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掬慧宫,云曦有些懒懒的,没往正座上去,不是径直往侧殿花厅这边来。绯心便打发掉人沏了茶让他漱,这边又摆了些小点。忙着给檀木大躺椅上换了簇新的垫毯,拿了靠枕让他歪着。绯心支了一张小三角梨木台,着人拿了一个双眼蟾坐的小香炉。看他半眯着眼,轻声说绯心支了一张小三角梨木台,着人拿了一个双眼蟾坐的小香炉。看他半眯着眼,低声说着:“其实要试香,臣妾该先换衫,以免杂味染了这气息。”。...

回到掬慧宫,云曦有些懒懒的,没往正座上去,而是径自往偏殿花厅这边来。绯心便打发人沏了茶让他漱,这边又摆了些小点。忙着给檀木大躺椅上换了簇新的垫毯,拿了靠枕让他歪着。

绯心支了一张小三角梨木台,着人拿了一个双眼蟾坐的小香炉。看他半眯着眼,低声说着:“其实要试香,臣妾该先换衫,以免杂味染了这气息。”

云曦微垂着眼,伸手拍了拍椅沿:“不用试了,坐这来。”

绯心犹豫了一下,他眼神一黯,伸手一把就将她给揪扯过来:“你如何学得这套手艺?”他拉过她的手,轻抚她指尖。

“回皇上,是臣妾的母亲喜欢。”皇上问话,她自然要回答。

“你娘亲?”他侧了身,看着她弯颈垂额的侧脸。

“回皇上,是臣妾的正母。”她眼如含露,因酒或者因紧张,面上微微泛红,十分明艳。

“你是庶出?”他一问话,绯心浑身一凛。心下暗暗叫苦,只怪自己一时不细想,脱口便出。一当着皇上的面,她脑子就泛怵,脑筋似是直了般。这事太后知道,皇上不见得知道。让他听来,好像父亲连个嫡女都舍不得送,弄个庶女来凑数。

“陪朕说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云曦的声音不快起来,她吓得忙起身要跪。他一把勾住她的腰,让她跌在他怀里。她压根也不敢换个舒服的姿势,就僵着一张脸低语着:“臣,臣妾是因形容外貌,与,与…….请皇上恕罪,非是臣妾的父亲有心……”

“朕没怪谁,就是说话而已。”他不耐的哼了一声,半闭了眼眸,“你这套手艺不赖,难怪朕听说,你在家中算是出挑的。”

他用了“听说”两个字,但绯心也静下来了,“听说”不过是虚的。必是他把她的家里情况调查尽细,也是,她封了贵妃,哪有不知根底的理。皇上精明的可以,如此哪能瞒得他去?所以,他真是只想聊天而已,并非要怪责她的父亲。

一想到这里,绯心便放松了一些。她点点头:“回皇上,臣妾的大娘喜欢莲花,犹爱白莲。她也喜欢香料,臣妾在家之时,闲时便制香奉与母亲。”

“那你喜欢哪一味?”他嗯了一声,忽然又问。

“回皇上……”她还没说完,他已经手上微加了力,“前头的废话省了吧,朕听了闹心。”

她一怔,没敢多言,便轻轻开口:“臣妾母亲所喜欢的,臣妾也喜欢。”

绯心没什么喜欢不喜欢,这些年,她的人生里,好像独独少了她喜欢什么。她并不觉得是缺憾,她家虽是商贾之家,地位虽然不高,但绝对是富甲一方。父亲深知商家出身前途渺茫,便极重视子女的教育。父亲有七房姬妾,她家中兄弟姐妹众多。从小她便知道,要想得到父亲以及正房大娘的喜爱就需要加倍的努力。绯心的生母是她的榜样,一直恭顺端谨,事事小心。从不参与那争风吃醋,为人谦让有度。如此,才能不被视为眼中钉,可以在这大宅里安度下去。绯心受到母亲的影响,更是因想要得到正母及父亲的关注,所以,她就比任何一个姐妹都要用心。

从四岁起,便知道晨昏定省,从无一日落下。父亲茶商起家,终年在家的时间很少,在外奔波劳碌。她从小便会给父亲做鞋,她知道父亲哪里有茧,脚底哪里会痛。所做的鞋子一直是父亲最爱。每每一着,便会想到他的三女儿绯心。但针凿是否为她所喜,却已经被她完全忽略。嫡母爱花爱香,她便自小学习种植,采摘以至蒸制。至于香料是否她所喜,亦是不重要的事。她能在家里受到父母的关注,从而才能提升生母在家中的地位。

家里其实与宫中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在家里,绯心邀的是父母的宠。而在这里,她要邀的,是皇上和太后的宠。

她就是以此为目标而奋斗,既然进了宫,这里便是她一生驻守的地方。她并不求荣宠不衰,只希望终有一日,乐正家,会因她而荣耀。

他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殿内静静,宫女极远执扇盘而立,没他们的吩咐,无一人上前,廊外宫灯高悬。明月已经跃上屋顶,将殿外耀出一团银白。

“下月朕去秋围,回来之后夜滦国来朝,朕便指你陪朕一道。”他突然说着,绯心一听眼中一亮。夜滦国来朝,陪驾设宴可是皇后的差事。皇上指派给她,说明相信她的能力。她身子一动,刚想谢恩。他摁着她的腰,又慢慢说着:“还有一事。”

他闭上眼睛:“你去告诉昭华夫人,告诉她,你可能帮她升位为妃。条件是,让她拿二十万两银子来!”绯心一愣,忍不住回眼看他。皇上要用钱,可以直接从内务调,为何要借她的口向外臣交易?况且昭华夫人有孕在身,升位已经势在必行,她算哪根葱?她看着他静漠如玉的容颜,忽然有些了悟。

其实当初皇上卖她那个人情,就是告诉她该站在哪里。他知道她的根底,她乐正绯心是不可能位尊而坐大其族的,这点正是他所要的。而且她可以撑持后宫,处事慎密。皇上要分化阮氏,渐控大权。很多地方需要用钱,但这些钱,他不能从内务调,会避不过太后的耳目。亦不能直接向百官张口,除了自己的亲信之外,还有就是从后宫这里曲折。之前他连在这里七日,已经向后宫召示贵妃宠盛不衰。现在让她向昭华夫人狮子大开口,即便有任何事,也不关他的事。

但是,一个林中郎,月俸有限,二十万两,不是让他倾家荡产?这样,将来他掌了事,岂不更要压榨百姓,于国基不稳?

先给她一个好处,让她陪驾随宴,然后再让她办事。此事关乎她的生死,她必会紧严口风,加上她平时作派,大量散金给宫中底层,一定会滴水不漏。

他见她噤口不语,开口:“你有什么话直说,朕不怪你。”

“昭华夫人已经有孕,林中郎未必肯买臣妾这个面子。况且林中郎他……”绯心终不敢直白而语,温温吞吞的说着。

“他会给的。”云曦微哼了一声,不需要告诉绯心怎么做,何时做。她乐正绯心,拿捏时机,方式方法,总不会错。当然,除了见他!

绯心听了,忽然觉得后脑一麻。做大事必要先狠,皇上对外戚已经深恶痛绝,无所不用其极。任何人,都是他的棋子,包括…….。这的确是一个驱虎又不引狼的办法,可以逼的太后放权,又能让林雪清不因此作大!而且她乐正绯心也可以坐享其成。

其实也是正常,本朝高祖便曾经斩其亲子,武宗更是血腥夺嫡,手足相残从而取胜。就是宣平帝亦如此,虽然当时他只有七岁,亦已经深入宫帷争轧之中。凭借太后之力,将其兄一个一个斩落马上。金鸾之上,可谓步步血腥,当中有多少都是宗亲!江山面前,亲情人伦,皆要让路。皇上称孤道寡,也是因此而由。

只是于他,更是怕的紧了。云曦一揽她,让她完全跌在他的怀里。他轻轻在她颈间厮摩了一下:“朕乏了,就寝吧。”

他唇齿间有淡淡的芬芳,但他的亲呢却让绯心微僵。脑中那不好的预感又在上升,但她却不能拒绝。

不过,今天的预感不太准确。伺候他沐浴之后,他没一会便沉沉睡去。他睡着的时候容颜格外秀美,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浓长的眉开展不蹙的时候,非常的丰顺。长睫如扇,眼线优长,鼻高直而唇微抿,长发抖散有如黑瀑,连他的气息,都是淡淡而氤氲的静漠。她睡在他的身侧,久久无法入眠。最是无情帝王家,这话不是没有根据的。她轻叹一声,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她一直很希望有个孩子,以此来保证自己的地位。但现在,她忽然觉得,这个孩子,还是不生的好。

************************

上周家里有事,一直没有过来,所以《花弦月》的番外也没写。今天晚上八点左右会更花弦月第一篇番外。这几天小寒辛苦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由大&左右将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 )为主&二品)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 管筑,&正一品

    三公:司空,司徒,大司马(分掌三司)司空主管筑,仪等工事。司徒掌管土,籍等户事。大司马掌管兵事。正一品

  • 室内亲&华阁(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