,从此只是一个狎臣。他是个武将,皇上这样怎么能算是保他?”绯心继续说着,于人论己。她是在说自己!

她不是在为了左含青拼命,左含青又跟她有什么瓜葛。她在说自己,在为自己下这步险棋。她已经把她的底全交了,她是在关心朝廷,关注每一个重臣。她想拉关系,相为自己谋利益。但这些,都是以对他忠诚为前提。她并没有野心勃勃,不是没有,而是生不逢时。若她碰上一个昏君,只知玩乐不问天下的昏君,或者她会更贪婪。是他止住了她的贪心,激增了她的忠诚。处在盛世明君之下,她不能够也不需要更贪婪。

云曦看着她,眼底是一团漆黑。难得她也如此坦白,虽是借着左含青说的,但他已经完全了解。她是告诉他,她可以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她会永远站在他这边,为他驱除后宫所有潜藏的危机。她不能也不会再掩藏自己的目的,她也最大限度的将自己剖开来展示给他。她会将所有声名,性命以及一切都押在他的身上。但是,有些东西她是学不会的,就算是勉强顺从了,也达不到他要求的效果。而顺从之下的负面效果也会随之而来,她就无法专注的筹谋,不能尽展其才。这个人也就等于废掉了!她有七窍灵珑心,而有一样,她真的没有!

绯心被他挤着,无法跪下去,她的眼里起了薄雾。这是他们谈话之中,她说的最多的一次。她有种尽吐的痛快,但身体也在颤抖:“皇上肯指臣妾同往,臣妾感激涕零。皇上对臣妾的信任,让臣妾粉身碎骨亦难回报。所以,臣妾不愿意再隐瞒皇上半分。臣妾自幼所拘,性格孤僻,实是一个乏味至极之人。不但不能宽慰圣心,还总是惹得皇上不快。为此臣妾实是惶恐万分!”

他越听眼越冷,这一带早没半个人影。上下楼梯空空荡荡,除了绯心的轻语微扬,像是在小风在荒原上刮来刮去。

她突然落了泪:“臣妾后来细想过,或者臣妾真不是这块料。也只配在宫里替皇上管些个杂事,许是能为皇上分些忧愁。有时臣妾瞧见别的姐妹与皇上相处和睦也十分羡慕,但臣妾偏又学的不伦不类,不但自家丢脸,还惹得皇上不高兴……”眼泪一落就止不住,千愁万绪皆涌上心头。所谓不吐不快,话匣子一开难止,畅所欲言,平时不该说的,不能说的,不想说的,如今都尽诉,涓涓如流,细细如歌。

云曦看着她,眸子依旧是深沉的黑,但唇角却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亏得他这次耐性奇佳,没有打断她。主要是她难得坦白一次,让他虽痛犹快。她一说难止,他一闻难休。个中跌荡起伏,只有他自己明了。也正是因此,他总算听到了最想听的话!谁能让他如此?一时寒彻入骨,一时又沸热煎心!

“你羡慕哪个?”他突然问,以前都是他劈里啪拉的将她一阵训,她只有闷头听的份。这回是她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他半晌都没打断她。

“都羡慕。”她脱口而出,突然一噤,忍不住抬头,眼泪汪汪的也看不清楚。一时噎住了想回还,却又没词了。

“你跟左含青一个德性!”他伸手戳她的头,“你有那工夫羡慕,自家不知道上点心思?你见天脑子里想什么呢?你别以为你替他求了情,朕就能赦了你,你做梦!”

她让他戳的头昏脑涨,又有点犯迷。一时表情很是怪异,一脸的泪还没干,眼里头已经开始缩闪缩闪,膝盖打弯又想蹭着跪下上纲上线。云曦对此早有防备,腿一弯把她挤住,手指把她的头戳得七摇八晃。她眼花缭乱,实在耐不住低声呼着:“皇上,臣妾以后不敢了。臣妾以后再不敢妄议朝臣。臣妾……哎哟……臣妾再也不敢知情不报,自作主张…….哎哟……”本来她不说话是不会哎呀呀的呼,就是因为开口止不住,让她的话格外的可笑。

云曦忽然停了手,勾过她的头,低头对她说:“绯心,朕只说一次,你听清楚。”他凑的极近,让她能感觉到他微灼的呼吸。这是他头一回叫她“绯心”,以前好像也听到过,但总是在她似梦非梦的时候。以至于这两个字一出来,让她的心开始跳的急起来。

“朕不管你布的线多长,手伸的多远。但你记住,有些时候,朕也未必保得了你。”他的声音极是轻,像是呓语,他从不跟人说这样的话,从来不。这是他的最大信任,视对方为同体一般。帝王不能有这样的信任,特别是对着一个心思精密的人。但是他,不能不说。

她睁大眼,心跳得更狂,低声应:“臣妾记住了。”

他吁了一口气,直起身来,复勾过她:“随朕去听戏。”

绯心愣了,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没敢再言语。他垂头看她:“去听洞仙传,新本子。”

洞仙传?绯心不由的又瞄他,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可惜左含青不晓得她帮他这个忙,不然他可真谓是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他瞅着她:“你不知道?是说普贤菩萨如何渡化一个冥顽不灵,食腐不化,死性难改又愚钝不堪的人。”

绯心老觉得他话里有话,一时间又不得不顺着他的话,昧着良心说:“如此这故事还有点意思。”

云曦看她一脸僵化又带着讪讪的笑,两眼都有点肿,笑笑:“当然有意思了。没意思的话便是菩萨也不愿意啊!”

绯心陪着干笑了两声,便陪着他转到下一层。这层分成主要三大部分,最左侧的隔成两个大舱阁,一侧是宴厅,一侧就是戏台,台子是建船的时候就有,但还有一些组件可以拆装,为不同需要而准备,这部份很高,直接通了二层。中间为接见来臣而用,最右侧的这边就是皇上处理常务,以及单独会见臣工的地方。有好几间,分别隔成更衣沐浴,休息,书阁等等。其实在宴厅,以及中间部份。也有专门隔出来的休息间,为皇上提供最大的方便。

而一些臣工都是住在最下面一层,距底舱只有一舱之隔。没有皇上的召唤,是不会随便往上跑的,象左含青那种混不吝的毕竟是极少数。这艘龙御大船后还有几艘皇家大船,本来是太后和贵妃等女眷该随行在后。但因为这次随行的就太后和贵妃两人,为了方便照顾,索性云曦就直接全安排上来了,将后面本该是太后和贵妃乘的船当货船使。再后头的,就是随行官员所乘的船,依等阶分列。能上这艘龙御大船的,不见得是品阶高,基本上都是在职位上需要不时待命,或者是要帮助皇上处理一些事情的。

因着出了舱,绯心才知道皇上这几日还真是没闲着,虽然不用坐朝,但每天事也不少。除了抽一些地方官过来见驾之外。督行的每天会向他汇报前途路况以及当日的行程。这样一来,他上去就很不方便。上上下下的动静太大,毕竟不是陆地,有时风急就会晃些。有时水浅或者河道拥紧,还要征民夫来引。民夫都是事先准备好,在一些可能发生事件的河段已经提前准备。但他又不愿意劳民生怨,所以督的格外仔细。那几个舞姬,他也用来整人了。今天之所以上来,估计是左含青烦得他不行。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两名(&名(四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 国收)&(民收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外有乌&国(为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