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绯心让绣灵等人又给搀出了。换了身雪清新自然裁的宫装,丁香色的团花锦衣,大宽袖,对襟手工盘扣修窄腰身,微挖半环领,下头是一条拽地的大撒叶裙子。绣着一朵白牡丹,枝叶积极开展伏满裙裾。绯心在颈上系了一条银丝的绕脖流苏带。她起时穿的衣服是立的小荷叶绯心在颈上系了一条银丝的绕脖流苏带。她起时穿的衣服是立的小荷叶领,如今挖深了。她立时发现有不妥,她锁骨附近一堆红印,这红印提醒她昨日的缠mian。这就是皇上,一时跟她如胶似漆,转脸就能一碗茶泼她满身让她颜面无存。。...

过了一会,绯心让绣灵等人又给搀出来了。换了身雪清新裁的宫装,丁香色的团花锦衣,大宽袖,对襟盘扣修窄腰身,微挖半环领,下头是一条拽地的大撒叶裙子。绣着一朵白牡丹,枝叶开展伏满裙裾。

绯心在颈上系了一条银丝的绕脖流苏带。她起时穿的衣服是立的小荷叶领,如今挖深了。她立时发现有不妥,她锁骨附近一堆红印,这红印提醒她昨日的缠mian。这就是皇上,一时跟她如胶似漆,转脸就能一碗茶泼她满身让她颜面无存。

绯心趁机把脸上的妆全洗了,但素面见君又失仪。便就着雪清的妆品随便勾了几笔,眉毛此时淡淡的,有如水色泼墨,却是别样的剔透晶莹。方才艳若桃李,而此时,却有淡渺如仙的飘逸。这裙子倒还合适,但衣裳有点紧,腰身还空出半寸,但胸口紧的很。

雪清迎过来:“姐姐换好了,方才可烫着没有?”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她的脖子伸手欲抚。这流苏带是用来装饰头发的,绯心如今绕脖子上有点不伦不类。雪清凭着女人的敏感,就觉得她那有点乾坤,不动声色的就想抚。

绯心哪里肯,微是侧头一让,伸手握住她笑:“没有,不过是沾在衣服上罢了。如今还饶妹妹一套衣服去,回来姐姐再裁一套新的还你。”说着,踱了两步向着云曦:“还请皇上恕臣妾失仪之罪。”

“是朕失了手,哪里怪得贵妃。”云曦盯着她这身衣服,面上的表情格外的诡异,似是缓了缓,又似有些失望。他顿了一下,面色很快如常,开口:“刚才贵妃不是有事要说?一时又岔过去了,到底何事?”

绯心直起身来,看云曦指了指边上的椅子。便谢了恩坐下,她实在也站不久。刚才她在内殿里更衣,心里也转了万八千。想不到这会子雪清还没张口,又把话题摞给她来说。看来雪清也不笨,知道这话头不好起。不过这段时间也给她准备了,绯心何等心思,哪里就让人随便绕进去:“回皇上,其实也不过是些后宫琐碎。刚才跟妹妹说起用度来,既然后宫需收敛些,臣妾等也认为,一直以来后宫奢费过巨,实在有违祖宗克己勤俭之训德。不如煞止奢靡之风为上。”

云曦微微扬了唇,这只小狐狸,看来以后问话要连训带逼,半点时间不给才行。才这一会子,马上转了心思,套上大道理了。

雪清是有点傻眼,真不知道绯心怎么一下子说到这上头了。缩减后宫开支?她还不嫌招人恨吗?况且今天又是贵妃来这里,若是皇上允了,真下了旨。回来她这莱茵宫还不得让妃嫔们骂死!没给贵妃套上,又反过来让她套一手!

“两位爱妃真是贤淑,堪为后宫表率。”云曦略歪了身,“朕也正好有此意。”

“皇上,此事不过是初与姐姐商议,具体还要从长计较。其实后宫不比民间大门户,所谓天家一动,万民逐风,若是过于苛减,恐至引人以为内府空虚,更生其它事端。”雪清一见皇上这态度,有些急了,马上开口说着。

绯心就是随便编排一个,她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今天这衣服的缘故。见皇上这意思,好像太奢华废材的东西他也不喜。这套华锦也的确造价非常,上缀明珠宝石过百余,难怪他会不高兴,绯心细想也觉得不太妥。但减省用度,哪里是一说便成事的?先不说宫里上上下下过万人的开支。光宫殿的维护修缮每年就需要大把的银子,所谓天家颜面,过于俭了,别说外国的瞧了不成样子,便是百姓瞧了,自然也会多想。但这套场面话是没错的,既可以表示她的贤德,其实也是暗里向皇上表态,以后不会再穿用太过奢艳之物,也算是个回还。

至于雪清怎么应,那她不管。反正此时雪清肯定想不起来什么南巡的事了。

×××××××××××××

南巡的事估计真是要作实,这几天后宫里传的沸沸扬扬。因为南方瞿峡大工程的缘故,去年的时候就该前往。正月过完,臣工又在复议。云曦这几日也忙的可以,初十中午去莱茵宫坐了坐,晌午又去了外廷。除了这件事,听闻北方边境又不是很太平,这几档子事加在一起,搞得他又是连着好几日没来后宫。

不过这几日算是绯心的逍遥时光,不用对着他小心翼翼,踏踏实实的继续自己的布划。初十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接着就是一连的好几个大晴天,这几日柳条子抽得碧绿,花草一天一个样,努着劲的窜,宫里开始准备撤棉帘子,换窗纱,赶着给宫女太监派新一期的春装。

绯心也一样忙的脚不沾地,那天回去,德妃就不太高兴。绯心知道她气什么,也不去管。绯心知道德妃跟她的心思不在一处,不是能共谋的人。既然南巡将成定局,那秋围的事肯定要罢,武试估计要推。堂兄那边也不用她此时筹谋,她索性收了心思,一心一意的操持。

三月十四的时候,福庆宫传来了喜讯,俊嫔怀孕了。听得太医来报,说算日子得有一个来月了,想是在行宫那会子的事。

去年入宫封了嫔的有三个,灵嫔,俊嫔,和嫔。灵嫔家世最差却排在三嫔的头里,是借了皇上要打击阮氏提拔新人的好时机。俊嫔,和嫔两个,家世都取中庸。就是不好不坏,家里谈不上是皇家肱股,但也算是兢兢业业。照例参选入选,最后能给封号,就是说明能入得皇上的眼。因着封位接近,她们几个也算走的比较近。但俊嫔中规中矩,便是争宠,也是采取合情合理的手法,不会过激,所以绯心一直对她也算是印象不错。

俊嫔喜讯传来之后,绯心马上着人准备了一份礼,由常安给送过去。她没亲自去是怕碰着皇上,前几天泼茶的事,怕皇上这会子正高兴,打从去年宁华夫人,林雪清之后。后宫里的女人肚子一直都没动静。如今春至喜到,别到时见了她皇上心里不痛快,所以不愿意讨那个臊。绯心的礼一向规矩的很,有点敏感的东西一概不送。就是百子图,百子衣之类的,与当初给雪清的差不多。

除了绯心送了礼,德妃也亲自去问候了,后宫诸人皆有表示。真的假的不提,反正一派其乐融融。

但到了三月十五,居安府来传话,说皇上让贵妃侍寝。绯心听了有些诧异,但也只得准备齐全,随着往乾元宫里去。

一进寝宫,幔帏居然全是挽起的,云曦正躺在寝殿堂阁的躺椅上看书,两边立着九转烛树,墙上挂着青丝毯,两侧壁阁雕花,通透莹光。

绯心见过驾,见他眉眼不抬,知道定又有吩咐,便跪着等他开口。

云曦歪侧了身,淡淡的说:“你脚好些了吗?”

“臣妾谢皇上关怀,臣妾已经完全康复了。”绯心听了,便应着。

他略静了一下,接着说:“俊嫔有了喜,贵妃不高兴么?”

绯心一愣,这话从何说起?一时忙垂着头说:“俊嫔得蒙圣宠,福泽蔽荫,如今得怀龙裔。是举国同庆的喜事,臣妾何以会心中不快?”

他微垂着眼瞅着她:“昨天诸妃都往福庆宫道贺,贵妃却好大的架子,打发个奴才便罢了?”“臣妾不敢。”绯心暗自叫苦,怪不得上来先问她脚伤,现在她连个借口都没了,“臣妾是想着俊嫔妹妹逢了喜事,往来的姐妹定是不少。怕扰了妹妹的清静,这才没有亲往。还请皇上恕罪。”瞧这意思,他心里还是不痛快,想找她的麻烦!绯心脑子转八百圈,小心回话,再不敢招惹他!今天她就打扮的特别规矩,反正宁可死气沉沉,也比弄一身茶汤子的好。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以上为&中所涉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内务&)司掌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三公: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三司下&华阁(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