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曦看她脸憋的通红,好像生怕沾上半点嫉妒的恶名一样。微凝了眼开口:“这几日南巡之事议定,居安,行务属已经着手准备。你也多上上心看着些。”“臣妾必小心督谨。”绯心一听,心下...

云曦看她脸憋的通红,好像生怕沾上半点嫉妒的恶名一样。微凝了眼开口:“这几日南巡之事议定,居安,行务属已经着手准备。你也多上上心看着些。”

“臣妾必小心督谨。”绯心一听,心下一宽,又有点兴奋起来。圣上登基至今,已经一十六载,像南巡这样的大阵仗,绯心还没有机会参与操持。她发现自己真就是个受累的命,一听有任务还高兴的不行。但她面上还是很平静小心的,没半点外露。

“里头的事,到时居安那边会向你报备,你若有什么吩咐,直接找汪成海便是。”云曦看着她垂目神的样子。汪成海是居安府的大总管,要支使他,当然得皇上吐口。

汪成海听了,便跪下应着:“娘娘,居安府下头哪里有不尽心的,娘娘只管吩咐奴才。”

“多谢皇上,臣妾一定小心安排。不会出半点纰漏。”绯心美滋滋的,一时间说话也变得铿锵有力起来。

“那天德妃不是想套朕的话么?贵妃如今怎么闭口不谈,不给自己的好妹妹捎些消息?”云曦见她没有半点问随行名单的意思,一时支了肘,饶有兴趣的开口。

“朝中议事,哪有嫔妃多嘴的道理?那日德妃妹妹不过是与臣妾说些……”绯心的话半说一半,云曦已经不耐的打断:“贵妃总是曲言九折,当朕还是孩子么?”

“臣妾不敢。”绯心忙伏身,“南巡随行,自然全凭皇上作主,臣妾不敢妄言。”

“起来吧。”云曦听着她话里拘礼多多,突然眉毛微扬,伸手招呼她,“过来坐。”

绯心一见这架势,又有点紧张起来。最重要的是,她瞧着汪成海的脚正往外移,像是要腾地方一样,心里不知怎么的就开始乱跳起来!

她别别扭扭的站起来,一寸一寸的挪了半天才挪过去。他一把扯过她,伸手就撤了她头上的钗,他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但声音里带了点鼻音:“朕是觉得,贵妃少了这些杂七杂八的累赘,言语才会不那么乏味。”

绯心整个人都快扑倒,是手也僵背也僵,脸也快木了。他手一挟,把她整个弄趴在他身上,烛火通明,映得她的脸越发红起来。

绯心的眼都不知该放哪,看哪里都别扭。心跳得越来越急,快窜出来一般让她难控。她倒不是因为臊的慌,她实在是不会应付这种情况。而且加上一想上回的狂乱,心里又有点自我唾弃,她实在不想象上回那样了。

“这几日可按时吃药了?”云曦低垂了眼眸,下巴蹭着她的额角。

“谢皇上关怀,臣妾一直都按时服了。”绯心僵着脖子,低声说着。

“你心跳的可真快。”他突然呓语般的,手在她脖子上游移,垂眼看着她,“这次南下,会经淮安。桂子飘香夜,恰是思乡时。至淮安之期,估计恰在中秋!”

绯心一愣,想起去年中秋,她在中都园随口作了两句诗。想不到皇上至今还记得!中秋佳节,思乡情切。淮安月桂飘香,定是满城芬芳!他的话,让她的心跳得越发狂乱起来。

“朕若是指你一道去,你要如何谢朕?”他的拇指抚着她的脸,唇角微扬。他一向如此,绯心有时会有点不着边的想法。他要是做买卖,没准比她爹乐正寞还有一手!

她激动的有点手颤,身体也跟着有点抖。眼睛蒙了一层雾,声音出来都是七拐八绕的:“真,真,真…….”她张了半天口,竟都说不出一个整句来。她激动并不全是因为可以归乡一探,而是随驾幸南,将会给乐正家带来前所未有的荣耀。

“自然是真。”他的手此时有点不太老实,但绯心已经顾不得了。抖着唇说:“皇,皇上恩典,臣,臣妾万死不足以…….”

云曦突然一个反身压住她,轻蹭她的鼻尖:“贵妃言语还是乏味的很,看来累赘还去的不够!”说着,嘴唇亦压了过来,凉凉软软的竟让她低唔了一声。她小猫一样的呓唔带起他的火,让他起伏间喉间发出闷闷的笑。换气时揉她的头发:“以后你再说话,便这样说好了。”说着,便再度吻住她,又像是在掠夺她的空气。

他依旧热情如火,依旧喜欢在奇奇怪怪的地方,这回又跑到躺椅上。比床窄不少,所以勾缠的格外紧密。绯心满心都被南巡的事填满,恍惚间也不再计较许多。但他不许她走神,当他发现她恍惚的时候就咬她,让她和他一起烧到顶点狂飞乱舞。绯心觉得他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但她听不真切,或者一切只是她的幻觉,神思乱舞而产生的幻觉。但身体感官放到大极限,她便看不清也听不清了。只是觉得很热很热,却又很想紧紧的抱拥。

×××××××××××

绯心醒来的时候,发觉已经到了床上。四周都是一团静谧,微微有昏光透过帐隙传递进来。她面冲里躺着,身后是他的怀抱。从云曦的呼吸声里,绯心知道他睡得正沉。时间估计还早的很,不然会有太监来叫起。他的手臂依旧缠绕着她,她知道会这么早醒,是因心里太激动。若真是和皇上一起南巡,朝廷必会因她的缘故令父亲接驾,钱肯定是少花不了。但放眼望去,满朝能轮上这恩典的能有几个呢?

她是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清醒,心又乱跳不休起来。她微微吁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静静的躺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觉着他的手臂微紧,身体微动了一下。她也不敢言语,更不敢动。半晌都没动静,脑子里正琢磨着,忽然后脑勺被他一推:“装,还装?”

他的声音还带着点初醒的沙哑,但他的话让她有点尴尬起来。他贴紧过来,连腿也缠上她:“你心里也是压不住的,有点事就失了困。”他轻哼着,气息在她颈窝里痒痒的。但声音很是随意,让她也没那么拘,“早呢,再寐一会子。”

她静静的躺着,低声开口:“是臣妾浮躁,扰了皇上的好眠。”

“得了。”他唔哝着,似是又要睡过去。

绯心又静了一会,带出一个无声的笑。她想了想,终是低声又说:“臣妾言语乏味,不能宽慰圣心。不过臣妾忠……”她把这话噎回去,觉得这会表忠心很无聊,喃喃的有些不好意思,“臣妾厨艺平平,要是皇上赏脸,臣妾想请皇上…….”她越说越低,最后的话基本是淹在肚子里。她半晌没听到他的反应,那点勇气全泄没了,最后变成一声微吁,他估计早睡过去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族所建&中乌丽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司空,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土)央&地库府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秘书代&属(帝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华阁(&礼以及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