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心没等绣灵叫她便醒了,因前天睡的还算很不错,再加她也习惯于起床。但是皇上前天宿在这里,但她并不心急叫起。前天是十五,依锦泰例,十五但是无假,但第二日早朝却延到午间。因为她觉时辰尚早,便翻个身想多睡一会。但绯心刚是微一站起身,便觉有些异样。她稍稍一但绯心刚是微一起身,便觉有些异样。她略略一捋头发,心里咯登一下。他们头发缠在一起了,一缕自她身侧,正挂起他鬓间一梢发丝来。两人头发皆是很长,睡在一起难保纠缠。但素来因保养得宜,他们的发丝绝不会绕出死结来。但绯心此时微一捋,忽然觉得触手有疙瘩,周围皆是毛毛的发丝,千丝万绕,已经成了一个死结,简直像是让人扯着系了几个疙瘩摞一起一样。。...

绯心没等绣灵叫她便醒了,因昨天睡的还算不错,加上她也惯于早起。虽然皇上昨天宿在这里,但她并不着急叫起。昨天是十五,依锦泰例,十五虽然无假,但次日早朝却延至午后。所以她觉时辰尚早,便翻个身想多睡一会。

但绯心刚是微一起身,便觉有些异样。她略略一捋头发,心里咯登一下。他们头发缠在一起了,一缕自她身侧,正挂起他鬓间一梢发丝来。两人头发皆是很长,睡在一起难保纠缠。但素来因保养得宜,他们的发丝绝不会绕出死结来。但绯心此时微一捋,忽然觉得触手有疙瘩,周围皆是毛毛的发丝,千丝万绕,已经成了一个死结,简直像是让人扯着系了几个疙瘩摞一起一样。

绣灵和绣彩一向是轮流睡在阶下帘外的榻上,以备娘娘有事传唤。同她一班还有三个宫女,再外隔帘又设四个宫女,个个皆是警醒。所以绯心一起身,绣灵已经知晓。见绯心未动也未唤人,便悄悄的看了更,不过寅时刚过。所以绣灵也没动,只以为她不过是刚醒,还需得寐一会子。

但一会,便见帐微摆。绣灵便悄声上阶,至大床之前,隔着帐低语:“娘娘,刚寅时,再寐一会子吧?”

绯心在里面有些发急,她刚试图解了一下。但床内隔帐,外面又只是点了一盏看物灯,只凭着缝隙透的一丝光实在是瞧不清楚。这会子又怕把皇上吵醒,只顾抓耳挠腮。一听绣灵出声,她略稳了下神,低声道:“绣灵,拿些花籽油来。”

绣灵微怔,一时不知她此时要油做什么。但因着皇上未起,也不敢多问,便忙着打发人去拿。一会子工夫,花籽油便从帐缝递了进来。绯心就绣灵的手用指尖沾了一些,抹在发上,却仍是揉着中心有一死疙瘩。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下越是急起来。若缠着的是别人的发倒也罢了,偏是他的,况且又是鬓间。别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断是剪不得。就是隔帘递剪,此等锋锐之物在皇上眠时挥来舞去,根本就是大逆不道。

绯心不时的摆弄那缕发,花籽油的味道虽然清淡,但闷在帐中难散。身侧的他突然翻了个身,冲外而卧。绯心因太过专注,一时不备,让他觉得鬓间微扯,不由的转过身“唔”了一声,略动了一下,睡意正浓的咕哝了一声:“什么时辰了。”

“寅时过了两刻了,皇上。”绯心一手握着头发,低声说着,“皇…….”

“还早,再睡一会罢。”说着,他又向着她翻过来,胳膊一下搭在她身上。

“皇上,臣妾的头发,臣妾的头发和皇上的缠在一起了。”绯心实在熬不住,压低声音说着。

“缠上就缠上了。”他不耐的哼了一声,一副又要睡过去的样子。

“臣妾实是解不开,皇上万圣之尊,臣妾又不敢伤了皇上毫发。皇上能否……”绯心被他半压着,动也不敢动。这两缕头发缠得死紧,若是不想伤了他的头发,只得从自己耳鬓处去一缕。这样一来,日后她梳头都成问题,若是从浓密处去一缕也罢了,偏是在鬓间。

“缠都缠上了,还管什么你的我的。”他此时定是睡迷了,也不自称朕了,但这话细想便暧mei的紧。霎时让绯心脸红烫起来。

“一会想法解解,解不开就剪了吧。”这边跟着她一问一答,让他的睡意渐消。但人醒了,身体里魔鬼也跟着醒转过来。他忽然一下压过来,手便向着她的衣襟探过去。

绯心一窒,整个人本能一僵,手不由自主的开始去攥身下的锦单。他依旧热情如火,只是这回因头发纠缠,他一抬身,绯心便怕扯痛他的头发。少不得要随着他贴过去,手再难攥被褥,只得去抱他的颈脖,他因她的动作而气促更重起来。绯心少不得要担忧那缕纠缠的发丝,却是因心有牵移,反倒对痛感没那么敏锐。倒是觉得,没那疼痛难忍的感觉,只是有一样更难忍受,便是那种被他调动而起的酥麻灼烫。

一番云雨之后,卯时已经过了三刻。绯心知道今天向太后请安又要迟了,只是她现在也无心管这些。刚才几番折腾,又渗了汗,那头发更是绕得密了。他却起了性一般的,又想去浸汤。皇上开口,她岂敢不遵。只是这一路又难免发丝缠绕,衣衫不整。当下也顾不了许多,浸汤也好,借着香油香膏,快些解开也是。

绯心觉得这是打入宫以来最累的一次。她不怕谋算,最怕的,其实就是这种意外。她一向规行矩步,最不愿意落下轻浮浪荡的名声。

死板也好,无趣也罢。她就是不愿意让人觉得,她商贾出身低贱不端。皇上曾经在掬慧宫连宿七日,已经让她落下一个专宠后宫的恶名。现在又鬓发相缠,不避宫女太监,在掬慧宫里穿宫掠行,鸳池同温。想是在这些下人眼里,她不但是出身低下,更是一个狐媚惑主的奸妃。她苦心撑了三年的面子,就这般轻描淡写的撕剥尽了。

而最让绯心心冷心寒的,是她小心妥贴,以滑膏浸汤解发,不伤皇上分毫。本来还好好的,他也算是相当配合。但见那发散浮于波,突然又翻脸,不仅颜冷,言语更让绯心齿冷。

本就不指望皇上赞她,反正他也从未赞过她。只是如此喜怒无常,实在让她觉得疲累满心。头发缠成死结,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好不容易给解开了,是扯断了一两根,但断的不是他的发,而是绯心自己的。他好端端的又怒了,突然间就变了脸,指着她骂她“虚伪”!

绯心真不知该如何迎合他,他不喜后宫争端,她便将后宫打理妥当,在不仵逆太后的同时又能令这三年从无太剧争宠之事发生。他所指派之事,她无一不谨督完成,从不懈怠。对于他所宠过的妃子一一善加妥管,从不以势逼人。她虽然谈不上什么后宫典范,但她是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的。

云曦离去之后,绯心浸在汤池里,摒退了所有宫人,借着水流狠狠落了一把泪。她是不愿意当着任何人哭的,其实他刚才的话也没错。她就是虚伪,她是一个虚伪成性的女人。自小开始,她自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会分利害,只会辨时局,至于真与假,又有什么重要?

虚伪,的确是。但是,他要的不就是她的虚伪吗?他知道她为了这个地位什么都肯做,所以才会如此坦白的告诉她心底筹谋。让绯心不得不用她的虚伪,为他劈荆斩棘,帮他一块块的踢开他的绊脚石。

绯心知道的越多,心里就越是不安。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绯心最是清楚不过。但她现在已经不能回头,因为以她为棋,操持于指间的那个人,是锦泰的君王。她根本不配与他对子,只是他掌中之器。而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保持器的锋锐。如此,她才能为自己争取时间,争取把那弃若鄙履的时间,越拉越长。

××××××××××××××××

九月初一,夜滦国来朝,宣平帝于崇德殿接见来使。并格外开恩,准其入皇宫大内而瞻,赐宴于畅心园。指掬慧宫怀贵妃赐宴其家眷,一展天朝大国威仪。

来使所见琉璃金翠,碧瓦雕梁。一派凤展龙翔之态。更见奇苑美株,碧绿繁绵,横幛叠翠,更是目不暇接,心中震慑连连。

绯心替后掌宴,此举后宫俱惊。专宠之说,已经演变成绯心将取后而代之。一时之间,绯心风头鼎盛,攀附之人更有如过江之鲫。皇上更是特准其用金黄红顶之仪,可着金底红围绣百鸟朝凰服样。在这后宫之中,明黄色为帝色,大红色为后色。金底红围,通常是登上皇后之前的过渡,意喻红色渐蔓,终将赤袍加身。皇上此举,等于暗喻后宫,绯心入主中宫,将是早晚的事。

自从八月十五当晚,绯心中途离席,次日又至午间才去问安太后,已经让太后极度不满。如今她又替后宴使,加封仪仗,增其服品,更是令太后对其更恶。

皇上十月初六将秋围大猎,前往东郊皇家围苑。而临行前,不早不晚,他又扔了一个大火球出来。九月初四,在毫无半点先兆的情况下,他突然廷上正议,欲废除中宫阮茵茵。此举太后大惊,事先全无半点消息。朝堂之上,阮丹青为首,一系立撑劝阻,与皇上争个不可开交。而以林孝为首,则以此事为皇上家事为由,力顶皇上自断,根本无需过问群臣之意。

朝臣皆知,皇上此举是在投石问路。皇上已经开始见恶阮氏,若保皇后,便有入阮氏一党之嫌。若赞同,一于祖制不合,二又怕阮氏来日反扑打击报复。所自九月初四开始议废后之事,朝中中立不语者不在少数,令此议僵而未决。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东至乌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 备及保&审法之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 :东岭&西漠有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 空最高&右中郎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 内廷:&设中廷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