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嫔自尽,宗堂令在皇上的暗授下着人调查。发现灵嫔所栽花的暖香坞花根下泥土黑红,有不少下面系着药包。灵嫔宫内发现有大量药粉,与花根下的那些一样。拿到验药房验剂,是一种名为...

灵嫔自尽,宗堂令在皇上的暗授下着人调查。发现灵嫔所栽花的暖香坞花根下泥土黑红,有不少下面系着药包。灵嫔宫内发现有大量药粉,与花根下的那些一样。拿到验药房验剂,是一种名为七虫七香的药。灵嫔之所以可以让百花错季而生,大团锦簇,正是借助了这种药的功效。

与此同时,在华美人的宫房里也找到几个盆栽,花根里面亦有此物。据宫人所言,灵嫔与华美人私交很好。华美人向灵嫔讨过几次花,这些都是灵嫔着人送来的。在华美人生辰当夜,灵嫔还特别让人送了酒,只是酒已经饮尽,是否放了此药,无从可查。

七虫七香,得于七种虫及七种草药。最早兴起于夜滦国,后来流入锦泰。灵嫔的父亲,曾经当过驻南武将,得知这种提药材的炼制方法。这种东西本身是无毒,但有迷幻作用,用在一些种类的花鸟虫鱼上,可以起到催开催肥的作用。但若是用在酒里,借酒性导体,就会成慢性毒药。人性躁而体渐弱,心力不继,最终会因心室骤停而猝亡,因此而死的人很难查到原因。

宗堂据此开始怀疑,灵嫔是否一直用此药控制华美人?从而借着贵妃整顿再图它谋?这时华美人宫里,曾经向贵妃揭发其主的凌烟成了关键。宗堂着人将凌烟拘押,刑具只是摆了一摆,还没来的及演练。小宫女已经身如筛糠,皆尽招供。凌烟的父亲是个小史,当过灵嫔父亲的录事,两人在宫外已经相识。由此可见,灵嫔之谋,由来以久。

但这事因为没有实据,华美人现在人还活生生。加上又牵涉了贵妃,为了皇家的面子。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灵嫔以妃礼入葬,同时皇上派筑仪堂大夫亲往西北抚恤,也算是皇恩浩荡。

×××××××××××××

绯心在初七晚上侍寝砸了脚,她一直昏昏的,感觉似是跟皇上说了好多话,但早上醒来又有些记不太清。她醒来的时候皇上已经上朝去了,但她却走不得了。因她发现,她居然一丝不挂了。

她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侍寝没侍寝,身上没有不自在,估计是没发生什么。但怎么就没衣服了?加上她脚肿得像馒头,动一动都疼的慌。外头又没有她的人,她根本拉不下脸来叫人伺候更衣。她躺了半天,也没人来招呼她。掬慧宫那边也没动静,绣灵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不张罗打发人来接。

她越躺越慌,实在是忍不住。终是小声开口:“谁,谁在外头呢?”

“哟娘娘醒了?”她听得脚步声,像是陈怀德的声音,“还早呢,辰时不到。奴才准备了早膳,娘娘一会用些。昨儿冯太医开了方子,药也领回来了。自家在宫里煎了,药房那里人来人往的,怕又沾上不干净。”

绯心听着他癖里啪拉一套一套的,再瞅着自己这德性。憋了半晌问:“掬慧宫来人了么?”

“没有啊?”陈怀德的声音很无辜,但绯心根本就觉得他是故意的。侍寝就算留夜了,皇上上朝也该把她打发走。就算不来人,也该有行执太监来安置。现在可好,把她整个晾在这里了。

“你打发个宫女过来,本宫要起身。”绯心一向用不惯太监,此时也顾不上再扯三四,径自便开口。

“回娘娘的话,皇上走时吩咐。娘娘腿脚不利索,怕再添了病。让娘娘在床上安置一天!”陈怀德的口气永远这么忠厚,“奴才也不敢逆了圣意,不如娘娘要什么,奴才这就去打点去!”

绯心无语,床上安置一天?她一掀被子把头全蒙上了,再不想跟他废话半句!

绯心进宫四年,没像今天这样背晦的。陈怀德到底是不愿意让她噎着气不吃不喝,要是她有个好歹他也没法交待。打发几个宫女过来,衣裳不给,但东西都给端在眼前了。她洗了手脸,漱了口,吃了些燕窝粥。然后又给她把脚伤重新上了药,用冷敷的法子消了消肿。接着又端了一碗药汁来,绯心敏感的很,人整个激零起来,她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底下人也说不清。只说是皇上让她吃,她听了心里发虚,觉得不是什么好来的。见皇上之前死活不肯吃,别人也没法逼她吃。

她这一躺就是大半天,午膳也不用,动都不动她更没胃口了。中间还要小解,真是把她的脸都要丢干净!

就这样一直熬到傍晚,绣灵连个头都没冒。今天她也没去请安,这副样子她哪也别想去。恨得她直牙根痒痒,这里的几个宫女都跟陈怀德一个德性。要东西好说,让他们去找掬慧宫的人就推三阻四,实在耐不住就把皇上扔出来。

直到快将起灯,云曦这才拖着略重的步子回来了。绯心听着外头他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估计今天又是忙得不行。一时间肚子里的火也不知觉的就消了大半!

云曦倒也不急,换了衣裳,饮了茶。歇了一会才往这边踱,一眼看到床边小几上摆的药碗。心里不知为何又拱起火来,他一撩帐子,看她乌眼溜圆正乱瞅,一把揪住她:“让你吃药怎么不吃?”

她让他一扯,被子都滑了大半。手忙脚乱也顾不得挣,就想着拉被子遮。心里一慌低声道:“这药臣妾现在不能吃。”

“你说什么?”他眯了眼,伸手去拿碗,一触发觉是凉的,随手一扔,“再去端一碗过来。”他吩咐的声音很轻,但下头的人极是利索的。

“臣妾自知有罪,依罪论刑,臣妾不敢不从。但臣妾忠君之心可鉴日月,皇上就算要赐臣妾一死…….”绯心被他捏着脸,嘴都嘟起来,表情很是可笑,但她心里可是极度凛然的。一涉及声名面子,她简直至生死于度外,“臣妾就算要死,也要着齐装扮,才不失体统!”声音因为嘴巴变形听起来也怪怪的,和表情一样可笑。

但他笑不出来,不但笑不出来,眉毛还拧成一个大疙瘩:“放屁!”他突然骂了句粗话,“昨天你病傻了?你有什么毛病没听到?”

绯心的记忆有点混乱,一时听他骂人有些发晕。他盯着她的表情:“朕要你的命,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废话?若要论罪,毒药都便宜你了!”他正说着,已经又一碗端上来,他径自接了往她嘴边一抵,“再废话就是违旨不遵,快喝!”

他连逼带吓,一会工夫又让绯心背了一条罪。绯心只得伸了手扶着,半灌半送的全给喝了。有药汁不及入口,顺着唇边一直滑下去,顺着她细滑的肌肤一直向下滚。黑白分明的让他的眼不由的顺着那滴药汁而向下看,突然伸手而去,像是替她擦拭,更像在她的肌肤上***。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官阶,&套古名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归兵司&四名。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三司下&(史)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 &管,直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