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瞧汪成海眯着眼,恐怕要也不是在她身边,早笑的颠三倒四了。绯心一时之间心里也不明白是什么滋味。在绯心的确,这事有点儿不可思议。左大人的女人就算个三头六臂,也该是个读书学习识礼的大家闺秀,起码该不懂得何为礼德。怎么能如此肆无忌惮,悍名远播,连皇宫大内都知左大人的女人就算是个三头六臂,也该是个读书识礼的大家闺秀,至少该懂得何为礼德。怎么能如此放肆,悍名远播,连皇宫大内都知道。这个左大人也是,身为朝中二品大员,怎么能家务事一塌糊涂?畏妻如虎至此,如今都不管不顾冲上来抱皇上大腿,哭哭啼啼,颜面无存。若是换了绯心,早转头跳河算了!。...

绯心瞧汪成海眯着眼,估计要不是在她身边,早笑的颠三倒四了。绯心一时间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在绯心看来,这事有点不可思议。

左大人的女人就算是个三头六臂,也该是个读书识礼的大家闺秀,至少该懂得何为礼德。怎么能如此放肆,悍名远播,连皇宫大内都知道。这个左大人也是,身为朝中二品大员,怎么能家务事一塌糊涂?畏妻如虎至此,如今都不管不顾冲上来抱皇上大腿,哭哭啼啼,颜面无存。若是换了绯心,早转头跳河算了!

“这左大人实是不像样,这都调进京里好几年了。还是这么一根肠子通到底,皇上若不这样治他一回,怕是他让人卖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汪成海小声喃喃的,他见绯心没半点笑意,便知道她对这事的兴趣就到此为止,所以嘟囔了几句算是收尾。

绯心听了心下一动,本来她也觉得皇上有些过份,便是恼他当初掺乎皇上的家务事。但总归拿着臣工戏耍实不是明君之举,突然汪成海这么一说,一时间眉头微展,有点明了起来。

外头的声音渐渐小了去,到后头绯心也没什么心思再听。一会的工夫,见云曦又拐了进来,绯心忙着起身服侍,汪成海也忙着去打发人奉茶。说起来,刚才皇上进来半天,竟是连杯茶都没喝。

云曦到她身侧的时候,突然轻语了一声:“没吓着吧?”

绯心摇头,一时间云曦觉得脚底下微微起晃,估计是这会子又起了风。这主舱寝阁,一侧向水。本该主舱团团围在中央,不设近水之侧。但云曦实是嫌憋闷,便指选的这里。所以外侧全是随行的护航船,密密的一大排,甲板这边一侧也是重重防护。

太后与他这里只有一舱之隔,但因为这一层基本上就隔出两三处住人的地方,所以每一个舱都非常之大。

云曦拉住她的手:“这会晃起来了,别弄针线了,过来陪朕。”说着,便扯着她过了通廊,往外走去。刚才所在的地方其实是设成一个厅的样子,两边设通道,外对一个大厅。两边设九转环梯,可通上下。绯心被他扯得有些跌撞,一头长发飞扬起来,腕上带的镯子撞在一起叮当作响。她一见自己实在是不雅,刚因为他撤了她固定发髻的钗,所以长发披散,但两侧的贴花还在,她一向谨记妇容之德,妆饰不齐不见兄父夫君。如今这般大刺刺的往外跑,让绯心忍不就开始往后缩。

“皇上,臣妾言语乏味,也不知消遣。实在不能解慰圣心,不如…….”她口里说着,人已经让他给揪拽了出去。

“你既然知道,怎的不知悔改?”他一脸戏谑,照样大步走。这层有行务属的侍卫,依锦泰例,便是侍卫太医这样常出入内廷的男子,情况需要见嫔妃的时候,也要内有旁人,更要隔帘避忌。所以每至夜晚时分,便是侍卫列行防查的时候,嫔妃一概不能随便游荡宫中。而一些年轻的太医,都不能往后宫断症。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绯心这几天根本连这间舱都没出过。如今听云曦这般说,她根本不知如何作答。一时间脸有些抽搐,颤着声音说:“求皇上不要再拿臣妾打趣了。”外头碰着几个奴才,皆是原地跪倒俯身。还有几个侍卫,都是原地转身面壁而跪。

云曦瞅着她,忽然扬眉一笑:“就你跟出来了,不打趣你,让朕打趣哪个?”

绯心简直是无奈,他以前有时也张狂随性,但也不像现在这样时时都让她难应付。她实在是不愿意跟他在这里撕扯,一见挣不脱,索性追了两步,贴在他臂膀后头。勉强压着低语:“那皇上要去哪里?臣妾跟着便是。”

云曦微是眯眼,所谓识实务者为俊杰,在这方面看来,绯心绝对算的上。除非就他们俩,她有时实在逼的受不了,跟他扯巴扯巴。但要是当着旁人,为了顾脸面,那么打落门牙活血吞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小意思了!她知道当下唯有配合一条路,只有如此,才能少引人注意,没那么“难看”。所以马上小鸟依人,低眉顺眼。

但云曦是什么人?他哪里就能便宜她?安心就是要挑战她最大极限,不把她整得死去活来他就不痛快。她这边一凑,他马上就势伸手勾揽住她,声音拐着八道弯的肉麻:“朕知道这几日委曲了你,一会子庆风班的开锣,朕带你去瞧!”

这庆风班可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大戏班子,前年太后千秋,还进过大内表演了三天。皇家也养戏班子,但看久了都腻,有时也从民间召来瞧新鲜。当时后宫这帮终日拘着的女人可算大大沾了一把太后的光,戏班子得了赏赐走了之后还足足议论了半个多月。直道班里的名角陈梦楼的扮相是多么的风liu俊俏。打此之后,庆风一下名动京师,连收了四五个班子,本子新,盘子靓,戏服都是极好的。想不到这回竟然又听召过来了!

绯心一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不愿意听那些个编排古人打趣的,更不愿意听那些个什么才子佳人的戏码。那会太后兴致高,她勉强陪着,基本上是坐在那里睁眼睡觉。文戏她不爱,武戏她更烦,锣一响就闹得她心里乱跳不安生。

其实她也知道,这虽然是船,但基本是一个缩小的宫廷,什么都有。戏班子歌舞班子杂耍班子定是一路少不了!只要她想出去,打发执路的太监轰一起,准保一路畅行无阻。但她就是没那个兴致,结果搞得自己更是沉闷的很。

但皇上兴致勃勃,现在都勾肩搭背了。搞得绯心实在没法子,只得顺着他的话说:“皇上,也不知他们今年排什么新本子?”

“自是新的,这一出你准保没听过。”云曦笑眯眯的说,“唱的就是本朝本年本月的新鲜事儿!南行十三调啊!”

绯心一听,险没窜起来。皇上要是嫌那左含青不省事,刚才也算整治了。再编出戏词来打趣,凭着这班子无人不知的名气,怕是那左含青真得一死了事!

说话间,两人已经沿着梯往下走。汪成海刚才见皇上拉着贵妃出去,已经忙着在前头轰人。绣灵也打发小福子远远的跟在后头,绯心越想越不是味儿。又让他勒得七扭八歪,忍不住到了拐廊阴避的地方,一扯他的袖子低声说:“皇上,罢了吧?”她知道皇上这样做,绝对不止是因为他上回掺乎华美人的事。

云曦垂眼瞧她,也放低了声音:“罢什么?”

“皇上,他一个莽夫,您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便是有什么,也需得慢慢教不是?”绯心轻声说着,“好歹左大人也算是有功的,皇上便赏他个恩典。”绯心本来不愿意管这些个事,但她自己是个好面子的,便以己度人,总觉得这个搁谁也受不了。

“他都三十八了,再慢慢教,怕是到死也教不会。”云曦看着她,话里有话的说,“有些人就是欠治,你不把他往死里逼,他这辈子都明白不过来!”

绯心听得小心肝一抖一抖的,他也说过她欠治!马上更对左含青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伴君如伴虎,一点都不假。

云曦瞧见她似有所悟的样子,补充了一句:“你别再替他说话了啊,不然我连你一起治!”

绯心在心里苦笑,他不正在治吗?他同时治两个都有副余。

她吸了一口气,喃喃说:“皇上,臣妾明白皇上的苦心,左含青身负京畿重职,却任由属下唆摆不能挟制。为人太过性直,言语无忌惹人妒恨。难分主次有勇无谋,皇上提拔他,是因他有一颗忠心甘为刀斧。但入京数年却难避其垢,在职无功却树敌不少。这次皇上不把他带出来,怕是他自身难保…….”

云曦眼瞳一凝,忽然一挟她往角落里一塞,整个人压成一个阴影。低垂着头说:“乐正绯心,你知道对着朕说这番话有多危险?”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漠汗比&格漠边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夜滦国&)。其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