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跟朕啊心有灵犀。”云曦突然间长叹,话还说的有些暧mei,“边整肃后宫,还能边顾着朕。”绯心听了心下一动,却波澜不惊了些。她垂了眼,掩住自己的眼眸:“嫔妾一个妇道人家,目光短浅。但是是找人立典罢了!”“这里没外人,朕都不兜圈子,贵妃绯心听了心下微动,却是平静了些。她垂了眼,掩住自己的眼眸:“臣妾一个妇道人家,目光短浅。不过就是找人立典罢了!”。...

“贵妃跟朕真是心有灵犀。”云曦忽然叹息,话却说的有些暧mei,“一边整顿后宫,还能一边顾着朕。”

绯心听了心下微动,却是平静了些。她垂了眼,掩住自己的眼眸:“臣妾一个妇道人家,目光短浅。不过就是找人立典罢了!”

“这里没外人,朕都不兜圈子,贵妃何必曲折?”云曦托起她的下巴,目光闪烁别有深意。

“臣妾不敢揣测圣意。”绯心僵着背应着。

“此事一过,后宫皆慑。”他低语,“若非*****散,贵妃也不会最后急忙处置。贵妃如此震怒又是因何?”

“*****散又称缓死剂,臣妾不能容!”绯心一听他说,一时也有些激动。

“你关心朕?”他用手背抚她的脸,她一个激灵,脑子一木就脱口而出:“皇上是臣妾的…..皇上是万民之父,九五之尊。况且臣妾已经在皇上面前发誓,一定要后宫生平,还皇上清静!”

云曦的眼闪了又黯,一张俊脸松了又紧。突然松了她的腕子,开口:“消息谁走的?何以第二日华散骑便未宣而入?你心里有数么?”

一说这事,绯心松了一口气。言语也恢复了正常,看他目光闪烁,明明是心里已经有了成算。但依旧答着:“皇上,此事臣妾正打算禀奏。臣妾开始以为是太后,不过后来臣妾得了件东西。”

她说着,微一福身,往自己寝厢而去。从妆台侧格子里拿出一个小纸包,然后慢慢向他而来:“华美人在宫里行事太过,锋芒太锐。但臣妾不想有人从中取利,所以先让她出家。臣妾虽还未细查,对此物详情并不了解。但也知道不是好来的!”说着,绯心慢慢将纸包捧到云曦面前,刚要跪,他一把兜住她的手肘。随手把东西一抄,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面色微变:“怪不得那天晚上行宴肆无忌惮,敢情吃了这个。”

“如此可以一石二鸟,为什么不直接抖出来?”云曦忽然又掠出戏笑,此时却像个孩子。

“若将她也牵扯上,怕是皇上朝堂之上就没么容易…….呃……”绯心受他笑容蛊惑,居然一下说出口来。话扯一半,突然觉得太过了。自己一个妇人,居然连朝堂都开始跟皇上说上了,太大逆不道了。

“行了,朕心里有数。”他眼微弯,转身便向外走。绯心追了几步,想将皇上送出宫去。云曦突然回了身,伸手就向绯心领口探去。吓得她刚宁了一半的心险没再跳出来,他扯着她的衣领,眼向里看了一下:“你这样也太素了!”

绯心脸憋得紫胀,他时而的轻狂让她实在难应付。他笑得无赖:“反正也是旁人瞧不见的,贵妃为何不绣两只鸳鸯上去?”

绯心脸又青又紫,半晌才回过闷来。说“素”是指她的裹胸小衣,她讪讪的,随口找个理由:“臣妾的宫人不擅长绣鸳鸯。”

“不必送了,朕自己出去。”绯心还犹自发怔的工夫,听得耳边轻轻一声。再抬头时,云曦的身影已经向着廊道去了。

她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吓着她。以为又少不得丢人现眼,还好都过去了!

绯心身子一软,整个人差点倒在地上。她勉强撑了几步坐在椅上,刚坐定不久,便见绣灵忙着过来,小心的趋近她:“娘娘。”

“无事。”绯心淡淡的说,“德妃走了?一会设仪,本宫摆驾去莱茵宫。”

“娘娘不必去了,刚皇上带着德妃去畅心园了。说约了陈夫子给德妃绘丹青。”绣灵的话里透了点不忿,“娘娘入宫四年,这次又忙得脚不沾地…….”

绯心突然笑了笑,心里不知为何起了暖意。有时她的确猜不到皇上的心思,但这次,她明白。皇上是替她回还呢!因之前汪成海明明是说,陈大人在畅心园等。估计这句就是随口说的,想打打圆场。转头换成陈夫子,是皇上接着汪成海的话头续的。反正内廷姓陈的多了去,雪清也听不细。

但结果是好的,皇上最后是跟她一道去了,那之前皇上信口胡扯的什么玉不玉的,估计雪清一高兴也就不怎么计较了。毕竟皇上也没亏她!

这事是皇上弄出来的,他最后再去回还,省了她的麻烦。绯心突然觉得,有时他们真的是心有灵犀!

×××××××××××××

绯心这边还没清静多久,午膳刚罢,突然居安府来宣口喻。说皇上令贵妃今天晚上侍寝!绯心听了愣了半天没回神,打从她进宫头一年去乾元宫侍寝过,这两三年都是皇上往她这边来。关于皇上这个习惯绯心是知道的,正经八百的侍寝他早腻的不行了。

乾元宫是皇上所居的宫落群,周围错落了许多辅助建筑。因为距中廷近,又是皇帝居所,所以两侧设有御庭卫所,设南北书房,中通中廷的充秘院和御史堂。所以往来会有一些内廷之臣。后面设寝宫,寝宫有九重帷,侍寝的规矩极其繁复。

绯心得有快三年没往乾元宫那边去了,她实在想不明白皇上又弄什么名堂。而且今天是初一,又不是初三。虽然她的理智告诉她,没孩子没前途,一眨眼四个月都没侍寝了,孩子更成没影没边的。但心底里就是不想去!况且现在她掌宫也算有点成绩,皇上也算信任她。她更觉得孩子不孩子的就那么回事,到时哪个低阶的嫔妃有了,交涉交涉,拿过来自己养也是可以的事。

但烦归烦,去还是得去。不过想想也好,去乾元宫比在什么怪地方好的多!所以她听了口喩,就忙忙的准备起来。浸汤沐浴,香粉红妆,金钿玉饰,绫罗华锦。至掌灯起才收拾妥当,然后匆匆用了点饭,由居安府派来的小太监抬着往乾元宫去。其实到了那还得再洗一次,事前洗浸打扮是表示对皇上恩典恭谢。而且到了那,一堆掌净事的太监还有一套规矩。宫里和民间不一样,头一回侍寝的时候,绯心那真是觉得臊的不行。现在事隔三年,想想还是别扭的很。

初帏除妆裹,二帏复净身,三帏挑轻纱,四帏系流霞。说起来好听,其实就是在第一层厚帏帐阁子里,把衣裳全脱了,所有金鉓不得夹身,由净事太监检查,以免有暗器。然后二层帐阁里子再洗一次,净身净口,净去身上所有气味,是怕有些香芬带有迷药性质。到了三层便是裹一层纱衣,四层里挑一件霞衣。都是睡衣的别称,很薄的那种。至于其它几层帏帐之下,都各有太监执守,备皇上传唤。

绯心过了这一套之后,悄悄由太监引着进了最后帐帏,上了阶,正瞅见陈怀德。她此时赤着足,踏在厚毯上。虽然陈怀德低头垂目,她还是觉得不自在。身上两件薄纱,感觉根本掩不住。虽然头发浓长,已经替她又遮了一层,她还是身上发僵。

陈怀德替她打了帘:“娘娘先歇歇,皇上下午去了勤政殿刚回,这会子在南书房呢。”

绯心巴不得呢,赶紧一头扎进去。看着上头明黄的装饰,盘龙金绣,深深的床洞,也顾不得太多。把纱衣一脱,裹了被子就钻进去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司空,&司徒,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处各设&名,左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籍)土&土)央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归工司&,右丞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