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人瞪着绯心,面容灰败,是她中了计!二月三十那天,她在园里看见贵妃喝茶。去年春早,东都园柳条抽了嫩芽,她想编几个嫩枝篮子玩。贵妃前段时间在宫里整风运动,搞得众妃都不自在的生活。她们姐妹也埋怨了一起,才约着三五去游园。结果就遇上了贵妃,听得贵妃在跟奴才闲结果就碰上了贵妃,听得贵妃在跟奴才闲聊。叹自己苦心也得不到皇上赏识,弄个里外不是人。姐妹们也不愿意与她一处,皇上也不上她的门。然后便有奴才说,皇上爱诗,不如以诗传情,讨个新鲜,也不算违规。到时皇上来了,岂不是皆大欢喜!。...

华美人瞪着绯心,面容灰败,是她中了计!二月二十那天,她在园里看到贵妃饮茶。今年春早,东都园柳条抽了嫩芽,她想编几个嫩枝篮子玩。贵妃最近在宫里整风,搞得众妃都不自在。她们姐妹也抱怨了一起,才约着三五去游园。

结果就碰上了贵妃,听得贵妃在跟奴才闲聊。叹自己苦心也得不到皇上赏识,弄个里外不是人。姐妹们也不愿意与她一处,皇上也不上她的门。然后便有奴才说,皇上爱诗,不如以诗传情,讨个新鲜,也不算违规。到时皇上来了,岂不是皆大欢喜!

哼,真是笨啊!贵妃根本就是故意,根本就是在引那愿者上钩的笨鱼!

*****散的确是她弄来的,但皇上一向对香料丸药之类的敏感的很。她根本一次没敢拿来用过!况且后宫之中,她就不信只有她弄这玩艺!是她低估了贵妃在后宫的影响力。她以为自己藏的密,没人能发现。但这也太快了!昨天晚上起宴传诗,今天早上不过她去太后那一会。到这里,东西就让翻出来了!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皇上在朝中,宫里怕是看笑话的居多,谁愿意替她说话?

唯今之计也只有拖了,拖到皇上下朝。所以华美人如今也豁出去,脸上戾气更剧!就算让人摁得动弹不得,依旧扬着头狠瞪着绯心。

绯心自然知道她打什么主意,瞄了一眼小福子。小福子会意,手底下连扯带拽,华美人不甘休的咆哮。便有人从袖里掏个帕子,连塞带摁堵严实。几个人一并使力,华美人哪里挣得,没一会工夫便让人拖下去了。

绯心看着趴在地上簌簌发抖的小宫女,对方已经面无人色,只知道不停的磕头。绯心微展了眉:“凌烟。”

那小丫头被绯心一叫,更是三魂去了二魂半,吓得直叫着:“娘娘饶命,娘娘开恩!”

“你举报有功,本宫该赏你才是。”她反身上了阶,重新坐在座上,“你且先回去罢。”说着,边上已经有太监将她拉起来,扯着往外走。小丫头已经说不出话来,踉跄着出去。

绯心静静的坐着,面上看不出半点表情。她眼半垂,瞧着地上散落的药丸。半晌开口:“把地上的东西收收,交到宗堂那里去。报居安府,说华美人行为不检,发至倚月庵为尼。通报各宫,让大家引以为诫,若有二例,便没这么便宜了!”

××××××××××××××××××××××××

德妃林雪清一早便赶赴掬慧宫,二月二十六那天,绯心处置了华美人。当天通报各宫,并且也报了宗堂。本来雪清听了这事,心下暗喜。借着绯心的手处理了一个讨嫌的眼中钉,而且绯心居然办事奇快,让她觉得痛快。

但是二十七日,华美人的父亲华散骑竟然跟着京畿总提一道入了宫,跪在启元殿前求见皇上。真不知这消息是哪个递的,雪清想了半天,觉得最有可疑的是太后。这华散骑跟阮家没什么交情,阮家倒台的时候也是倒阮一派。估计是太后肯定是不想让贵德双妃就此把持后宫,便把消息漏了出去。华散骑一边派人飞骑前往倚月庵去找女儿,一边就跟着自己的上司进了宫。皇上后来宣了华散骑进去,两人所言无人可知。但听说除了华散骑的上司联保之外,还有几个文华阁的学究也跟着劝。小小的一个散骑,小小的一个美人。居然惊动了文华阁以及京畿总提,让雪清隐隐觉得没那么简单。再一细想,她不由的冒了冷汗,自己又着了贵妃的道了。现在是双妃共掌,平起平坐。但绯心在前往行宫前根本对宫事不闻不问,回来之后与雪清商议,最后落的也是雪清的印。

她终是知道为什么惊动之剧了,其实大家现在把矛头对上自己的父亲了。怪不得贵妃不在意当这个出头鸟,她早有后着。一应文册落的是双妃的名,但是最后执印的是她德妃林雪清。她一向在宫里比绯心高调,如今绯心反其道而行。只会让大家认为,是她雪清在后头挑唆的。拿宽容的贵妃当利用工具!

她父亲现在是央集令右丞,官拜二品,几个叔伯都在朝中有职,兄弟几人也都分散各部。而父亲的职位非常敏感,掌管所有世族籍册,挑人调职,皆有所查。基本上是最容易被人猜忌和动荡的。当初父亲是拼死跟皇上一个鼻孔出气,不停的在朝上朝下触阮家的霉头,跟太后的关系很僵。后来阮家一倒,父亲上位,有很多人都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凭着拍马屁和仗着有女得宠才能有今天。

现在后宫出了华美人的事,散骑将上归京畿营,而京畿营的右将左含青又曾经当过阮丹青的副将,这个人生性耿直,当时在阮丹青的手下的时候就混得很不得志,一直被打压。但即便如此,满朝倒阮之时他也没趁机踩上两脚。皇上极欣赏他,又觉得他领兵有为,便提拔他成了京畿营右将,将王城保卫的工作托负给他。

左含青虽然是个莽夫,但他感激皇上栽培,而且又没有因为他曾经为阮家服务而将他归于阮氏一党。上任不久,就主动把全家都迁到京师来住,以示对皇上的忠心。他性子刚直,所以对林孝的一些行为很看不上。

所以这次手下散骑之女出了事,他听了二话不说便让总提带了散骑进宫。目的就是不想让林孝的女儿在后宫兴风作浪!这本来是皇上的家事,他管不着。但这人就是鲁在这里了,他得了信之后就觉得林孝实在不地道。京畿营和央集令一个归司马,一个归司徒,本来各不相干的事。散骑的女儿不过一个美人,哪里就招惹那个高高在上的德妃了。摆明了要让他京畿营这里没脸!而且几次三番上疏举荐,想把人往这兵司里塞,不是他的学生就是他的亲信,一心想当阮家第二呢!

左含青是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加上又受了下头的挑唆,再一见华散骑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脸,华散骑家里有个白痴儿子已经很背晦了,养个女儿如珠似宝,进了宫没一年就让人弄得出家了。一想就更是火上浇油,一时也顾不得许多!

这样一来,雪清更是有些抗不住了,所以忙忙的就前来找绯心商量!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侍郎两&执将各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边临国&个支骑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掌宫内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