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刚是闭了眼也想再寐一会,突然她的后脑勺又让他推了下,这下差点儿没让她咬了舌头。她正发愣,他了一把将她勾翻回来:“你刚说什么?”“嫔妾话语枯燥乏味…….”她有点儿没反应时回来,再加离的太近,她的眼直对着他的鼻尖,会觉得快遇上了,害得她眼珠都有点儿对眼“臣妾言语乏味…….”她有点没反应过来,加上离的太近,她的眼正对着他的鼻尖,觉得快碰上了,害得她眼珠都有点对眼了。。...

绯心刚是闭了眼也想再寐一会,突然她的后脑勺又让他推了下,这下差点没让她咬了舌头。她正愣神,他已经一把将她勾翻过来:“你刚说什么?”

“臣妾言语乏味…….”她有点没反应过来,加上离的太近,她的眼正对着他的鼻尖,觉得快碰上了,害得她眼珠都有点对眼了。

“不是这句,你最后说什么呢?”他瞅着她的样子很是好笑,他眼里没半点困意,长发打肩侧垂泄,抖出光影。

“请皇上下朝去掬慧宫用膳。”她飞快的咬出几个字,脖子一缩。不言语了,只觉心乱窜,耳根子都烧得疼的慌。

她说的太快,让他一时都打愣。瞪着呆怔了一会,突然舒展了下眉,重新躺到她身边。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听得外头汪成海的声音:“皇上,寅时过了一刻了。”云曦听了,侧眼看绯心,正巧她正也往这边瞅,两人目光一对。绯心有些讪讪的,她觉得有愧疚,扯了半天闲话,害他没睡成。但被他一看,又有点不自在,眼一下便错闪开去。

云曦坐起身来,绯心也跟着要起来伺候。他摁了她一把:“不差你一个。”说着,径自把她一包,一撩帐子,汪成海这边早预备好一切。下边还立着陈怀德并一几个近身太监宫女,绯心缩在被窝里头假寐。听得外头的声响,也不知怎的,像是催眠曲似的让她又睡过去了。

云曦是黄昏的时候至的掬慧宫,绯心上午回宫以后就开始忙叨,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好几年没动过手,也有些荒废。但绣灵几个一见贵妃开了窍也都很是高兴,忙着打下手,折腾一个溜够。待云曦来,绯心又是一番小心伺候,那表情都有点虔诚了。看得绣灵有些发呆,心想也不知皇上又给了贵妃什么恩典让她双眼都一直冒光。晚上罢饭,云曦没走,留宿在掬慧宫。

第二天,绯心亲自去了福庆宫问候,昨天侍寝的时候皇上说她没亲自去。这话绯心记在心里,起来向太后请过安后便往福庆宫去。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南巡的事,所以对皇上何止是感激涕零啊,简直当神一样膜拜,所以惹皇上半点不快的事她都得往回娄。不但去看了俊嫔,特别嘱咐了替俊嫔保胎的太医,还亲自往长恩殿去祈福。

皇上也下了旨,俊嫔从即日起按夫人的规仪,免去一应省跪之礼,专心保胎。加了仪制却没正式封,这意图大家都明白,就是看俊嫔的肚子争不争气了。

俊嫔不是处在权谋中心的人物,家族也并不涉及任何党争。若是生了儿子,晋位是免不了的,但因这个当皇后的可能性极小,所以皇上如此做也是很正常。

各宫的表现也比较正常,绯心知道德妃有点看不开,德妃的想法和绯心不太一样。她对皇上的热衷程度远远超过对其它事情的关心。光看她管理就知道,开始还能一板一眼,没几天就烦了,每日最关心就是皇上的起居注。看皇上又往哪宫去,跟哪个女人在一起。对此绯心很不以为然,起初还暗着劝几句,生这种闲气没意思。但后来也不想理会了,各人有各人的计较,她是一头扎进去的,再劝也没用。

如今俊嫔有孕,皇上体恤问候,加仪赏赐都是正常的。况且正月里行宫那阵子,挤着闹着往皇上那去的最多的,也就是她跟华美人。她自己肚子没动静,人家俊嫔有了,也只能叹一声时运不济罢了。根本是控制不了的事,又何必来添愁烦?

听底下人说,德妃昨天听了信儿,虽然也送了礼,亲自去问了。但回了宫就懒懒的闷着,后来不知为什么又跟奴才摔打一起,搞的莱茵宫上下都如惊弓之鸟。说起来,她表现出来的不高兴可是更明显的,皇上都没说什么呢!

不过绯心可没心思去计较这些,既然南巡的事作了实,她接下来的工作可不少。况且此时又是皇家换季纳喜的时间段,加上四月初有寒食节和清明节连着,她忙的很。

但接下来的日子让绯心有点郁闷了,从三月十五开始,至四月初二,她又成了专宠后宫的。皇上不是留在掬慧宫,就是把贵妃召进乾元宫。

绯心实是有些害怕,去年他曾经这样过一阵子,但那是因为他要对阮家有所行动而借她放的烟雾。这会子他又这样,搞的绯心胆战心惊的,不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

但怎么想也不应该,南巡之事已经在筹备,他总不至在这会算计什么。难不成帮着俊嫔把注意力都转到她这里来?但也不对,之前还说让她随行呢,那么俊嫔到时就算有什么岔子再怎么也不可能算到她头上来,拿她当靶子的可能性也很小。

但现在这样,让绯心怎么当表率?她刚处置了华美人和灵嫔,这边俊嫔传出喜讯。现在绯心又马上专宠,让一众妃嫔怎么能心服?最主要的是德妃,虽然她不打算再跟德妃共谋,也不想再跟林家有什么瓜葛。但同样的也不愿意德妃对她太过忌惮,德妃跟她平阶,绯心实在不想在南巡之前再搞出什么事来。

绯心虽然不满,也壮着胆对着云曦发表了一番高谈论阔。引古据今的扯了一套后妃专宠的危害之类的道理,说实在的,这已经是绯心的极限了。虽然她是很钦佩那些冒死力谏的名臣,但她没做到那地步。其实倒不是她怕死,是她觉得现在没到那份上。毕竟只几天,后宫也在她掌控之中。还有一件事是,南巡已经提上日程,眼瞅着她就能为乐正家得到一份大荣耀,此时她怎么能为了这件小事闹到最后不可收拾。

所以,当她对着皇上发表了一番忠言,没被采纳反倒直接被摞倒,当天他折腾的更加凶之后。绯心好好的权衡了一下利弊,又恢复成以往无胆匪类的样子,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帝负责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 司空,&管筑,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