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成海回去的时候,云曦了换好了衣服在西殿那里了。玄元宫这两块是完全的独立建筑群,后殿一带这里光寝宫就设了六个。这种建筑方式实际上是明武宗时期才行成的,后来明武宗时期,诸王不宁,他惧有谋刺,因为时不时更换过寝宫!先皇继位以后,便将这里修葺整改,已不再将过多空先帝登基以后,便将这里修缮整改,不再将太多空间弄成一模一样的寑宫模样。但皇宫里阁间厢阁多是肯定的,所以休息的地方随处可见。。...

汪成海回来的时候,云曦已经换好了衣服在西殿那里了。乾元宫这一块是独立建筑群,后殿一带这里光寝殿就设了六个。这种建筑方式其实是武宗时期才形成的,当时武宗时期,诸王不宁,他惧有谋刺,所以不时更换寝宫!

先帝登基以后,便将这里修缮整改,不再将太多空间弄成一模一样的寑宫模样。但皇宫里阁间厢阁多是肯定的,所以休息的地方随处可见。

汪成海当时听皇上让他去掬慧宫传话,就知道贵妃肯定有什么事。但他一个太监也不敢胡猜,到了掬慧宫,跟绣灵说了说。绣灵心细,便把一应该带的都拿上了。什么伤药,衣服之类的是她首先想的。后来又为了稳妥,连一些女人不方便的时候要用的东西都带了。然后趁着夜就跟着汪成海一道来了。

乾元宫这边也有宫女,但太监的数量更多些。绣灵跟着汪成海一道七拐八绕,至了西殿。见了皇上忙跪了行礼,云曦手里托着茶,微扬了下巴。绣灵明白,磕了头便悄悄往里去。汪成海打发小太监跟着,这边回来听云曦吩咐。

“你回来打发人,把那边收拾收拾。”云曦缓缓开口。

汪成海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奴才这就去,您也早些安置。这明儿一早,还得上朝。皇上也得仔细身体。”

“行了。”云曦应了一声,“驻芳阁那里,你找人去瞧瞧。”

“奴才明白,皇上您放心吧。奴才这回会仔细!瞧娘娘都清减了,奴才瞧着也心疼啊!”汪成海知道云曦平日里说话一向如此,但也不忘拍马屁,“奴才还想呢,贵妃没事也爱弄个花草的,怎的就不如她,敢情那位是借着这法子!还是皇上英明,贵妃娘娘也搭衬的合宜。”

云曦开始还略扬了唇,但听到后头有些不喜,眉头微皱了一下。汪成海一见,忙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奴才废话太多了,瞧奴才这该撕了嘴的,她凭什么跟贵妃娘娘比呀!

“哼”云曦轻哧了一声,面上微微一缓。汪成海很了解他,见他没话就是没事了。所以悄悄的下去忙活去了。

××××××××××××××××××××××

京城三月,乍暖还寒。但今年春来早,掬慧宫正殿门口两株石榴这两天隐隐都含了苞。绣灵见了喜欢,直道是好意向。京城永安地处偏北,至春多风少雨,气候干燥。绯心已经来了四年,有时还是不太习惯。每至春时,殿内常摆水台,饮食也是多汤少盐。

因华美人的事,后宫霎时警谨起来。更因三月初一,皇上一改平日游荡,照故例于乾元宫召寝妃嫔。贵妃以身作则,并不以身份为碍,按部就班。加上华美人之事在前,更让后宫不敢言三语四。

虽然侍寝当日绯心又出了意外,更因皇上态度有异让她应接不暇。但是最后的结果正是她想要的,他与她之间,如有灵犀。用行为对她表示支持,比言语赞美更让绯心宽慰。当她想明白乾元宫侍寝的意义,就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

华美人的事当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左含青也不过是想找林孝的晦气,根本不是真心想替华家出头。况且皇上的家事,轮九层也轮不到一个京畿营的右将管。华散骑事后也认了栽,自家前途远比一个已经倒下不支的女儿重要的多。

当日皇上召他入内谈话之后,不日他便上表请罪,自责自己教女不善。皇上自是不会因此再去找他的麻烦,不过是随便训了两句了事。

宫里当然不会因为一个美人的离去而有任何的变化,日子还是照旧,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和其乐融融。

初六罢了晚膳,绯心静静的坐在花厅里饮茶。她着烟粉色云锦渐织长袍,挽着双环宫髻。这几天天气有些反常的暖,却阴沉沉的如憋着一场雨。朝上最近又在复议南巡的事,皇上打从初二起便都宿在启元殿,没往后宫这边来。

此时绯心静得像尊雕,当她变得沉静的没有一丝表情的时候,连绣灵都会隐隐有些害怕。每当这个时候,绯心更像是蛰伏已久的猛兽,在等待最佳的出动时机。

“娘娘。”小福子悄悄趋了进来,贴在她身边低语,“都备妥了。”

“什么时辰了?”绯心眉眼不动,问着。

“回娘娘,差一刻就戌时了。”小福子躬着身应着。

“你亲自去吧,不用避人。”绯心说着,微微伸了手指虚指,边上正放着一封信。

三月初七早晨,叫起的宫女发现灵嫔于驻芳阁寝殿悬梁自尽。这件事震惊后宫,听驻芳阁的奴才说,初六晚上,掬慧宫的常福来见灵嫔。送了点东西,灵嫔瞧了就发了怔,枯坐了半宿。结果至夜灵嫔打发了众人,早上再起人已经挂在梁上了!但究竟传了什么,驻芳阁找遍了也寻不着。

这下,贵妃也牵扯其中。因灵嫔与华美人情况不同,加之又闹出人命。便是贵妃也需要受宗堂以居安府的调查。一连三天,宗堂并居安派遣管事太监往来于掬慧宫,再三问她传递何物给了灵嫔。贵妃只说是讨要种花之方,并无他物。灵嫔突然自尽,她完全不知。

宗堂那边也实在不知该从何查起,只得上报太后皇上,这种涉及内宫的事最是麻烦。所以下头把这桩麻烦事丢给主子去操心。太后听了除了不住念佛,也就淡淡一句话,一切听皇上安排。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官。分&右中郎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吞漓沼&,北至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各设左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