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真不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即使灵嫔的事她没情况通报,但她的出发到达点是为了皇上!他一个天子,用这种方法整蛊真的有点儿太说不过去的了。但是那碗药也不是毒药,是绯心去想了,那他现在的什么气也出了。她整天在乾元宫里不回家去,到时候又说她专宠后宫。那前头她处置方式宫妃她一这样想,就躺不住了。出声道:“外头哪个在?”。...

绯心真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就算灵嫔的事她没通报,但她的出发点也是为了皇上!他一个天子,用这种方法整人实在有点太说不过去了。虽然那碗药不是毒药,是绯心多想了,那他现在什么气也出了。她天天在乾元宫里不回去,到时又说她专宠后宫。那前头她处置宫妃,不全成了挟私报复,以图自己独占后宫?

她一这样想,就躺不住了。出声道:“外头哪个在?”

“娘娘?”一听这声,绯心吓一跳。汪成海!绯心怕的是不是汪成海,而是在这宫里,只消汪成海在的地方就等于是个信息,皇上必然不远!

果不其然,汪成海刚应了一声,下一声便是云曦开口:“你醒了?出来用饭吧。”

饶是绯心再好脾气,这会子也郁闷的可以!用饭用饭,怎么用?她没衣服!她眼乱瞅,突然眼一花,云曦又撩了帐子进来了。这会子换了身紫底金绣袍,颜色很是灼艳。长发结成粗辫子甩下来,以一颗龙眼大的明珠盘底。

绯心很少见他打扮成这样,更何况现在都大半夜了,一时有点瞠目结舌。他手里托了一个莲花盏,里面窜出的香气诱人。闻着那味道,像是樱桃蒸米肉。

“朕忘记了,你腿脚不方便。”他难得一脸春风,让她都有些受宠若惊了,“凑合在床上用好了。”说着,一声招呼,马上有小宫女过来架桌。

绯心往被里缩了缩:“皇上,还是让臣妾换了衣裳伺候吧?”老这样她实在是受不了,加之现在她身上又是青青紫紫,再不能示人。

他垂眼瞅着她,默了一会开口:“这两日朕已经向太后告了假,说你昨天摔了腿不宜移动。明儿打发绣灵来接你便是了。”

“谢皇上恩典。”她听了,便轻应了一声。

“先起来用些。”他说,“还有那药,回来自家记得吃。”

“是。”她听了裹着被子半支了身,一想那药还是心里有点不踏实。她不是真伏了什么暗疾在身上吧?何以皇上都含含糊糊的,而且突然对她格外温柔起来了?越想心里越有点虚,但又实不敢问他。想必绣灵定是知道些的,今天一天没冒头,没他的授意又怎么可能?

两人一向如此,若是不谈公事,或者不谈关乎那啥啥啥,气氛就变得格外尴尬起来。她是找不到合适话题的,而他一默然,她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方才的温存依旧盘恒不休,让此时的静漠倒不是干巴巴,而是有些惬意起来。

×××××××××

因着昨天太过疲累,又或者临睡又吃了药。所以这一觉绯心睡得格外沉,直至快中午才醒。要说起来,她睡懒觉的时候极少,而睡过时辰大多数都是因为折腾太剧所至。

绣灵带着绣彩并几个宫女,已经一早和常安一并来接她,在乾元宫正殿侧廊候了许久。得知她起,这才跟着陈怀德进来伺候。

绣灵捧了一身簇新的缀桃粉琉金的新衣过来的。绯心一见这料子,不由的微微的蹙眉,这彩锦是星平州上的贡品。星平州盛产良绵,其织工的繁杂以及染色技巧享誉海内。

而这彩锦更是唯有皇家独享的珍品,只有夫人以上的嫔妃才配拥有。绯心是一直觉得这颜色太艳,所以得了以后就一直收着。却不成想,绣灵居然着人制了春装。

“你怎的把这东西翻出来裁了?”绯心眼瞅着东西不大喜欢,但现下也没别的可穿,又是在乾元宫里,当着别的奴才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伸手,由着绣灵绣彩给她着装。待她整装完毕,帘外阶下的小福子这才从宫女托着的盘里奉了茶来给她,绣彩忙着给她整理头发,笑着说:“娘娘,反正每季都是要制些的,白放着生虫也可惜了。况且这颜色鲜亮,正应着春天穿才好的呀。前两天阴的很,今天外头有大太阳,出去更鲜亮呢。”

“是啊,之前有好些个蓝色的衣衫都不合用,那素锦的又不适合做正装,奴婢瞧着这桃粉的渐色走的很均匀,便自作主张给裁了,娘娘瞧瞧,多合贴!”绣灵说着,将衣服的边缀一点点的抻平,抖开丝绦的流苏,笑眯眯的说。

绯心坐在凳上,乾元宫寝殿这里没有妆阁台子,她也瞧不见,只觉这衣裳艳的很。绣彩一边熟练的给她挽发,边上有小宫女捧着团花妆镜照着她的脸。她一边偏着头指点绣彩,一边轻哼着,“得了,回去再说。本宫还有话问你呢!”

绯心没在这里用膳,绣彩给她挽了个涡云髻配了几支彩蝶单簪。她收拾停当,也懒怠在这里着脂粉,虽然东西都备的妥,但她憋了一肚子话说,没心思在这装扮。随便的饮了口茶便忙着要摆驾。

陈怀德并几个乾元宫的奴才都在重帘外候着,猛一见她出来,连陈怀德都发了下怔。忙着低头恭身:“贵妃娘娘,奴才备了点心,不如娘娘用些?”

“不必了。”绯心点了点头,汪成海一向是要陪皇上上朝的。陈怀德是乾元宫的掌事,绯心知道他是汪成海一手教出来的,所以对他也很是客气,“陈公公这两日关照,本宫这便回宫了。”她说着,便扶着常福一拐一拐的向外走去。

陈怀德一路送出来,边上的常安瞧着机会,已经出手极快的往他手里塞了一把。陈怀德微是怔,看了一眼绯心的背影,顺眉顺眼的呼着:“奴才恭送贵妃娘娘摆驾回宫!”说着,身后及外廊一众奴才皆尽跪倒。

绯心乘着红围轻辇,没急着回宫,而是先往寿chun宫去了一趟。一个是向太后证明自己真是跌到了腿,一个是探探太后对灵嫔一事的口气。星华乍一见她也是微怔,灼光明艳,更重要的是绯心目里含春,倒是与平日大不同一般。虽无脂粉,但却唇不点而丹,眉不描而黛,眼粹生华,肤肌更亮。更因衣着华艳,一扫曾经端庄有余,灵动不足的闷气。那脚是行动不便,但触目明媚的样子,倒像是这两日在乾元宫与皇上格外的和顺,半点郁气也没有了。

对于灵嫔的事,星华根本不想多管什么。现在绯心掌宫,二个妃子一贬一死,雷霆手段有时隐隐挟了些皇上的作派。

星华心里明白,绯心如今有恃无恐,自是因为皇上力挺的缘故。她虽然是太后,但也不愿意在此时再触任何晦气。阮家今时不同往日,接连父兄连带姻亲都连连落马,声名仍在,权势难存。绯心早已经不再是她掌中之棋,而转营换将,到了皇上的手心里。想一想,真是一步错满盘皆落索,苦心寻来的棋子,不过是为人作嫁衣!

绯心一见星华的态度,已经明白八九分。但绯心神情依旧,并不会因她失势而变脸。稍坐一会,便请辞回宫。但当时陈怀德和太后初见她的神情,绯心倒是没忽略。回了宫,她揽大镜一照,真是太艳的很!这彩锦的与众不同,在于这个“彩”字,并非是锦成而染,而是于桑蚕育之初便极为讲究,所出之丝各有不同,并在织煮之时不断的浸色,上面的花色亦不是绣缀,而是在织的过成之中便巧以拼接,渐渐而成。没有一朵花是绣出来,全是浸透于织锦之中。

在裁衣的过程中,又缀以粉色,祖母绿,烟红等不同的宝石,更是为其凭添了华丽。而这条裙则是在两侧分荷袂,中间平缀散裾,两边亦垂了流苏,行走之间,袂裾层飘。上面襟口取挖领,领口开的比她以往任何一件都要深些。袖边又打了蝶结,缀以丝带,很是花俏。绯心本就腰肢纤细,胸部高耸,这衣裳又裁的极是合身,两侧一堆袂,更显得她纤腰不盈一握,身材凹凸有致。

但艳的不仅是因衣服,更因她的眼,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刚才在乾元宫,她虽是有妆镜,不过注意力都放在四周,如今再看,不由的桃花上了腮!眼神太跳跃,像是揣了一头小鹿,似是格外陌生,好像这二十年里都不曾见过这般模样!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左右&名,左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有些&。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记录以&及充任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归工司&,右丞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