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十一月初六动身,他抚慰了昭华夫人一番,把绯心叫去叱责后。便因外廷奏报匆匆忙忙去理国事,太后自然而然是料想了会如此。现在的外廷事多,皇上不可能会因而久驻内宫,这相当于又给了她时间善后。而绯心也会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虽然,她明白自己做完后这件事,棋子的用处也而绯心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尽管,她知道自己做完这件事,棋子的用处也走到尽头。但她依旧不得不做,初七的时候她再度踏入昭华夫人的莱茵宫。。...

皇上十一月初五回返,他安抚了昭华夫人一番,把绯心叫去斥责之后。便因外廷奏报匆匆去理国事,太后自然是料定了会如此。现在外廷事多,皇上不可能因此久驻内宫,这等于又给了她时间善后。

而绯心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尽管,她知道自己做完这件事,棋子的用处也走到尽头。但她依旧不得不做,初七的时候她再度踏入昭华夫人的莱茵宫。

初四的时候绯心去了一次,昭华夫人血溃面惨,双目无光,一副已经死了一半的样子。只是安慰了几句,便悄悄去了。今天再来的时候,昭华夫人身子尚虚,不能迎驾。绯心也就势免了这些礼,进了内殿,见昭华夫人林雪清依旧歪在床上,长发披散,只披着一件常袍,半拥着被子,瞅着面前一套百子服发怔。

绯心见雪清这样子,不由心底一痛,这件事,她也是帮凶。皇家就是如此,吃的最好,用的最佳,唯有情这个字,最是凉薄。

雪清见了绯心,挣扎着要下床,绯心轻轻摁住,眼微看了她,才几日,瘦了一圈。绯心握着林雪清的手:“别多想了,好好歇着吧。”

“当日我有孕在身,这莱茵宫车马喧嚣。如今,唯有姐姐,还能来看我两次。”雪清的面惨白,眼底却失了往日的神彩。但是,却长大了。皇宫的生活,有如最佳催长剂,再天真烂漫的女孩儿,也会很快长大。

“后宫之中一向拜高踩低,妹妹无需多想这些。她们不肯来也好,总比来了冷言寒语更强些。”绯心缓缓的开口,看她大眼又蒙了泪,“妹妹风华正茂,来日方长。没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

“家父常说,后宫多纷争,瞩我万事小心。后宫妃嫔众多,我从不想争夺什么,只求皇上爱我怜我,心中有我便已经足够。即使不能与我朝夕相伴,只消我们情真意挚也是好的。至于后位妃位,我从不计较。看来是我太天真了!”她哑然一笑。

“你得到了,皇上这两天不是天天来看你么?当日是我疏漏,我于心实在有愧。”绯心也不自称本宫,压低声音说着。第一句或是假的,第二句却是真心。只是这真心,实在也没什么意义。

“皇上说过,不会让这个孩儿白死的。”雪清眼中掠过一抹戾色,这神情让绯心一凛。她知道,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就此死去。她终有一日也要像绯心一样,乐此不疲的争斗。因为她明白,不争斗,就会与她腹中孩儿一样,不明不白的消亡。

“我知道是谁,只是苦无证据。”雪清惨笑一声,“我的孩子死了,她的孩子却好端端。因为她,有把大伞撑着,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绯心摁了她一把,摇摇头:“此话在这里说说便罢,莫再提了。”还学不聪明么?隔墙有耳。其实早在太后非要说雪清纵奴惑圣开始,已经在她身边安插耳目,那时她就该学聪明些。

“后宫之中,皇上很是疼爱你。皇上既然说了,不会让孩子白死。你便安心休养吧!”绯心轻抚她的发,“唯有你重复光彩,才能拴住皇上的心,不是么?”

“姐姐莫说笑了,此事便是皇上查。皇上也必不会因这个孩子去破坏他们…….”这次雪清学乖了,没说出口。绯心轻轻摆了摆手,跟来的绣灵和绣彩会意,便福了一下打发人皆退了。

“不错,皇上必不会因此而伤了母子之情。况且太后丧父不久,皇上定不忍心再加以责难。但是,这个孩子也是皇上的骨血。孩子失了,他定也痛彻。你若不想再日后受人摆布陷害,先要收拾心情站起来才是。”绯心轻轻说着。

“姐姐说的是,只是现在如此。那宁华夫人若产了皇子,到时母以子贵,升位高阶在所难免。如今我们平阶,她尚如此嚣张,来日,妹妹的日子更是艰难了。”雪清一想到这个,已经哆嗦起来。她现在认定太后和宁华夫人是凶手,又没有办法对付她们。眼看凶手步步高升,这次对付她肚子里这块肉,下一次就要把矛头对准她了。

“母以子贵,但同样,子也以母贵。皇上丧子之痛,爱妃思子而疾,皇上一样痛彻心扉。他不能替子昭雪,当然要厚泽其母,以慰其心。”这话说的绯心也是心惊跳,根本就是像在要挟皇上一样,太大逆不道了。之所以这样讲,是林雪清已经起了斗志,但还不够聪明,不把她点透,她根本不明白。

“是啊,只是此事,还需要姐姐推波助澜。”雪清眼中一亮,她一直视皇上为夫君。从小她就知道,她将来是要入宫的。所以她心中一直惴惴,她知道她将所嫁的,是宣平朝的皇帝,锦泰最有权势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心中也怀着美好的憧憬,谁不希望自己的夫君是个英雄。所以,当雪清从见他那一刻,她的心便时时刻刻的追随他。他才华横溢,风liu俊雅。他每每温和的微笑,都让她觉得心满溢着飞翔。就算妃嫔众多又如何,她只需守自己的小天地就好。

云曦是她的夫君,在她眼里,他不是皇帝而是她的夫君。这是他们共有的第一个孩子,现在,他一定也痛。但雪清知道,他肯定没有她痛。因为他还会有孩子,以后会有很多。但她不能,她现在只有这一个。而以后,若想再有孩子,保住孩子,光有他的爱是不够的。她要有权势,只有足够的权势,才能让她的孩子平安。所以现在,比起将真凶绳之以法,她更希望他的补偿。给她权势,给她在宫中生存下去的力量支撑。

但雪清知道,这不合制。但是,面前这个女人,怀贵妃或者可以帮她。贵妃如今虽然宠冠后宫,但却一直无出。若想与太后分庭抗礼,自然要找一个合适的帮手。当初不也是贵妃捎信给父亲,才有机会让她得见皇上吗?是贵妃将她一手提拔,如今,只有贵妃才能助她!

想到这里,雪清握紧绯心的手:“姐姐,妹妹如今只能依靠姐姐。姐姐的话,皇上定会听进去的!”

“光凭我一人还不行,需要你爹,现在的代右丞相助。光凭他也不行,还要宗堂令的人协助。而这件事,不能急。而且还要出的起银子!”绯心静静的说着。小产了还升位,不合祖制。但是如果宗堂令和林孝查到真凶又不一样,真凶是一个办不得的人。

宗堂令为了掩这桩皇家丑闻,必会安抚受害者,为了让林孝掩口,加封其女是最好的方法。有宗堂令推波,加封便顺风顺水!这些天绯心不问后宫之事,不代表她不查。太后很难天衣无缝,而人证,早准备好了。

“银子是小事,这几日我小产,皇上恩准家母进宫探视。只要能成事,花多少都可以。我爹那里不是问题,只是宗堂令那边,还要靠姐姐多多周全。”雪清一听半探着身,握着绯心的手,“姐姐,来日定不忘大恩。”

“我尽量试试,我呆的太久了。你好生歇着,莫再哭了。”绯心抹了一把她的泪,慢慢站起身来。叫了绣灵绣彩,摆驾回宫了。

×××××××××××××××××××××××

绯心回去的时候,来迎的绣清便低声说:“皇上刚才来了,现在在彩芳殿呢。”见绯心面色一凛,忙又低声说着,“面色不大好呢。”

这点绯心不意外,皇上来她这里就没几回面色好的时候。她忙忙的整理衣衫,一进彩芳殿便跪倒在地:“臣妾不知皇上驾临,请皇上恕罪。”

“起来吧。”云曦坐在桌案前的大椅上,手里托着茶盏。绯心低垂着头,根本不敢看他。以自己的孩子为代价,从而抓住的太后的把柄,让她从此不问后宫之事。压服朝堂,打击外戚。这场仗,历经数年,他终于赢了。他赢得有些萧索,不过,他一向深知宫廷争轧,一向冷心冷血。纵是萧索,也不会太久。只是这几天,肯定是有的。

所以云曦静静不语,她也不搭腔,只是默默站在他的面前。过了许久,他低声问:“今日,你为何不熏白莲桑芙蓉?”

“回皇上,寒露渐重。白莲味虽清新,却无暖意。所以熏了碧桃暖檀。”绯心缓缓的说着。

“你去看她了?”他静了一下,缓缓说着。

绯心知道他必要问此,便一字一句将之前在莱茵宫所说的回给他听。他没说什么,绯心说完之后,便又跪在地上。

“何事?”他见她突然行礼,也不忙着让她起,只是眉眼一抬。边上的汪成海会意,一扬手把人全驱了。还很贴心的闭了门,自己守在外头。

“皇上,臣妾自入宫以来,便谨遵父诲…….”绯心的话刚起个头,云曦已经皱了眉,不耐的打断她:“好了,好了,拣要紧的说。”

绯心听着他话里的不耐烦,心下一紧,忙垂头触地:“臣妾自知出身低微,从不敢奢求荣宠。现在斗胆,向皇上讨个恩典。”

他微一缩瞳,唇角已经冷然挂笑:“贵妃如今要讨什么恩典?当真以为朕废后是要成全你么?”

“臣妾不敢。臣妾从未想过入主中宫,臣妾只求……”她咬了咬牙,他做事之绝决,她见识到了。再不说,怕就来不及了。她入宫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她第一次向他讨的恩典,竟是此事,“臣妾只求一个身后之名。”

她知道的太多了,她早晚是要死的。这件事就算不会败露,她继续在这后宫之中晃来晃去。等于不时提醒皇上,他是如何才能让太后退隐宫中的。

绯心入宫初时,是太后用来牵制皇上的棋,既而又成皇上反制太后的棋。这些天她想了很久,除了这件事,她已经再无利用价值。与其等他问罪,连坐其族。不如先自行了断,在事发之前尽付黄土。图不了生前好名,便要图一个风光大葬身后之名。现在死了,她还是贵妃!父母只会以她为荣,家族会以她为傲。虽然不能恩泽全家,但至少,乐正家也算出过一个贵妃,也曾风光过!

绯心垂着头,四周一团死寂,一时听不到云曦的回应。正惶间,突然听到“咣”的一声脆响,震得她一个哆嗦。

那是茶盏让他甩到地上的声音,茶水四溢,碎渣有几块已经飞到她的身边。

“朕总算是看明白了,朕真是瞎了眼!”云曦的声音彻冷入骨,不待她反应,他已经越身而去,口中冷冷道,“贵妃该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不然,就掂量掂量你们乐正一家的份量!”

绯心整个人都瘫在地上,他走了许久都没回过神来。他一向对她冷言冷语,只是这一次,居然威胁至此。他不肯给她这个恩典!乐正一家没能因她入宫而兴荣,反而更加暗淡了。

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在别人眼中,她是最受宠的妃子。实际上,她不过是一个在宫中委曲也难求全的可怜虫。他就是让她在恐惧里煎熬,然后等待他像碾死蝼蚁一样的碾死她。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集令(&籍)土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 ,西至&吞漓沼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套古名&杜撰,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