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部门主管,我记得我前天的时候您但是一场误会的,为什么昨天一下子就查很清楚了?”林惜严禁不产生怀疑,来的太怪异了。对方顿了顿,“林惜,想那么多干啥?难不成我还能害你不成?除了对方顿了顿,“林惜,想那么多干啥?难不成我还能害你不成?还有回公司的时候,来我办公室一趟,还有事情交给你办。”。...

“李主管,我记得昨天的时候您还是误会的,为什么今天一下子就查清楚了?”

林惜不得不怀疑,来的太诡异了。

对方顿了顿,“林惜,想那么多干啥?难不成我还能害你不成?还有回公司的时候,来我办公室一趟,还有事情交给你办。”

“嘟嘟......”

耳畔响着电话挂断的声音。

小孩抬了抬头,“妈咪,你怎么了?”

“没事,你现在好好待在家里,妈咪得去上班了。”

临沂像是精致的小木偶乖乖的点了点头。

嘉美集团。

林惜刚到策划部,叶小小一脸窃喜的走了过来,“告诉你个好消息。”

“刚才陆怡雯被李主管叫了进去,我听得里面好大的声音,好像李主管在教训她,而且这一次本来派她去杭城出差的任务被撤回了,而且还罚了她三个月的绩效奖!”

林惜眼底划过一丝疑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还是暗自压了下去。

走到李主管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隐隐传来怒骂声。

“进来。”

林惜推开门,便是见到陆怡雯满脸涨红,被气的浑身颤抖,看到她更是恶狠狠瞪了一眼。

“林惜,这几天你有没有时间啊?我打算把这一次去杭城的任务给你。”

李主管笑眯眯的,态度更是好的不得了。

陆怡雯气的直翻两个白眼,“李主管,凭什么林惜才来公司两个星期不到,就将去杭城这么重要的任务给她!”

李主管抬了抬眼皮,“这一次的方案是林惜写的,她比你率先写出来,还写的好,足够证明她的实力了。”

“我去。”林惜淡淡道。

“行,明天上午八点会有助理跟着你。你们两个人没有事情的话就出去吧,我还有些文件处理。”

李主管招了招手。

两人离开办公室后,陆怡雯快速的走到林惜面前,高傲的抬起下巴。

“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法子勾的李主管处处向着你,这一次的去杭城的任务竟然也要交给你了,这事我跟你没完。”

林惜冷笑一声,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跟我没完?难道不是你率先盗窃我的方案吗?没有这一遭,去杭城又哪里会轮的到我。”

陆怡雯一时凝噎。

林惜回到办公桌上,打了个电话给许意暖,电话很快接通。

“意暖,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呀?”

“我明天要去杭城出差两天,儿子要拜托你照顾一下了,等回来的时候请你吃大餐。”

“没问题。”许意暖顿了顿,又说道,“你是不是和封景琛还纠缠不清?昨天在酒吧的时候是他送你回去的。”

林惜嗤笑一声,“封景琛怎么可能会送我回去?恨不得杀了我才对。”

“有可能是我喝多酒看错人了,不过送你回去的是谁......”

“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先挂断了,等会儿晚上的时候我把一一送到你家里去。”

林惜不想再去深究接下来的问题。

许意暖的神经比较粗,也没太在意这些,便是点了点头。

…………

杭城,酒宴。

舞会还在举行着,宴会大厅上,有着不少衣香鬓影不断的穿梭着。

林惜穿着一身皎洁如月光般的鱼尾裙,露出了线条勾人的肩胛骨,肌肤更是在灯光之下泛着光泽。

两个腰窝隐隐若现,走动之间,大腿处更是隐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吸引了不少的目光,炙热无比,也掺杂着几许嫉妒。

突然,她感到一股阴冷的目光盯着她的背脊,仿佛置身于冰潭之中,浑身僵硬着。

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瞳孔微微凝缩。

男人站在二楼,身形挺拔,俊美矝贵,一双眸如寒潭般,睥睨看着她。

是封景琛。

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惜喉咙有些干涩,攥紧了手指,移开了目光。

打算当做没有看到。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端着酒杯,勾起一抹自以为帅气的笑容。

“林小姐,听李主管说是你为我司的一个食品广告做的方案,我很满意。”

“谢谢夸赞。”林惜伸出手,“您好,我叫做林惜。”

“鄙人上官成,林小姐今天非常的漂亮,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约林小姐吃个饭呢?”

上官成回握,故意伸手勾了勾她的手心。

林惜忍住浑身泛起的鸡皮疙瘩,“谢谢夸赞,不过我和李主管来主要是为了工作,不知道上官先生对嘉美集团有没有兴趣?”

“只要林小姐把这杯红酒都喝完,我便是可以考虑一下。”

林惜咬唇,知道在工作的场合太容易碰到这样的男人,现在又是刚起步的阶段,她抬眸,“那上官先生说到做到。”

毫不犹豫拿起红酒往喉中灌了进去,没有一会儿,纯美的小脸浮起两朵烟霞。

唇瓣泛着淡淡的光泽,酒香隐隐散发着,红色的酒液顺着纤细白皙的喉咙划入了衣领。

看的一旁的上官成直了眼,忍不住的滑了滑喉咙。

“咳咳......”

林惜被酒液呛到了喉咙,不得不停下,一双水眸泛起了雾气,朦朦胧胧的。

上官成不怀好意,“林小姐,还有一小半呢。”

林惜咬牙准备继续喝下去,手上的酒杯猛然被一个男人抢走。

耳畔响起一道磁性透着警告的声音。

“不准再喝了。”

上官成微微鞠躬,“封先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林惜小姐是.......您的人?”

嗓音有些战战兢兢,如果真的是封景琛的人,那么他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林惜冷笑一声,从封景琛的手上抢过酒杯,“上官先生,我和封景琛没有一丝的关系。”

说完便是仰头继续喝了下去,喝完后,反扣酒杯。

“上官先生,我已经喝完了,希望你会遵守承诺。”

目光完全无视了封景琛。

一时,封景琛的脸色难看至极,眸子骇人无比。

上官成擦着汗,也不好说不同意,“会考虑的,到时候让李主管找我一下。”

说完便是离开了,好像身后有猛虎追着一般。

封景琛眯着眼,脸色骇人,“林惜,你真的是不知好歹。”

嗓音冷的彻底。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起。

    “他就是我爸爸吗?封景琛?”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前响起。

  • &过身,

    男人转过身,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白皙,几近完美的脸上一双狭长的凤眸阴翳的盯着她,就如同极地的寒冰,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将人冻在原地。

  • 到他身&体便僵

    林惜看到他身体便僵在原地,只觉得冷汗不断的从后背滑落,甚至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 景琛眸&两命。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 就是,&”

    林一伸出小手将她脸颊的长发别到耳后,肯定的点了下头,“就是,我都听到了。”

  • &,眼泪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林惜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刚张开鼻子便是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打转。

  • 动手,&甚至连

    五年前她爱的沉重又卑微,可他明知自己怀孕依旧毫无人性的动手,甚至连进了监狱都没让林惜好过。

  • 人,只&件寻常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6.187.155','2021-06-18 16:36:22','','classid=14','0','37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