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用罢了晚膳,歇了一会,绣灵捧了茶向着她:“娘娘。”绣灵想了想但是张口,“别怪奴婢多嘴多舌,现下皇上待娘娘刚是转好些,娘娘莫再用之后的法子了。”绯心扬唇一笑:“你我以为本宫瞧她生的标致,又动了心思想献给自己皇上?”此时她歪在寝殿的贵妃榻上,绣灵一边绯心扬唇一笑:“你以为本宫瞧她生的标致,又动了心思想献给皇上?”此时她歪在寝殿的贵妃榻上,绣灵一边给她捶腿一边说:“奴婢是觉得,那郑奉媛一看就是个提不起的。人又愣呆呆的没个成算,昏话满嘴的不知道计较。娘娘没必要在她身上下工夫。”因着没旁人,绣灵话也直白起来,加上这一年多,她跟绯心越发的亲厚,就有些不管不顾了。。...

绯心用罢了晚膳,歇了一会,绣灵捧了茶向着她:“娘娘。”绣灵想了想还是开口,“别怪奴婢多嘴,眼下皇上待娘娘刚是转好些,娘娘莫再用之前的法子了。”

绯心扬唇一笑:“你以为本宫瞧她生的标致,又动了心思想献给皇上?”此时她歪在寝殿的贵妃榻上,绣灵一边给她捶腿一边说:“奴婢是觉得,那郑奉媛一看就是个提不起的。人又愣呆呆的没个成算,昏话满嘴的不知道计较。娘娘没必要在她身上下工夫。”因着没旁人,绣灵话也直白起来,加上这一年多,她跟绯心越发的亲厚,就有些不管不顾了。

贵妃这会正整顿后宫,刚收拾了两个有头脸的。但凡有点脑子的也不该这会来讨这个臊,她一个小小的奉媛,竟然还敢顶着风头这会来!

“她纵是个能提起的,本宫也不会再走废棋。”绯心并不以为意,皇上之前的态度已经很分明,绯心或明或暗的进奉美人都碰了一头包。此路不通她已经明白,当然不会再用同样的伎俩去触他的逆鳞。

“你认为她是蠢材,本宫倒觉得,她是个精明人。”绯心眯着眼睛,“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与其白耗银钱至各门疏通碰个头破血流,不如直截了当来找本宫。便是本宫不应,她也料定本宫根本不屑于拿这件事去对付她。一个有点成算的,这会子都不会来触这霉头,偏她反其道而为之。四年都没动静的人,突然这会子冒出来,又怎么能是傻?”

绣灵听着绯心话里有话,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一档子事来。四年!郑奉媛入宫也四年了,但不得宠,也没孩子,更没个依傍。照着皇家的旧例,她快该腾地方了。

内宫虽然大,但架不住三年一选。京城除有专门祭天地日月四个祭坛之外,更在京城选佳地建皇家园林。这些园林除了供皇家玩赏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把一些不受宠的,受排挤的,病的,都会送出去安置在这些地方。西侧偏宫瑞映台,或者是直接送到各各皇家别苑。这样一来,别说是展翅高飞了,怕是死了都没人问。下头的奴才哪里还再管这些女人?

但就算是郑奉媛怕被挪走,动了心思。这会子也不是什么好时机。绣灵想着,便开口:“娘娘要真想帮她,岂不是给自己添一堆麻烦?更何况,这样的人,对娘娘也没半点助益。何苦费力不讨好?”

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连老爹都入了土,以后在宫里就是个影子,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为了这种人冒险实在不值得。要想让她母亲进宫来,各门的侍卫统领都得打点,司掌局,行务属,光这两张大嘴就不知道要吞进多少银子去。要是掉两滴眼泪就能让贵妃两肋插刀,这郑奉媛也把人想得太傻了些。悲惨故事比比皆是,比她更凄凉的数之不尽,同情心害死人呐!

“本宫知道你是忠心。”绯心淡淡的,“本宫今日卖她这个人情,来日自然要本利皆收!”她家里是经商起家,赔本的买卖她自然是不做。不一定非要让郑奉媛帮着去拢络皇上才算有用!这些日子,虽然事情很多。但绯心也觉得自己的成果渐现,一门心思的忠君的确是正道。

光凭皇上最近对她的态度已经看的出来。

以前她想着左右逢源,所以就算她再会操持,皇上还是无法信任。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一心忠君,不再缩首畏尾,即使灵嫔的事她事先没有通报,皇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责难。因为皇上明白她这样做的原因并非是为了私欲!

得到了皇上的信任,就得到了他的支持。这种支持,让她即使患了虚寒体依旧能保证地位。那么作为臣,作为妃,她要做的,就是一直忠诚下去,这才是她的正途。皇上不喜欢她为他选择女人,那么她就不再做这样的事。况且再做的巧妙,这里终是皇上的后宫,她的关系网再强大也比不过皇上。

但是,要想为他更好的办事,收罗可用之人必不可少。郑奉媛是穷,也得不到皇上的欢心,但她毕竟是一个妃嫔,这就是她的优势!还有,她向绯心索恩,同样也暴露自己的弱点。她是一个孝子,百善孝为先,但忠孝两难全。郑奉媛并不笨,她非常聪明,她亲手将这个弱点交给绯心,就是向她靠拢。意图已经很明显,这些年,她不争是假,寻机而谋才是真!这点也正是绯心所欣赏的,绯心当然不会让她失望!

绣灵看着绯心的表情,觉得她越发心思难测。绣灵自问在宫里的年头也算长了,妃嫔她也见了无数,但像贵妃这样的,实在让人有时生惧。

最初她也认为,贵妃之所以可以扶摇直上,不过就是借着一张生的像前任贵妃的脸,攀上太后这高枝。但后来她慢慢不这样想了,若是贵妃仅凭如此。恐怕下场也就跟慧贵妃,前皇后,以及宁华夫人一样了。

绣灵也自认眼光不差,但她就是看不出半点郑奉媛可用之处。但现在听了贵妃的话,突然觉得,这郑奉媛似乎也没那么简单。但她还是想不透贵妃要这个人何用,不过贵妃显然没了继续话题的兴趣,她也就不再言。

绯心正歇着,忽然见小福子一脑门子汗拎着一个小包裹兴冲冲的过来。一瞅他这表情,绯心心下一动,但表面上还是淡淡。果然小福子几步上来,跪在地上:“娘娘,淮南的三老爷到京了。今儿早上到的,已经在内务外衙那里签了信贴,领了库府的令。至端阳门谢了恩,奴才等到傍晚才得机会与老爷子说了几句,还给娘娘捎了东西回来呢。”他一气不及顿的说着,将手里的包袱打开,露出一个小小的漆盒捧着向绯心。

“行了,一点子小事,压不住心性的东西。”绯心嘴里虽是这样说,但眼里已经带出彩来,绣灵伸手接过来,递给绯心。

“呵呵,奴才毛里毛躁的该打。”小福子不以为意,知道绯心就是这个脾气,作势往自己嘴巴上拍一下。引得绯心淡淡扬起眉毛来:“算你知趣,现下就这样,日后怎么成事?”

小福子听得满眼放光,他知道贵妃绝不会白白许诺。他也知道贵妃这几年一直在栽培观察他,此时听了这话,忙着磕了几个响头:“奴才就是娘娘的狗,娘娘把奴才往哪放,奴才就冲哪吠!”

绣灵都乐了,见绯心没话,知道她急着看家里捎的东西。开口道:“行了,福公公,快起换了这身行头吧。”小福子此时还穿着便服,因着心里兴奋,都没顾上换便来了。他知道贵妃心里头也兴奋,虽然面上不显。但搁着平常,见他这副打扮在宫里,早让他跪在墙角掌嘴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套古名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土)央&库府(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左右将&军一名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漠汗比&原占地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