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诫》有云,轻闲贞静,守贞整齐有序,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女诫》七章,绯心也可以倒背如流,并借以为典。但这时,那些字字句句都成碎沬,在她脑中崩乱轰鸣声,残余的意识里,空间风暴的却那烧灼与滚烫。痛疼是依旧不存在的,但与那火灼麻电的感觉相比较,她疼痛是依旧存在的,但与那火灼麻电的感觉相比,她觉得疼痛实在太微不足道。疼痛还是可以忍,但这种感觉却忍不得。绯心已经竭力想不出声,却依旧有破碎的声音溢出唇齿。。...

《女诫》有云,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女诫》七章,绯心可以倒背如流,并以此为典。但此时,那些字字句句都成碎沬,在她脑中崩乱轰鸣,残存的意识里,乱流的却是那灼烧与滚烫。

疼痛是依旧存在的,但与那火灼麻电的感觉相比,她觉得疼痛实在太微不足道。疼痛还是可以忍,但这种感觉却忍不得。绯心已经竭力想不出声,却依旧有破碎的声音溢出唇齿。

她的手不能再攥拳了,即便是现在躺在床上,她还是觉得如果不攀缠着一个东西她会碎开掉。她紧紧搂着云曦,她搂的越紧,他的动作就越是剧烈。她那种飞火流窜的感觉就越深重,她的声音就再难抑制。她的意识不是因疼痛摧毁,而是因这种完全失控的疯狂带飞。

恍惚之中,她听到他叫她的名字,叫她“绯心”。云曦从来不这样叫她,总是半含讽的叫她“贵妃”。而此时,让她觉得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绯心觉得好像他把她带出隔间,像是浸在池水里,又好像是腾在烟雾里。她记不清亦看不清,或者一切都只是梦。然后他们回到了正厢暖阁,这一切的过程她都非常的恍惚,似有又似无。他一直在榨取她的甜美,让她破碎的呻吟像是一曲压抑的低歌。让她每一条神经都流窜浓火,甚至忘记云曦是不是又让她摆多么羞耻的姿势,或者是不是又在稀奇古怪的地方,用此来提醒她,她不过只是一个商贾出身的低下之民。

全忘了,一切都忘了精光。缠绕在心里的《女诫》也都忘个精光,只剩他的怀抱,成了她唯一的依附和真实感。

绯心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团静谧。帘帐低垂,静香芬芳。唯有满身的酸痛,昭示着昨天的狂乱。这种酸痛不同以往,让她简直一动都不想动,继续沉沉一直睡着才好。

她怔怔发了一会呆,云曦已经不在身边。昨天晚上他究竟宿没宿在这里,她甚至都记不清楚了。过了一会,她这才低声唤人。一出声才惊觉,嗓子居然哑得不像话。

“娘娘。”绣灵一直候在外头,听她出声,隔了帘低应着。

“什么时辰了?”绯心清了清喉,但声音依旧是酥濡不堪的。

“未时了娘娘,要不要起身?”绣灵的话让她浑身打了个激零,未时?她居然一觉睡到下午?

“你,你怎么不叫…….”今天居然没向太后请安,不仅如此,其她宫妃来了,见她居然在这里大刺刺的睡觉,传出去多难听的都有。人一清醒,满脑子条条律律又将她束得死紧,令她此时有些手足无措。

“皇上早起走的时候,吩咐不让叫娘娘。皇上说会向太后告假,请娘娘安心休息。”绣灵的时候透着一点难压的愉悦。

“皇上昨天宿在掬慧宫了?”绯心更是一脑门子汗,他多时起身,她居然一点未觉。之前还说她规矩不利,怎的今日悄悄的便去了?

“是啊,皇上卯正三刻摆驾上朝。说娘娘身子不好,让娘娘今儿休息一天。别让常务烦了娘娘!”绣灵的话让绯心面上一热,他连理由都给她想好了。也罢,就装病一天好了。

“各宫的都来了,送了东西。奴婢刚去太医院领了药回来。”绣灵敏的很,做戏做全套,她比谁都明白,“太后也遣人来问候了,见娘娘没醒,便没叨扰。”

“还有……”绣灵微顿了一下,但还是说了,“皇上说今天不来了,说…….”

“说什么?”绯心有些怵了,话忍不住就吐鲁出来了。

“说让娘娘可以安心睡觉了。”绣灵的话里都压着笑,让绯心更是不敢探出帐子去,整张脸已经灼得火辣辣的。

绯心又休息了一会,觉得肚子饿。一直没吃东西肯定要饿的,况且她也不能一直缩在床里不露面。她微叹了一声,便让绣灵和绣彩来伺候。

绣灵这边刚给她披上晨衣,绣彩眼尖,一下看到枕畔有一摆明黄的穗子。她伸手从枕底一捋,低呼着:“娘娘,皇上把成田玉挂落在这里了。”

绯心一怔,回眼一瞧。一面双龙戏珠的玉挂腰饰,打着明黄的绦络子。在这宫里能用这个颜色的当然不是她,所以绣彩一口就说出来了。

绣灵一笑,微弯了身说:“娘娘,这可是天赐良机。娘娘以往总是说,无事不叨扰皇上,诸事皆要自掌自持,以示端芳仪雅。但现在皇上把玉落下了,皇上今天又这样体恤娘娘,娘娘也该亲自去送了,以谢皇上对娘娘的隆恩不是?”

绯心看着那玉,低语着:“皇上日前在这里连宿七日,已经破了往例。这几日没在外头逛,但眼耳皆明,外头都传什么本宫心里明白,不想再多生事。”

绣灵给绣彩使了个眼色,然后轻轻说着:“娘娘的心思,奴婢哪有不知的道理。奴婢在宫中日深,也知圣心难测。娘娘天长日远,终日筹谋,其实不及一个皇子。”

这话说得绯心一动,是啊,后宫之中,品阶越高的,越是危险。没有一个孩子傍身,根本就像是在火山口观景。就算皇上不说,太后不说,亦抵不住悠悠之口。况且宁,昭二位已经有了身孕。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进阶升位必不可少。夫人之上,便是妃。到时三妃并立,而她这个无子的就动摇不堪。再会管理后宫,亦不及一个孩子。母凭子贵,古来皆是。

她三年无出,虽然上边还有一个皇后也是如此。但帝后情寡,皇上一年到头也去不了她那一回。算起来,不会下蛋的,也就是她了!

“以往皇上一月临幸一次,娘娘无出也难免。但当下趁着鼎盛,娘娘不能再失良机。不然……”绣灵的话没再说,但她明白。后宫佳丽众多,加上新晋的这些。皇上的心已经东飘西荡,等到她混到一个月一次都保证不了的时候。再找人哭诉可晚了!

绯心怔了一会,突然问:“莲池里的莲此时开的可好?”

绣灵愣了一下,应着:“回娘娘,开的可好了。娘娘可有游兴?”

“着人去采些好的,本宫今日制香。”绯心一说,绣灵明白,她低语着:“阁子里还有现成的,不如…….”

“本宫今天不去启元殿,只想制香。”绯心回眼看着玉,低声说着。

××××××××××××××

中秋临近,内宫也开始迎这团圆佳节忙碌起来。中秋一过,就是每年秋围时节,内务执府一早就将中秋两宴以及皇上出行的事准备起来,后宫嫔妃也开始为团圆佳夜各自准备。中秋是难得团聚之日,依着往年旧,皇上会开两宴。一宴群臣,一宴妃嫔。

后宫妃嫔一向难与皇上齐聚,都是皇上想往哪去往哪去,私底下几个交好的平日里多走动走动。其他时间都是各讨各的自在。而此次借着团圆佳夜,月满时节。可以群芳登临,连平日里品阶极低的妃嫔也有机会一展风彩,得见圣颜。对妃嫔而言,绝对是一个争奇斗艳,一飞冲天的绝好机会。现在宁华夫人从三月得孕,至现在已经五个月,肚子已经显出形来。昭华夫人也是腰身圆滚,这两个昔日得宠的现在无法事君,更是给了后宫佳丽无限向往。

绣锦因那次之后,让皇上封了一个充侍。以她的身份,与绯心所想的差的不多。而且皇上也没给她指宫分院,还让她住在掬慧宫。充侍虽然当不了一宫之主,但基本会数人一宫,也专有奴才伺候。现在这样,等于她还是绯心的奴才。因绯心等阶要高她太多,她就算在掬慧宫里独占一院也不可能摆主子威风。关于这点,绯心也没办法。这种事,还得看个人的能耐。绯心能推波助澜,但最后还是要看皇上。所以,她只得私下安抚了几次,赏了点东西,然后便按例给她调了四个丫头便罢了。

关于本文

2022-06-24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2)央&(民收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