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平十三年壬寅,丁亥月已卯,辛未时,吉。帝御五方台,众跪呼,九拜而止。帝启大驾卤簿,始幸南。――――――《锦泰书.成宗本纪》六月十六晨,皇上于五方台拜社稷。并于皇极殿受百官拜送,以大司马引大驾侧,钲,号,鼓,奏仪乐。自五月五正门,启驾南巡。地――――――《锦泰书.成宗本纪》。...

宣平十六年乙巳,壬午月已卯,戊辰时,吉。帝御五方台,众跪呼,九拜而止。帝启大驾卤簿,始幸南。

――――――《锦泰书.成宗本纪》

五月十六晨,皇上于五方台拜社稷。后于皇极殿受百官拜送,以大司马引大驾侧,钲,号,鼓,奏仪乐。自端阳正门,启驾南巡。地洒金沙,黄绢隔路。五彩华盖,十二艳旗。仪列开道,仪卫列护,龙舆大驾居于当中,百官按阶跪送,钟鼓楼奏响城钟,满城回避,皇上起行!

皇上将行陆路沿京城南下,过兴悦平原,通行直隶之后。再换行水路,沿悦江河道直达江都,此为南方各省第一站。

预计到达江都之时为七月初,最终到达瞿峡该是八月底。自江都起,沿江河两岸,共有三个直属州,七个省份。

皇上准备亲临的,是几个地势比较重要之地。江都为太后生养之地,有阮氏宗庙所在。阮丹青的尸骨也是移回此地安葬,他生前已经为自己选好眠所,后因追封,又增了规制。江都之后,便是江东省的平州,江东一带是锦泰较大的集中稻田之一。每年单此一地的大米朝供量,约为全国的八分之一。所以每逢水患,朝廷都会损失惨重。而平州是江东省的首府,是一定要去的。平州之后,便经江河至淮河两岸,淮南三省,淮北两省。而皇上将亲临淮南省的淮安,贵妃是淮安人,而且这次兴建的圣德园正好在淮安以南,乐正家出了大钱,皇上定是要有所封赏。过淮安之后,也就近了瞿峡。

除江都,平州,淮安这三地皇上准备停驻之外。其它城则都是经过,可能皇上会临时择其一二巡查也不定。不过这次南方各地,全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做足万全准备。

×××××××××××××××××

绯心此时坐在舱阁里,看着外面的悦江大运河。此时两岸封道拦围,站满护军,前有开道引船,侧有护航,后有同随。彩旗飘摇,占满整个河道,绯心也瞧不见什么景观。她住的这间舱阁位于大船正中央的部份,与皇上所处的寝舱相通连,方便照应他的起居。

不过打从皇上登船这七八天以来,也没在这里住过,因不时要见官,处理事务,大部份时间都在下一层的舱里呆着。这次随行人员众多,每至一地,他会随性指几个当地的官员见驾。正是因此,似是比在朝中的时候还要忙碌。

皇上有时也赐宴臣工,君臣同欢。前两天抵境远府的时候,当地的官员还献了几个舞姬来,皇上瞧了很是喜欢,登船的时候也一并给带了上来。赐宴臣工的时候献艺凑个趣,小福子偷偷去瞧了,回来说那舞跳得惊心动魄,腰都软得吓死人。

绯心听了笑了一下也就罢了,献美女这种招数已经见怪不怪,皇上就算一个嫔妃也不带,身边也不可能少了人。绯心对此所抱的态度是,象这种教乐之地所出的女子,就算是倾国倾城之姿,也绝难登大雅。南巡的时候带在身边当个宠物也无所谓,只要皇上心里头高兴,她也少了烦恼。

但绯心的时间一下空下来了,没有后宫让她打理,也没有什么内务的杂事让她处理。各府都各司其职,根本用不着她再操心。加上这条九龙巨船上除了皇上太后之外,还有几个大员也在,让绯心也没什么机会出去,基本上就拘在这几间舱里。

她是一个忙惯的人,平时偶有闲时就是制点香料打发时间。但此时,香她是不能制了。加上她又是一个不会找趣的人,结果在这里闷得两眼发直。触目除了旗还是旗,水浪都瞅不着,岸上拉着黄围子,更不见半点景。这次她带了绣灵和常福过来,临行的时候她整治了司掌局,把司掌局的总管拉下马来。但她并没有立时向皇上举荐常福,而是把接任的工作直接转交居安府的汪成海。常福虽然有点急,但他知道贵妃行事必有主张,所以也装作若无其事。

绯心整治司掌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的人上位,常福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心腹。由他来当总管最合适不过,但她明白,如今她随皇上南巡,过于急躁的把常福推上去是没有好处的。她是唯一随行的妃嫔,在宫里已经惹人生怨。没有她坐镇,常福很快会被人拿住小辫子处理掉。汪成海是居安府的大总管,由他委任合情合理。而他又肯定是会按照皇上的意图办事的人,所选的人一定不可能再与太后亲近。绯心可以借着南下的这段相对较长的时间,慢慢的让常福浮于皇上眼前,再过渡出去就柔和的多了。

常安是掬慧宫的掌事,为人稳重,而且平时他得罪的人少,把他留在宫里就很妥当。绣彩得了绣灵的真传,在掬慧宫也能压得住奴才。但她性子有些急,不如绣灵善解人意,所以绯心最后还是带了绣灵出来。除了他们两个,绯心还带了几个平时常用的奴才。她没带太繁冗的东西,除了自己日常用的,便是一些备赏之物。

天气一天热似一天,越是往南去,雨水也渐多起来。有时风向不利,行程也不快。绯心想着,照这个行程,估计到了淮安真是中秋时节了。

绣灵瞧着她天天的发闷,拘在这里也不是个保养的法,怕再把她闷出病来。便不时给她想点玩艺让她解解闷,比如叫几个擅弹擅艺的宫女来,弄个小戏法,或者下下棋,画个画,练个字什么的。现在看她都直了,便凑过来笑着:“娘娘,就是不愿意逛去,让小福子拉几个小幺儿来,给娘娘耍个小戏儿?”

绯心听了是半点兴趣没有,瞅着桌上铺就的雀展锦丝,突然心念动了一动:“本宫也好几年没弄针凿,不如你找些个东西,本宫纳双鞋来。”现下随圣幸南,不由的想起离家前给父亲做鞋的事。好些年没见,不由思乡情切。便想再给父亲做上一双,也当个此时的消遣。

绣灵听了一怔,贵妃这几年都没怎么动过针线,怎么突然这会子起了性?但难得她有兴趣,也算是个打发时间的方法,绣灵忙着应了,打发宫女去找一应之物。

一会的工夫,绣灵已经着人将东西准备齐了,各式的针线,手凿细锥,纳底子所用的厚布,溜边子用的软皮,蒙面子用的稠以及坠饰所用的各式珠子。绯心瞪着这些东西,一时竟有些不知从何下手。当年给父亲做的时候可谓轻车熟路,但四年的工夫,她全副心力都用在谋算上,竟将这手艺忘记个七八。人唯有一颗心,技艺疏懒其实在于其次,心思的变化却是占了多数。

她正是愣着,忽然肩上一沉,她吓了一跳,抬眼却看到云曦。地上的毯铺的太厚,以至于他踏足无音。他何时进来的,她完全不知,连奴才们何时走的也没半点觉悟。

“你又在想什么?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云曦微是蹙了眉,不知为什么就想起去年春天的事。那天她也这般魂不守舍,连他走到身前都半点未觉。

绯心的肩让他摁着,令她也无法起身跪拜。一时间微张了嘴,却还是一脸没回过神的劲头。云曦瞅了瞅桌上的东西,忽然问:“怎的想起弄针线来了?”

绯心静了一下,笑笑说:“臣妾闲着也是闲着,就想着打发打发时间。”

他听了脸就又变了季,眼睛里挟了霜冰,让绯心立时有些慌,真不知这句话又招起他什么来了?他看着那东西:“直道贵妃忙的不可开交,原是闲着打发时间!”

绯心脑子乱转,一时料不清他这讽刺之话究是何意。同在大船之上沿河而行,她能忙到哪去?忙的不可开交的是他吧?但她没胆子辩,眼瞅着一桌的东西,突然间灵光乍现,低语着:“臣妾这是打算给皇上做鞋。”这话说的有点底气不足,但总算没招得他继续黑脸。这套经验是从临行前那段莫名“专宠”的时间得来的,那会子她玩命巴结,还是有些心得。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内务&王亲卫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