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年,赶紧着就是上元节。朝廷在二月里也算两年之中最轻闲的时候。再加去年新年伊始很不错,较往年至冬,混沦山境一带总闹雪灾,但去年天公天公,但是落雪,但不致冻土引灾。锦泰迄今已临第七朝,除成帝时期突然发生过诸王乱战,打了十年内战外。而后三朝,都信奉静养生当下五国并立,乌丽早已经附属,夜滦亦于先帝时期已经向锦泰称臣。唯有西北蛮沙与混沦,皆因外夷之族,一直与锦泰隔山相望。只闻西北一地,有浩漠丰沛之土。如今国库充盈,民生犹足,人口积增,欲开疆拓土也是正常。。...

过完年,紧着便是上元节。朝廷在正月里也算是一年之中最清闲的时候。加上今年开年不错,往年至冬,混沦山境一带总闹雪灾,但今年天公作美,虽然落雪,但不至冻土引灾。锦泰至今已临第七朝,除成帝时期发生过诸王混战,打了十年内战外。其后三朝,都奉行休养生息之策,开河道,减苛税,施廉政。所以至先帝昌隆朝,已经国库极丰,民心所向。每年纳奉之粮积堆如山,陈粮未绝,新粮又至。库中银钱丰盈,因长久无用武之地,串钱的绳子都烂了无数。以至民间亦有许多地方,甚至拿上好的粮食喂牲口。皇上如此处心快收兵权,想是时机已至,意图北地。

当下五国并立,乌丽早已经附属,夜滦亦于先帝时期已经向锦泰称臣。唯有西北蛮沙与混沦,皆因外夷之族,一直与锦泰隔山相望。只闻西北一地,有浩漠丰沛之土。如今国库充盈,民生犹足,人口积增,欲开疆拓土也是正常。

因今年开年不错,去年又大收。所以皇上心情极好,意欲至汤山行宫过节。这汤山行宫建于锦泰平庆年间,距京城以北七十多里的皇苑县。这个县因汤山而出名,建行宫之后便更名为皇苑。汤山有温泉约三百眼,因水质不同分列山中。是皇家相对比较近,但极佳的一处休闲圣地。

皇上登基之后,陪太后去过六次,去年带宁华夫人去了一次。绯心入宫之后,亦也随同皇上去过一回。不过绯心一向对这种出游不太热衷,她自小便被锁在家里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大家闺秀。深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道理。生平唯一的一次远行就是上京选秀,而当时亦是乘官轿站站相递。长期的深闺生活已经磨尽了她所有好奇心,也难怪皇上说她死气沉沉。不过她是觉得,出门去行宫,舟车劳顿,自然不比在宫中舒服。到时与皇上相处的多,处的多自然错的多,不知什么时候又得罪他,还是在宫里妥当些。

皇上初四的时候在朝上听了臣工的建议,遂便定了要去行宫。皇上兴之所至,谁能逆其意?行程紧密,居安府开始调配,行执,司掌两府马上开始加紧安排。快马先行至行宫准备接驾,宫中亦开始筹备出行事宜。

往年皇上出行,必是陪同太后。至于妃嫔随行,除非他亲点,一般都是曾经侍奉过皇上的才有资格。但名额还是有限,往年一至此时,各宫都少不得打点打点,试图将自己的名字加进去。内务三个主要部门光是赚嫔妃们的银子就能盆满钵溢。

去年太后未去,是因为去年宫中选秀,前皇后掌不住事,太后必要在宫中作镇。而去年贵妃没去,是因为去年开春把皇上给得罪了,自己关了自己一个月禁闭。而去年皇上指宁华夫人同往,是因宁华夫人有孕。但今年太后已经半隐,所以肯定要同去的。至于贵德双妃,那都是现在在宫里往头里排的,所以肯定册上少不得。两府的人再是胆大包天,也不敢挣她们的钱。

通常皇上不钦点任何一个,全凭两府看着办。皇上做这样最是正常不过,他一向对后宫的事了然于胸。所以绝不会在这件小事上去特别表现对某一人格外的恩宠,除非他认为有必要。

皇上这边在朝上议定要去行宫,后宫已经开始四下折腾起来。有点子手段,有点钱的都开始四下活动。

绯心唯有在此时才会对贵妃这个光荣称谓有些不满,若她只是一个美人,哪怕是个嫔,此时只消捂着荷包不出银子,必会轮不上随行,可以好好在宫里过几天舒服日子。只可惜啊,当下她除非狠下心打断自己的腿,或者再自寻个碴把皇上得罪一下,不然是肯定躲不掉的。但她既下不了狠手打折自己的腿,也没那个熊心豹胆再去引雷,只能私底下郁闷。

名册在初七那天便下来,皇上陪太后出行,贵妃,德妃领灵嫔,和嫔,华美人一起随行。除此外还有一些陪行的官员不用细说。出行所用的辇,轿,车,以及仪仗皆按制分列。

随同圣驾临幸汤原,与绣灵绣彩喜悦的神情不同,绯心接连几天都长吁短叹,一副要发配充军的苦瓜相。

其实若是往年,她也没这么消极。只是这一年实在多事,至年底的时候,连着几档子事都弄得跟圣上关系越发紧张。前两天是好些,但更证明皇上喜怒无常。人其实就是这样,若是皇上真发了雷霆之怒,把她擒拿论罪,她也就万皆死灰,什么也不用想。偏是这样悬着,堆了她满心。搞得她时时都少不得要猜他的心思,结果猜多错多,越发难持。她也小火慢煎,心力交瘁。一想着往他身边去就汗毛直竖,头皮发麻。

初十一大早,百官于清华门跪送,五色仪仗浩浩荡荡自十方大场摆列,出端阳门,然后至北门清华门出行。自清华门直至京城玄英门,这整条大街早已经封街,沿街所有门户皆蒙黄绢,地洒金沙,两边立内宫禁军,先行执行都校,随后便是金玉仪仗,伞顶,绣旗。仗队两侧为护仗轻骑兵。仗队之后是两路禁军护卫,围着皇帝明黄龙驾。之后是太后玉驾宝銮,再后是贵妃及德妃的红顶金辇以及诸嫔妃驾辇。然后是随行官员,武官马,文官轿,各按品阶不等。最后是尾随步卫。这条队伍有如长龙,队首已经近了玄英门,队尾尚未出尽清华门。更因有大量步从,以及宫女太监执相应之物,队伍行得极慢。以绯心的经验,这到汤原至少要行个三四天。

这次她只带了常福和绣灵。她宫里也得留人,所以常安和绣彩没跟着。这一径果是行了四天,至汤原行宫已经是十四的晚上。不过之前已经有行执快报,行宫那里早已经收拾妥当,备节一应之物已经安排,只等正主一到,直接过节就可以了。行宫建于汤山,整座山以及方圆十里为皇家禁苑,面南一侧凿山而成的宫房,计有房间共六百余。各个宫院皆有泉引入其中,以其水质景致不同而分成诸多。更取自然景观设园,比之恒永禁宫,虽少了恢宏,但多的别致。

至行宫之后,便照例分院阁。绯心是贵妃,两年前她住在旋彩阁,离皇上所住的辉阳宫最近,而另一侧的长安殿为太后之所。但这次德妃亦同往,与贵妃品阶相同。这旋彩阁是照往例给了贵妃呢?还是分给德妃?倒是让居安府的犯了难。

绯心最近一直心事重重,更不愿意在这件小事上引得林雪清不快。索性自动选了较远的栖凤阁,那里栽了许多梧桐,于行宫偏西北的一侧。名字叫的好听,但因周围并无好泉眼,一向被诸妃不喜。但绯心只想清静,也不想与德妃争锋,更不愿意讨皇上嫌弃。索性就离的远远的,直当自己关自己禁闭。余次的嫔妃则居安府按例分派,外围依旧是随行官员之所。当晚劳顿,皇上只是草草听了一下次日的安排便回宫休息,未宣召任何嫔妃前往侍候。绯心照例给太后请了安,亦早早回去休息。

次日便为上元节大宴,这些事情早在宫中已经安排妥当,不用她操心。她亦不是头回来此,没什么想观之景。上元节折腾了两日,绯心觉得这次实在匆忙的很,让她都歇不过来般的疲累。上元佳节灯如昼,诸嫔妃亦学着民间玩灯,绯心对此没什么兴趣,更不愿意远去了去尝试各式温泉。一应俗礼能免则免,除了例行请安,一直窝在阁里休息。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国收)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