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会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她在殿前被皇上剥了个精光,接着她又喝了一大壶酒。他还不停地的灌酒给她,流得她满身都是。她最后终于等到受不了了,争扎出来,最后趴在皇上肩上咬了他一口!绯心被这个怪异的梦境给吓得冒了一身的冷汗,一睁眼,正看见陌生的天青色纱幔绯心被这个古怪的梦境给吓得冒了一身的冷汗,一睁眼,正看到熟悉的天青色纱幔,床顶四角挽着八角花样,垂下的穗都松松而静止。一醒便觉得脑仁跳着疼,遂张口唤人要茶。绣灵听了动静,轻挽了帐子,绣彩便奉了一盏清露来给她。。...

绯心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她在殿前被皇上剥了个精光,然后她又喝了一大壶酒。他还不停的灌酒给她,流得她满身都是。她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挣扎起来,最后趴在皇上肩上咬了他一口!

绯心被这个古怪的梦境给吓得冒了一身的冷汗,一睁眼,正看到熟悉的天青色纱幔,床顶四角挽着八角花样,垂下的穗都松松而静止。一醒便觉得脑仁跳着疼,遂张口唤人要茶。绣灵听了动静,轻挽了帐子,绣彩便奉了一盏清露来给她。

“昨天……”绯心总觉得那梦太真实,一时间让她后怕的紧。不由的有些惴惴,连开口确认的胆都没有。

“昨儿娘娘在潋艳殿喝醉了,离席的时候摔了一跤。是奴才跟小福子一道把娘娘搀回来的。”绣灵一边给她披袍子,一边说着。

“那皇上……”绯心听了,略松了口气。

“皇上昨儿一见娘娘这样,又动了气了。把人全轰了,摆驾回宫了。”绣灵应着,“娘娘,这事娘娘还是要向皇上请罪才好。”

“嗯,本宫知道。”绯心彻底放心了,他动气是正常。贵妃殿前失仪,别说是他,她自己也很难接受这个,但总不至于向梦中那般可怕才好。她要真是一口把皇上给咬了,这究起罪来,这帽子她们乐正家可戴不起。

从十一月,至现在,他们也就在除夕大宴上见过这一回。但这一回,绯心真是觉得死尽了。她一向最看重的就是端庄静雅,不管他底下怎么对她。至少表面上,在诸嫔妃眼中还是高贵大方,高高在上的。现在,大家都看到她的丑态了,流言杀人,绯心觉得不死都没什么意思了!

锦泰例,过年大节。皇上于腊月二十五开始封笔,封印。正月初一皇家年庆大典之时同时开笔开印。农家此时也是农闲,所以民间一月无事,官宦则放假半月,后半月按例值班。朝臣则放假五日,随后也是按轮班制。重臣则放假三日,第四日开始例行办公。也就是说,天子在正月初一到初三这几天虽然已经开笔开印,但是可以不用上朝听政,但天子无假,日日仍需理政。只不过举国大假,基本也无事来奏,算是一年之中最悠闲的日子。

绯心知道除夕这事必要向皇上请罪,她自己掌宫事,最了解宫规。此时她也不想着试图挽回什么,只是依律而行罢了。

正月初一皇极殿年庆大典,嫔妃不参与,她在宫中静了一日。到了初二,她收拾整理一番,打听到皇上去了启元殿,便让绣灵陪着一道去了。她没用步辇,也没华服大妆,有罪之人,再摆这种架子就更要不得了。

至启元殿,外守的太监一见是她,忙是进去通报。俗话说的好,疑心生暗鬼,绯心自己出了大丑,观着别人好像都是一副要笑未笑的样子,越想越是臊得慌。就越是不想在这门口候着,只想快快进去了事。但就是天不从人愿,偏是半晌也没出来。活脱脱让她站了半天,见宫人穿来行往,生生把她往死里熬。

过了半天,可算是汪成海出来了,撩着拂尘躬着腰把她往里让,却是拦了绣灵不让入。让绯心觉着汪成海也在嘲笑她似的,也不敢抬头,紧着几步往里赶。

汪成海一直引着绯心过了启元正殿,往侧面的御书房引。还不待进,便听到一阵调笑声。更让她窘死一张脸。

此时云曦正在书房的紫檀卧榻上歪着,边上站着灵嫔,一边帮他捏肩膀一边跟他打情骂俏。一见是绯心,他原本温柔含笑的一张脸,一下变了三季,从春变成冬。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来干什么?”

“臣妾恭请皇上圣安。”绯心今天穿了一件溜绒鹅黄色的宽袖袍裙,束了一个简单的团云髻。只用了两支简单的花簪别在两侧。与那水红艳衫的灵嫔一比,霎时逊色了不少。

“朕用不着你请安。”他冷言冷语一出,让绯心又僵了半分。他没叫起,她也就跪着。正好省了灵嫔的礼,灵嫔唇角微微含笑,倒也声色不露。

“臣妾御前失仪,特向皇上请罪。”绯心实在没办法,只得厚着脸皮把话说完。

“贵妃现在掌后宫事,嫔妃无仪自然以宫规论。何必向朕请罪这么麻烦?”他句句是刺,却正好让绯心可以把想好的话接下去。

“臣妾除夕佳夜醉酒无状,令欢宴难持。于圣驾面上失仪,为后宫之耻。以后宫之规论,宫妃无仪则自领罚抄祖训妃德,罚月例三月,退守宫房思过三个月。臣妾身为贵妃,身为宫妃表率,不能克尽已身,当罚加倍。臣妾愿交出掌宫之权,再无颜过问后宫之事。”绯心缓缓说着。

灵嫔听了暗喜,真要是如此,幽居掬慧宫半年,跟自请打入冷宫也没什么分别。半年之后,该冒头的冒头,该有孕的有孕。到时她再想东山再起也难了去了。所以后宫之中的女人,不怕罚钱,就怕思过。打是不会的,皇上的女人,只有皇上能打。犯了罪,可以让她死,但没有说往妃子身上动板子的理。除非先剥了她的高位,贬成贱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思过就可大可小,说是思过半年,半年皇上想不起这个人,跟无限冷宫没什么区别。

倒了这座山,那个德妃是掌不住的。漂亮是漂亮,但太出锋也不行。

绯心这话,其实是有两个意思。让出权柄,退守思过。明里是罚,其实是她给自己找后路。没权不过问任何事,思过不出宫房。至少半年之内,不能再加诸什么莫须有的罪名。经过这次,讨圣上欢心已经不可能。之前的荣宠,也不过个幌子,她从未受宠过。再向他讨身后名的恩典也不可能,但绯心总要垂死挣扎。只要她一直思过,退守宫中,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什么都没错。当然,冷宫的日子没那么好多。之前人家捧她,是因为皇上。失了皇上这棵树,日后怕是她更加煎熬。这些她都想过了,她能忍。只要不夺她的妃位,在宫外家人的眼中,她还是高高在上的贵妃,那就够了。

“贵妃不知道,账本到了年底也是要翻一翻的。看看之前可有错漏,如此,也不至一年里白忙一场。”云曦默了一会,忽然不紧不慢的说着

绯心一抖,这话灵嫔不懂,但她明白的很。他就是告诉她,激流勇退,也要看看地方。让出权柄,退守宫房。以后是不会犯错了,但之前的呢?向林家要钱,通连外枝,随便一条揪出来,便是要连坐的大罪!

她心里哆嗦成一片,真想一头碰死才好。还不待绯心开口再说,他已经慢慢说着:“起来吧,爱妃不过是除夕多饮了几杯。欢宴之上也属正常,既是家宴,便没那么多规矩闲事。此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边上的汪成海多机灵一个人,一见皇上如此轻描淡写,马上趋了一步搀她:“地上凉,娘娘快起身吧。”

绯心骨头都快酥了,压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更不敢看他,只顾垂着头:“皇上,臣妾身为贵妃…….”

汪成海一见这一位,不但不接下茬,快快接下这个台阶下去。还在那叨叨什么后宫之规,心里直起急。贵妃一向精明,只是一见皇上就方寸大乱,真真是没见过这样的。

果然云曦皱了眉头:“得了得了,此事就此作罢。以后宫人不得谈论,不得私议,否则严惩!”这话是说给汪成海听的,汪成海忙躬身应着:“奴才这便传令居安,行执二府。再有私相议论者必重责不饶。”

这一主一奴的对话,自然是敲打边上的灵嫔。她自有精明之处,岂会不知。马上趁着汪成海下去传话的时候迎过来挽着绯心:“既然皇上都发话了,娘娘不必多想。况且一家子饮宴,那日臣妾也醉得是方向不辨呢,要不是巧儿扶的稳,真也要跌出个好歹呢。说起来呀,就是那几个奴才不省得事,也不知道搀一把!”她巧笑嫣然,“娘娘这两日还好吧?瞧这大过年的,依民间的礼,还得拜个年呢。”说着,便盈盈拜了一拜,正巧把刚才未给绯心行礼的事也掩过去了。

后宫之中,一般都以姐妹相称,但那是相熟的。不相熟的,就得分品阶,位低的自称臣妾,同位才以年岁相分,以姐妹相称。若是品阶太低的,诸如充媛,充侍都还是要自称奴婢。当然要是皇上格外宠外的也不一样。这灵嫔与绯心并不算熟,所以便称其为娘娘,自称臣妾。

“皇上,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去臣妾宫中看花可好?臣妾暖苑里,***这会子都没败呢!”灵嫔说着又往皇上那边去,半贴着他娇声说着。

人人都说灵嫔是花神再世,有那让百花齐放的本领。现在听来果然不假,这隆冬时节,她那里***竟然然能长绽至此。怪道人说,这后宫之中,人材辈出呢。没点子手段的,光凭色艳自然持久不了。

只是这灵嫔的作风,绯心实在不喜。纤腰柳摆,足下生波,顾盼神飞总挟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妖饶,没个大家出身的端庄。不过想想也是,皇上就爱这种,投其所好也是正常。

“哦,那朕可得去瞧瞧。”他若有似无的瞄了一眼绯心,“贵妃一道去瞧瞧吧?”

绯心正在发怔,听他这么一说,不由的一抬眼,正触到他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此时只得喃喃应着:“臣妾遵旨。”

灵嫔压根也没打算邀绯心同去,但现在人家都巴巴的连“遵旨”都冒出来了。她也只得笑着接口:“既然如此,也请娘娘一道,去臣妾的驻芳阁赏花吧?”

绯心实在不想去,今天这事她还没想明白呢。哪有心思看什么花?只是当下她不去也得去,只得诺诺跟着,前往灵嫔所住的宫房驻芳阁。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176)

我要评论
  • 宗堂令&地)兴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东至乌&吞漓沼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