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猛的一落入水中,心下一慌,呛了两口。她急急忙忙的想往起站,但下一刻云曦了跟随跳入来,两人皆是连人带衣湿个透。她迅速便听见那挟着水声的裂帛之音,他向来不喜欢这样撕咬她的衣服。绯心吓个半死,一半是因为这里是宫外。除了一半是因为他的手劲,她会觉得他绯心吓个半死,一半是因为这里是宫外。还有一半是因为他的手劲,她觉得他又生气了。既然随了他的意不称他为皇上,她自称奴婢也是正常,他恼的没道理,她更不敢辩驳。但热水一浸,绯心就知道这真是泉。因为水一浸到她的腿,她立时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绯心猛的一落水,心下一慌,呛了两口。她急急忙忙的想往起站,但下一刻云曦已经跟着跳进来,两人皆是连人带衣湿个透。她很快便听到那挟着水声的裂帛之音,他一向喜欢这样撕扯她的衣服。

绯心吓个半死,一半是因为这里是宫外。还有一半是因为他的手劲,她觉得他又生气了。既然随了他的意不称他为皇上,她自称奴婢也是正常,他恼的没道理,她更不敢辩驳。但热水一浸,绯心就知道这真是泉。因为水一浸到她的腿,她立时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云曦两下就把她扯个精光,破衣就浮在水面上。她的长发如藻一般在身周浮动,这池可比宫里的要深的多,水已经淹过她的胸。况且她根本站不住,腿软之间几欲下沉,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浮荡,肌肤在水的浸润下泛出柔光。与她的黑发相映成趣,水波之间,更有诱人之艳。他一手把她勾过来,手便揉上她的胸,她的身体微痉,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更是撩拨他的火,眼珠变得浓黑,俯下头,泄愤一样的蹂躏她的嘴唇。

他强硬的挤压她的唇,连啃带咬扯得她生疼。绯心一声不吭的忍,她越是如此他就越凶狠。突然间,她整个人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因他本来勾着她腰身的手自后滑向她的股沟,并且沿着一直向腿间挤。

她因坐那破车,又骑马,那里本就是火辣辣的疼,而且被这种泉水一浸,已经痛得发麻。现在他的手一碰,她觉得疼得更厉害。她满脸是水是泪都分不清,但极痛之下她实在耐受不住,哆嗦的格外剧烈。他显然察觉到她的异样,她以往也是一味哑忍,唯有一次让他捏着腮帮子才压不住哼出声来。这次她虽然没出声,但抖的太厉害了。他突然松开她的嘴唇,双手挟着她的腰,一下把她给举了起来。

绯心光溜溜让他自水里举起来,霎时满脸羞成血色。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想捂,但他已经瞧见了,大腿内侧磨破了一层皮,双腿间已经肿起来了。她在家里,就算再奉迎父母,懂得察颜观色,她也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进了宫,就是再会谋心算计,同样也是娇生惯养,呼奴唤婢的贵妃。她细皮嫩肉的很,就算是当时他已经尽量的少骑马,多坐车,但她还是耐不住。不过十几里路,已经把她折腾的伤痕累累。

云曦盯着她的腿间半晌,绯心都快抽抽了。他没再把她往水里放,径自放到木沿边坐着。绯心此时赤身露体,便是她已经入宫第四年,与他翻云覆雨几多,她的自尊也承受不了这般在他面前展览。况且之前她还曾经做过那个怪梦,现在感觉那梦境成了现实。一时间又是羞耻又是疼痛,折腾得她眼泪不停,面色紫里泛着青,嘴唇不停的哆嗦。又不敢在他面前大声抽噎,只是无声流淌,更显得她可怜兮兮。

他没再出声,一撑手径自上了木沿,他浑身亦是湿透,衣服都贴在身上。也没理她,挂汤挂水的便往外头去,过了一会子,绯心忽然觉得身上一暖,一条大绒毯将她完全包裹住。她一怔间身体已经一轻,让他抱了起来。她根本没想到他是出去给她拿毯子,他自己还是湿的,连衣裳都没的换,却是过来打发她!他是皇上,从来只有别人伺候他的份,但现在,却像是他在伺候她一样。

他身上太湿,一贴她,连毯子亦成半潮。他抱着她穿过厅,到了另一端的暖厢。这里有大床,但床铺还没铺妥当,而且被褥也不知道是不是可用的。绯心瞧着似是全新,但实是不知道是不是好多人用过的,她只要一想这些就觉得别扭的很,连带身上这条毯子也觉得不是很干净似的。他却不管,径自把她往床上一放,转头便出了厢阁。

绯心裹着毯子在床上发抖,半是因疼,半是因怕。一会听得门响,心里更是怕得紧。他这般湿淋淋的出去,若是生了病,那全是她的罪过!况且把她一个人撂在这里,没有衣衫,裹个毯坐着,若是一会侍卫错一点眼,不小心把小二放进来,她真个是要死在这里!

她胡思乱想个半天,忽然又听门响。随着声响,已经听到云曦的声音,不仅是他,似是还跟着别人。她更吓得紧,也不管什么,忙着就往床侧帐帏子里藏。

“说的天花乱坠,什么琉璃顶的凝香坞,宝号就是这样做生意的?诳了客人进来打发,能宰一起是一起?”绯心听得云曦在外头出声,连着还有掌柜的讪笑,想是跟来的是掌柜。她听得一阵拉扯之声,“您老跟着过来瞧瞧,这也叫琉璃顶,能瞧见什么景?这个池子小的也就孩子能进来泡,泉硬的跟什么似的,洗手都嫌扎的慌,真泡了还不得褪层皮下去?您真当我是冤大头怎么的?”

绯心一听傻眼了,他刚一身湿淋淋出去,竟然是扯了掌柜的跑来说这个?她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听掌柜在一边赔笑:“您是京里来的大贵客,小店哪敢慢怠您呀?这,这里是小了点,但这泉可能是您泡,泡……”

“当时您老可说了,什么凝香坞琉璃顶,这才冲这住进来的。招牌叫的这么响,真真是个店大欺客。还有还有,您刚端来的这什么醉仙酿,掺水了吧?”云曦挑着声音哼着,“就这规制还要十两银子,您这里也太黑了!”

“哟,哟,瞧,瞧您说的。一看您就是见过大世面的,哪敢在酒里兑水这么不地道。您可千万别恼,是小店服侍不周,要不这么着,几位的酒菜奉送,瞧这个您还满意吗?”听着掌柜的声音,显然是云曦的表情定是连挑刺带吓唬,掌柜生怕让人砸了招牌。只得赔着笑息事宁人。

绯心都在里面听傻了,他堂堂一个天子,跑到这里跟人砍价来了。想是掌柜自认拿住有钱人好面子的心理,先不管东西好不好,豪气长脸那可是头一位的。基本上开价十两,怎么也得给个二十两显一下自己的富贵。却没想到碰到这样一个主儿,居然还扯着过来往下划拉价的!像绯心就从不砍价,以前她在家里也不上街,是各店的掌柜拿了样子给她,瞧上眼的就买。发觉物不对图也从不言语,反正不差几个钱,扔了再买就是了。

但现在听云曦在外面跟掌柜的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竟逼的人家奉送酒菜。实在是……她本是吓得发呆,现在不觉间眉也展了,唇边笑也多了。开始听得云曦拉着掌柜的往池边去,她心里还是觉得很丢人的,因为那里还泡着她的破衣服。但渐渐的,倒是摒气静心的听他说话。

绯心听着外头掌柜的招呼,然后听到细碎的脚步和杯盏的声音。想是掌柜的打发小二把酒菜放下,掌柜又轻声慢语了说了许多安抚的话,再三的表达了不周到的歉意,极是会做生意又会看人的。觉着这几个人惹不起,八成是陪着皇上来游幸的官,所以怎么说怎么是。

若是一般的人,肯定早拉出架势开打了。这檀温阁光是瞧外头的头面,也知道是这里一霸了,店大欺客其实说的一点不假。来这里的外地人多,掌柜是能宰一起是一起。只不过今天挨刀这位是个难缠的,他当然知道怎么回还。

绯心听着带门的声音,她也顾不得干净不干净,忙着裹着毯往床上一躺。平时她是肯定不敢装睡的,但现在她一身是伤,也给了她最好的理由。更何况,她就是很难与云曦独处,她甚至觉得,他始终是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人,虽然她是他宫中的女人。

她可以远远看他,看他展露不同的一面,他笑起来很动人,勤于政事亦让她钦服,他偶而会孩子气,带出天真的样子,亦偶而会狂放纵情,展现出非同寻常的美丽。这般远看,她会觉得很平静,有时甚至觉得很光荣。因她是他宫中的女人,她嫁的这个男人,不仅是天底下最有权势最富贵的男人,更有才情与傲骨,是值得所有女人羡慕的,连带的让她也觉得增光添彩许多。

绯心喜欢这种感觉,纵说是虚荣也喜欢,亦喜欢后宫之中高高在上的华贵。她喜欢他所带给她的一切,只除了那尴尬的亲密。她是见过别的宫妃与他如何相处,但有些是她完全学不会的。

饶是她装睡,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忐忑。在宫里,他可不管她是真睡假睡。让她伺候她不照样得伺候?哪有一回是她想躲就躲的过的?

她感觉他上chuang了,在他将她搂在怀里的时候,绯心不由自主的发僵,这睡是再装不过去了。但云曦也没怪她,脸一贴上他的衣,绯心没觉得他身上湿,许是他刚出去的时候换了衣裳。但她的毯子是半潮的,这状况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她装睡了,这会子再睁开眼说伺候他就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他就这么歪着,到时睡出病来她可担待不起。

绯心权衡了一下利弊,终是半睁开眼低声道:“皇上,臣妾…….”她现在也没心思陪他玩什么公子丫头的游戏了,况且她刚才配合了一下他还不高兴了。她一睁眼,便看到他的衣衫,同样的款式,玄色绣暗银云图,与刚才所着一模一样。想来也是,他一早想溜出行宫去玩,汪成海不可能一点准备没有。她一路都没敢抬眼皮,当然没瞅见侍卫是不是随身带着包袱,看来同款的衣服他带了好几件。这样想来,至少也该给她准备几件吧?是何况,他还有撕人衣服的癖好的。一想到这里,她自己的脸先红了,吞吐了几个字,却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云曦见她主动睁眼开口,便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没烧,还好。”他的声音低低,似饮酒一般的微醺,“一会把衣服换了,潮着睡捂出病来。”他的声音挟了些关切,让她听了心暖。

他说着,便探手自身后摸了摸,掏出一叠衣服来。果是同款同料的,与之前她那一身一样。她捂着潮毯也的确不太舒服,他犹自歪着,把衣服略抖了下,里面掉出一个彩绘琉璃瓶来:“幸而带着这个。紫玉化淤膏,嗯,一会子……”他掂着瓶子忖着,忽然瞧见她双眼瞪得滚圆奇大,此时正一脸酱紫的瞅着他。

绯心从未敢如此放肆的盯着他看,主要是她真是瞧见这个有点傻眼了。是吓傻了,她伤的不是地方,她见他掂着瓶子就心里狂跳,生怕他一吐鲁嘴说什么一会子朕帮你上点药什么的!现在她脑子里想的不是什么受用得起或者受用不起。主要问题是她会不会再在他面前展览一次!所以,一时间脑子一蒙,眼珠子就不由自主的死盯着他的嘴不放。

他怔怔瞧了她一会,忽然唇角微扬,似是噙了笑。他扬手把东西往她身后一扔:“一会把衣裳换了,出来伺候朕用膳。”一听他这般开口,她松了口气,心底是很感激他的。她见他起身向外走,低声说了一句:“谢皇上。”

他顿了脚步,半回了头睨了眼看她:“那湖,名叫暖玉。”

她愣了一下,不由又想起之前的美景来。美伦美焕,湖面烟雾缭绕间的人影,不觉间绕上心头。暖玉,的确很美。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左右将&,下属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官阶,&套古名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