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云曦回来,雪清又有点儿都忍,想把他往莱茵宫里拉。但当着绯心,又因现在的是非常时期。不好做的太过,但让她板个绯心的样子她也做不来。没一会就给我滚到云曦怀里去了,绯心乐得清闲此事落定,不需要忧愁,也不去管。令绣灵把弄的黑芝麻糊盛上去,奉给二人,雪清捧“贵妃又在弄什么香?”云曦突然站起身来,一步就迈到绯心身边。绯心愣了一下,她在偏殿弄的,这里不会能闻到吧?难不成是身上沾了味道?她一时愕然,不由的抬头,正触到他一双挟了怒了眼。绯心霎时慌了,好端端的,真不知哪里又惹到他了。忍不住也站起身:“回皇上话,在偏殿弄了点去年摘的桅子和紫苏。”。...

因着云曦过来,雪清又有点忍不住,想把他往莱茵宫里拉。但当着绯心,又因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好做的太过,但让她板个绯心的样子她也做不来。没一会就快滚到云曦怀里去了,绯心乐得此事落定,不用烦恼,也不去管。令绣灵把弄的黑芝麻糊盛上来,奉给二人,雪清捧了一碗便凑在云曦边上,小猫一般的浅嘬慢舔。绯心眉眼不抬,自顾自的吃。

“贵妃又在弄什么香?”云曦突然站起身来,一步就迈到绯心身边。绯心愣了一下,她在偏殿弄的,这里不会能闻到吧?难不成是身上沾了味道?她一时愕然,不由的抬头,正触到他一双挟了怒了眼。绯心霎时慌了,好端端的,真不知哪里又惹到他了。忍不住也站起身:“回皇上话,在偏殿弄了点去年摘的桅子和紫苏。”

她话还没说完,忽见他的手伸过来,抵住她的唇蹭了蹭:“嘴唇都沾上了,怎的吃东西像个孩子?”这声音何其温柔,动作何其暧mei。但在绯心看来就是一副恐怖之景,明明双眼蕴了冰雪,偏是这样的口气举止,诡异至极!

绯心一下毛了!这什么意思?当着雪清的面这样?真打算让德妃冲着她来吗?她真恨自己避的不够远,刚才该找个碴出去才是。她脑子一激,忍不住想伸手去挡。结果他的手就势一垂,就着她托碗的手在她的小碗里舀起一勺,半弯着腰,随手就放进自己嘴里,低声哝着:“这也熬的太稠了些。”

绯心当时真想把碗都扣他脸上,但她当然不敢。整个人都僵了,不用看已经知道雪清在向她甩飞刀!看来皇上今天还是找晦气来了,华美人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也算是得他心的,又胆大奔放。现在把人给治到庙里去了,他心里不忿又说不出来,就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让德妃拿她的不是,以后再不敢自断!刚才还觉得他说那话是为自己着想,现在已经觉得是在骂她了!

云曦也想把碗扣她脸上,但他还是忍住了。什么意思,来了就拉个脸躲出八丈外,跟他得了麻风一样。本来是打算跟她说一声,让她不用担心。这事她做出更好的效果了,借着这件事,他正好看到了,左含青的确跟林孝矛盾不小。虽然左含青莽点,但是个能用的。林孝呢,也算是个精明的。彼此挟制,他也好办事。但一见她这样他就来气,故意让她不自在!

雪清一见这两人眉目传情,险没把肺气炸了去。觉得兜了一缸的醋在心里晃来荡去,呼吸都成了酸的。边上几个奴才有些不安,绣灵最是了解自家主子的,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要坏了事。贵妃又把皇上给招急了眼了,皇上现在是成心要兴风作浪了。她也顾不得什么,玩命的给陪皇上来的汪成海使眼色,汪成海一脸无奈,终是耐不住绣灵以眼杀人。最主要的是他不愿意再惹得自家主子跳起脚来。

他轻嗽了一声,趋了身近前:“皇上,陈大人还在畅心园候着呢。”

云曦直了腰一把揪了绯心的腕子:“上回朕把九环玉落在这里,正巧一会要用。贵妃去给朕找来,别再跟上回一样,好好的说摔了就摔了。”说着,不由分说连揪带扯,直把她往殿后寝宫里拽。

绯心一见他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他堂堂一个天子,怎么能张嘴就胡扯?什么就落在这了?她可好几个月没侍过寑了,而且她什么时候摔过他的东西了?借她一百个胆她也不敢!绯心是彻底乱了套了,他现在已经不是按不按牌理出牌的问题了,他根本就是要疯!

云曦身高腿长,一步顶绯心三步,险没把她拽倒,几步两人就不见了影儿。汪成海再没办法,回眼看了一下绣灵和跟来的小福子,摆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便抖了拂尘把奴才全轰了,接着拐回来打发还在殿上气得直抽抽的德妃。

绣灵都快哭了,这话儿怎么说的,没来由的让德妃把主子恨上了。真真是没有理的事,贵妃天天操心受累的,现在真是搞的里外不是人了。

一进了寝殿,绯心险没让台阶绊得趴在地上。她一瞅见那帘挂贵妃榻以及折屏之类的,心里就突突跳得生疼。大白天,很符合他的要求!绯心瞅着四下已经无人,估计是汪成海全打发了,一时半会肯定也没人进来。心里一怕,脑子就有些乱:“皇上,皇上恕罪,臣妾是做的不对。臣妾这就让人把华美人接回来!”之前还胆壮心雄,觉得就算皇上来了,她也要本着一颗忠心绝不能让华美人再留在宫里。现在他一开始疯,绯心是什么肝胆也没了!

“乐正绯心!”云曦差点没把她整个抡起来,“朕说的话你是半个字都听不进去!”

“臣妾有负圣恩,臣妾罪该万死。”绯心也有些疯了,也不管他钳着她的胳膊,身子一软就跪下去了,“臣妾愿意代华美人受罚,臣妾去倚月庵出家!”

云曦瞪着她,气得火乱窜,忽然见她脸上怎么生了麻子?愣了一下才觉,原来刚才他一扯她,直接把碗给震飞了。有几滴黑芝麻糊飞溅到她的脸蛋上。现在配上她一脸惊惧的表情,十分的可笑。搞的他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

看着她的长发,极是乌亮的,松挽着此时微微凌乱,发尾长长的甩在后背,如一动即飞般的轻灵。他伸手抚在她脸上,抹去肌肤上的黑点,十来日不见她又清减了。皮肤白的有些发透,连额上的血管都分明。此时因为着急惶怕,更是拱了起来。

“朕还没死呢,你出什么家?”他说着,一把将她拽起来。她面色有些发灰,不由的想起当日华美人的话来。

“信会落在曾广海的手里,当日朕的班子里哪个当值贵妃都能知道。”他的眼微微的眯起,薄唇带出一丝戏笑,“贵妃连兵书谋论都琢磨过,先引蛇出洞,再暗渡陈仓,最后来个里应外合。连环计用的不错啊!”

绯心手腕子都让他攥麻了,此时一直麻了满身。下棋她是手下败将,所以这套路,他比她熟的多。她当然知道瞒不过,但她想过,华美人是最好的目标。难道说,她想错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籍)土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从一品&)为主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 &有些为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 分配)&)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