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中午,绯心又是蔫蔫的,早就给绣灵卸妆油饰准备安置。绣灵和小福子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小福子凑回来,边亲手托着盘接钗环,边呢喃着:“娘娘,这大节下的。之后华丽人但是亲手做了灯送皇上呢,据说永惜楼那边,挂得跟灯会一样好看呢!皇上都赞好呢!”““你瞧着眼热,本宫就放你半日,你也逛逛去?”绯心知道他什么意思,故意不接这茬,瞄一眼他讪笑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这天傍晚,绯心又是恹恹的,早早就让绣灵卸妆饰准备安置。绣灵和小福子交换了一下眼神,小福子凑过来,一边亲自托着盘接钗环,一边低语着:“娘娘,这大节下的。之前华美人可是亲自做了灯送皇上呢,听说永惜楼那边,挂得跟灯会一样漂亮呢!皇上都赞好呢!”

“你瞧着眼热,本宫就放你半日,你也逛逛去?”绯心知道他什么意思,故意不接这茬,瞄一眼他讪笑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娘娘,这难得在外过节。您就是不爱凑这个趣,也该多走动走动。这凤栖阁偏背的很,一堆树又挡着遮光避日的,您老闷在宫里也不是个保养的法。”小福子接过九尾蓝彩钗,弯着腰低声道,“这宫里光泉池就好几十,听说山上的还有好的。皇上都爱去,不如……”

“说多错多,做多错多。你跟了本宫快四年,嘴巴再不管着点,别怪本宫不讲情份!”绯心轻斥了一声,吓得小福子和绣灵都白了一张脸。

绯心怎么不知道,这几天节氛日浓,加上皇上出宫来这里,就是想随性些。所以也没太繁冗的规矩,随行的嫔妃皆不时穿来游去,凭添了许多见皇上的机会。但这会子,她才不想再出去讨臊,本来皇上就嫌她死气沉沉,到时保不齐又惹他不快。之前除夕失仪,这档子事还没干净呢,再兜揽上别的更是烦心。她是能躲就躲,巴不得皇上把她这口子都给忘干净,让她也能守着“贵妃”的名安生安生。

况且绯心也的确是累,她是在家里宫里拘惯的人,规矩礼仪自然省得不亏,但她亦也是娇皮嫩肉,软床褥下尚有不平她都能觉,更何况这连日奔波。虽然是高驾豪车,她也有些不适。何必这当口去撞枪头?

殿内一团死静,被她一语噎回去,再没人敢跟她扯三四。绣灵这边刚帮她将头发打散,身后的宫女已经配齐一应洗漱之物。正待着人挑熄大灯,忽然听外头一阵嘈杂,一会子外边报事的小太监便进了偏殿,隔在帘在外头跪报:“禀娘娘,辉阳宫那边来人了。”

绯心一听,心里登的一下,也不顾自己散着发,低声道:“快传。”这大晚上的,难道皇上要她侍寝?传嫔妃侍寝,那也该有居安府的先行奏报,让她准备才是。不过也难说,皇上兴致所至,底下人哪能猜到?她瞅了一眼自己,一时间又有些发僵,实在不想去。

一会子的工夫,便见汪成海拐了过来。绯心一见是他,更紧张起来。这汪成海可是大总管,侍寝这样的小事哪用他来传?汪成海隔着帘跪着:“贵妃娘娘,皇上召娘娘移驾辉阳宫。”

“汪公公少待片刻,待本宫换服便去。”绯心也不敢耽误,忙一个眼神让绣灵再帮她梳头。

“等不得了,娘娘,让奴才侍候您吧?”汪成海此时居然不顾仪礼,也不听绯心吩咐,一躬身就窜了进来。直把绯心吓了一跳,小福子哪敢呵止他,一见他这样,定是有皇上在身后给他撑腰。

“哎哟我的主子哟,您这么早就安置了?来不及了,十万火急呀!”汪成海嘴里叹着,说是伺候,却是伸手一托绯心的肘。压根不打算再帮她梳头,随便将椅背上搭着的一件银鼠大毛氅一掀,“娘娘快随奴才过去才是,有奴才伺候,不用再传人了。”

绯心也被他这样吓住了,一时间顾不得理论,忙忙的就披了氅跟着他去了。惊得小福子和绣灵一愣一愣的,直待他们出了殿。绣灵这才冲小福子一努嘴,让他跟着去打听打听什么事。小福子会意,忙着跟了出去。

绯心跟着汪成海一出殿,见外头已经候了一个步辇。她披头散发的坐了上去,心里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汪成海这般不顾礼数,定是皇上催的紧。但究竟什么事让皇上催成这样?这大节下的,皇上就算想翻她的旧账,也不会这会子治她,况且她这几天老实的很,不该让他拿着错才是?但除此之外,她实是想不出有什么事。

这两宫挨得远,中间隔了好几处院子,抬辇的几个太监脚下生风,她脑子还没转完。已经觉得路径有变,不象是往辉阳宫去,倒像是冲着西庭径那边去的。绯心满腹狐疑,不待她问,已经拐出廊道,瞅着前头乌漆麻黑,竟是半盏灯也不见点。若非是汪成海一直扶着辇跑在边上,她早要叫出声来。

绯心感觉是出西侧园子,由于没灯,只借月色,树影娑婆,张牙舞爪的让她心里慌的很。突然绯心觉得眼前黑影晃了几晃,随之辇一停。绯心眯着眼,瞧着黑麻麻的像是西墙围,前头似是有驾车,还晃着几个人。她正想着,汪成海已经跪着低语:“皇上,贵妃来了。”

“怎么这么慢?让她上来。”绯心听里面声音低沉,倒是有几分着急。

“奴才该死。”汪成海喏应着,一边回头扶着绯心下了辇,小心的扶着她走了几步。绯心这才看清,真是驾车,单骑小车,蒙的严严实实的,马蹄都包了绒。边上已经有两个小太监打了帘一角,下了脚凳,搀她上去。

绯心惴惴不安,也顾不得仪容不整。忙低眉顺眼的进了车厢,一进去头也不敢抬的便跪倒:“臣妾见过皇上。”她触目所见他的靴,微微有些惊诧,他穿了一双普通的鹿皮暗纹靴。他平时的服饰,皆有龙纹。就算是常服也不例外。但今天他着这样的靴子,这靴子虽然精工细制,但一看就不是宫中他的常服规制。她心下狐疑,还不待她开口,便听他淡淡的说:“贵妃真是心有灵犀,省了卸钗环的麻烦。”

绯心微是一怔,他接着说:“快把衣裳换换,随朕逛逛去。”

一听他这般说,她不由的微抬了一点点眼,正看到他的襟摆。玄色暗银绣,却是云纹而非龙纹。出去?大晚上微服?这也太不安全了。

“快点,还磨蹭什么?”他一见她发怔,有些不快起来。他一催促,她忙忙的起了身,一眼便看到他坐的榻边摆着一套湖水绿的衣衫。这小车不大,加上中间又嵌了桌,一侧嵌了坐榻。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活动空间了。

绯心一起身,他便看到她长发轻动,流光泄影之间有如乌瀑。脸上还有残妆,但格外明媚,长发贴脸而垂,更显得脸儿细窄眼睛乌圆。他一伸手便把她的氅一掀,连带的将她襟口的扣子都扯脱了两颗:“快些换了,这就走了。”

绯心被他连番催促,哪里再敢多言。在这种小空间里,又当着他的面换衣裳再是不自在,她也只能遵从。她颤微微的在他火热的目光下把衣服换好,但长发无簪相束,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伸手把她拉到边上坐着,将她带来的氅往她身上一搭:“就这样吧。”说着,他微扬了声音,“走吧!”

她身子一晃,马儿微嘶一声,车子缓缓移动。走了一阵,便听到一阵金属之音,然后听到低沉的男声:“皇上。”绯心一听是男人,吓了一跳,她没怎么见过皇上身边的侍卫,因她几乎都不往启元殿那边去。

“宣华门那边安排好了?”云曦轻声问着,“让马随行,若是赶不上,便弃了车骑马便是。”

绯心脸儿发紧,到底要去哪逛啊?还要赶时辰?况且这里还没出行宫内苑。外头轻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汪成海,有什么事就先替朕挡着。”云曦轻声吩咐。

“奴才省得,皇上要安妥些才是。”敢情汪成海一直跟着车马后头小跑,听了他的话,便趋了几步贴在一侧说。遂又看一眼车辕上,以及周围几个骑马并引着云曦坐骑的人:“庞统领,几个可留神伺候着。”

说着,绯心已经听得一声极轻的响动,想是大门垫了棉,慢慢的打开。云曦突然伸手勒着绯心的腰:“可坐稳了。”说着,小车突然猛的一晃,随之听到一声轻咄,鞭子凌空一声脆响,接着便是马嘶之音,竟是开始尥蹄狂奔。

绯心若非让他摁着,怕是早侧甩出去!她听得外头一阵蹄踏,小车晃荡乱摇。绯心细皮嫩肉,哪禁得住颠?平时便是豪车软垫,稳行慢走,她尚觉疲累。更何况这车又小,底架不厚,就是一驾轻车。那拉车的马有如疯魔,把小车拉得咣咣乱响,似是双轮都离了地。桌上若是有器物,估计早让倾扔四地。

绯心只觉臀都要离了座,两下一震,便有种麻痛之觉。她伸手紧紧揪着榻沿,两腿似都使不上力,脚都踩不实一般。她咬着牙,长发拂挡了一脸,头也不抬。只觉身体七摇八晃,五脏都要晃出来。眼前发花,头皮已经整个麻了去。身体崩得紧紧,手指已经捏得泛了白。她对这种身体不受控的感觉极度不适,肠胃里也极不舒服,两腿最后都成了八字,紧紧贴挤着榻沿。云曦扣着她的腰,感觉她整个已经僵了,看来还是了解她的,若是骑马跑下来,此时她人定是要去了半条命。

马急如闪电,四蹄踏云一般。拉得车子更有如破风筝,一会的工夫,绯心便感觉身体向一侧冲,似是马在下山。她活这么大,没坐过这么疯颠乱晃的车!她紧紧闭着眼,全身像是只有一条线牵着的纸灯笼,两条腿反折着扭曲贴着榻侧,骨头都快让她自己给挣断,那裙摆更是让她撑得大开,快撕了去。此时她也顾不得什么体统不体统,只顾玩命抓着一点握处,她两腮都在抖,牙都快让她咬碎。

×××××××××××

今天出去了,没想到现在才回来。实在不好意思~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沦萨岭&格漠边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内务&分配)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最高长&右中郎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三司下&(法)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 事。司&兵事。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