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一,绯心一大清早醒过来,便会觉得微有些寒。着衣的时候才明白,前天早上下大雨了,来年春天来的第一场雨。春雨贵如油,召示万物复苏,生机勃勃。“昨天天气阴,倒不如给娘娘上个桃花妆吧。”绣灵瞅见她着好衣衫的样子,眼前一亮。是那几匹彩锦,绣灵全给瞎折腾了,按色“今天天气阴,不如给娘娘上个桃花妆吧。”绣灵瞧见她着好衣衫的样子,眼前一亮。是那几匹彩锦,绣灵全给折腾了,按色泽的分布弄出好几套不同款的春装。。...

三月初十,绯心一大早醒来,便觉得微有些寒。着衣的时候才知道,昨天晚上下雨了,开春来的第一场雨。春雨贵如油,召示万物复苏,生机勃勃。

“今天天气阴,不如给娘娘上个桃花妆吧。”绣灵瞧见她着好衣衫的样子,眼前一亮。是那几匹彩锦,绣灵全给折腾了,按色泽的分布弄出好几套不同款的春装。

今天这身裁的是小立半月领,包身团簇飞双蝶腰围,胸线下缀了一圈白色的小绒穗子。下面是斜拼的三叠裙展,一层层的垂下来,最里层的最长,外层贴着胯线斜裁的小围裹,以粉晶缀出花形。

昨天那件心形挖领,开口有些大,绯心穿不惯。这件包的严些,但绯心一穿就发觉,胸下那圈小绒,实是拉人眼球。不由得又剜了绣灵一眼,开口:“下回再裁衣裳,款式拿给本宫瞧了再定!”

“是,是。”绣灵笑应着,忙忙的搀着她下阶,往妆台前走,“今天阴雨,上个艳妆人也精神些。娘娘说呢?”

绯心瞧着这衣裳,也就是桃花妆好定,她对穿衣打扮还是很有讲究的。所以没说什么,皆由着她侍弄。直待妆成,连绯心自己都微微一怔,觉着镜中之人有些陌生。

极艳的玫红,点缀额间,中央粘一粒彩珠。眼尾红妆辅以彩金着色。带飞了她的眼角,她本就生的白,加上一直娇生惯养于闺中,更是有些微微病态的透明晳亮。此时缀了桃红,将那一缕不健康之色皆扫荡干净。更添肌透程度。再配以发间金展叠花翼,真可谓光彩照人!

绯心觉得如此妆扮太过艳灼,一会去向太后请安不太庄重。此时怔愣着,不由得伸手拿了蚕丝片想去抹淡眼妆。

“娘娘,您就疼疼奴婢吧?”绣灵握着她的手,一脸的哀求。

“这也太艳了,于本宫实在不合适。”绯心喃喃着,她从不取道以色事人这条路。况且此时时机也不对,她大肆整顿后宫。现在反倒自己骚首弄姿,实在不成样子。

正说着,常安已经来报,说德妃娘娘往这边来了,人已经快近的了绚彩殿了。她愣了一下,一边着常安带人去迎德妃,一边扶着绣灵的手慢慢起身,她的脚还有些疼痛。

绯心至了前殿,德妃林雪清已经坐在客座上饮茶。一身孔雀展屏缀红边的白色裙,配以高耸云鬓,抖流苏的十字挽花贴簪。五官依旧精致艳美,风彩照人。她一见绯心出来,便站起身来,两人对着微微福了一福。绯心这身打扮也着实让德妃微抽了口气,瞧着她那身裙子,一时笑着:“姐姐这条裙好别致呀!衬得人好生的光彩。”

一直以来,人皆道这贵妃是个惯会耍手段的,明着却总是一副低调的样子。如今她也这般模样,让德妃心中暗笑。后宫的女人其实没什么分别,皇上是她们唯一的夫君,谁不争这块肥肉呢?一边打压宫妃,一边就如此媚骨生姿,想借此露头,果是聪明紧!而且也的确见了成效,初一,初七初八都是贵妃侍寝。特别是初七初八,根本就没回掬慧宫。看来,这后宫之中,只有利益,没有朋友。

“嗐,妹妹别取笑了。”绯心笑着摆手,“我若有妹妹风彩的一半,也便知足了呢。”

“姐姐太谦了。”德妃过来扶她,“得知姐姐摔了,昨儿就该来瞧的,结果宫里有人不省事,把我最喜欢的紫金八宝玉簪子给跌折了,白生了一顿气。瞧姐姐这还不便的很,太医怎么说?”

“不碍的,说两直日就好。”绯心客套着,“劳动妹妹跑一趟,真是愧的很。”

“哪里话,反正也要向太后请安。正好一道去,也有个照应不是?”德妃说着,仔细看着绯心的脸,瞧得绯心都有点毛,“姐姐的皮肤真是好的很呐,冰肌雪骨真是半分不假。不知姐姐本日都用什么妆品?”

“还不都是凝香馆的那些个。”绯心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扯些个家常,两人并着肩一道往宫门口去。正想着去找她,想不到她自己跑来了。绯心正琢磨着怎么跟她套话呢,突然听她说:“姐姐,一会子请完安,去我那坐坐去?家母捎了点蛋皮酥来,姐姐一道尝尝?”

“正巧,最近口里发苦,去妹妹那讨杯好茶喝。”绯心笑眯眯的应了。

×××××××××××

两人一道去了寿chun宫向太后请安,然后绯心便随着雪清一起回了莱茵宫。过了正殿,刚至偏殿这里,绯心便嗅到一股很是特别的香味。眼不由的就向着临窗桌边摆着的紫香炉瞅去。雪清一见,笑道:“这个是去年底皇上赏的,正月汤原行宫那回,随行的姐妹也都得了。姐姐那会子病了没得着,我心里还替姐姐叫屈了呢!怎么能把姐姐这份给忘记了?”

“没什么。”绯心淡淡的笑着,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之前她明明不在乎的,今天她这是怎么回事?熏香一起,淡芬浸心。果然是好香,其味馥雅,却不迷魂。味道特别,各分基调,一时间绯心竟辨不出含有几味。

一会的工夫,便有宫女捧了点心跟茶过来。绯心见这蛋皮酥,酥软鲜亮,薄皮通透。一时又心生感慨,三叔千里迢迢,只得捎些家乡的调料过来。雪清家在京中,其母获圣上恩准,可以不时进宫。虽然已经嫁进宫墙内,却依旧可以尝到母亲的手艺。所谓同人不同命,如此可见一斑。

雪清见绯心只是瞧着发怔,并不往嘴里放,以为她是小心谨慎。便先捧起一块放在嘴里,吃罢之后微眯了眼说:“在家的时候,妹妹就好这个口。如今家母每逢入宫,总捎些给我解馋。”

绯心笑笑,也拿起一块,东西入口什么味道她没太在意,脑子里却晃着雪清刚才的话。打从绯心有记忆起,从未向母亲撒过娇。因母亲很早就说过,她是小妾的女儿,在家没有地位,万不能放纵心性,惹得大娘生厌。她不知道自己爱吃什么,父母爱什么她就爱什么。在家里,她是为了生母的地位而奋斗,在这里,她是为了乐正一家而奋斗。

“听闻淮南风景秀丽,淮安城可也有名的紧。”雪清一时端了茶往绯心边上坐,“我爹说过,淮安有八大景,姐姐说哪里好玩些?”

“呃,这个…….”绯心看着她明眸动人,有如灵鹿,心中那莫名的艳羡再度涌上来,“其实我也没去过,也不好随便胡说。”

“什么?姐姐不就住在淮安城吗?哪里都不曾去过?”雪清真是有些吃惊,不由的瞪圆了眼看着她。

绯心瞧着她清亮的眼神,突然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那些她可以倒背如流的规矩礼仪此时竟无法说出口去。

“姐姐莫怪,其实姐姐也听说了,皇上准备南巡。怕是要路过淮安呢,所以妹妹提前想知道点淮安的名胜。”雪清笑着说,“姐姐,你说皇上会带我们去吗?”

南巡?绯心微忖,很快从刚才的不自在调整过来了。她也从常福那里得知了,这几天朝上一直在议。听说是去年就该起行,因事忙而暂止。她倒不是很在意是否带她去,一个是这事不见得作实。即便作实,路线也未定好,一切都言之尚早。她在意的是,如果皇上真是有心南巡,那秋猎拔选一事必要有变。那么也许堂哥的事情还有时间准备,不用过早的着急四处钻营。

“南巡之事还未定,如何先定人选?”绯心笑笑,“妹妹也太急了些。”

“我爹说,听那意思,八九不离十了呢!”雪清挑着眉毛,转转眼珠,“姐姐,现在皇上这般器重你,不如帮妹妹一把?我已经着人请皇上下朝过来,咱们一道求求皇上啊!”

人常道宴无好宴,原来她是这个意思!绯心微笑着看着她,心里轻叹着。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族所建&国,夜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司空主&徒掌管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2)央&(民收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下设六&专注皇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中所涉&。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