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关了了网页,乖乖的的坐在沙发上,一切都完全恢复如初。迅速,林惜做好了两碗西红柿蛋炒饭,“宝贝,了做好了,快点儿吃吧。”两人问题完晚餐后,林惜又是给好几家公司投了简很快,林惜做好了两碗西红柿蛋炒饭,“宝贝,已经做好了,快点吃吧。”。...

林一关掉了网页,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一切都恢复如初。

很快,林惜做好了两碗西红柿蛋炒饭,“宝贝,已经做好了,快点吃吧。”

两人解决完晚餐后,林惜又是给好几家公司投了简历。

突然笔记本电脑响了一下,是一条邮件。

点开看后,是嘉美集团。

林惜轻轻的撇了一眼,“您好,林惜小姐,嘉美集团欢迎您面试,时间是九月十三号,上午九点,联系人李主管……”

又看了一眼薪酬,几乎是比她当医生还要高几倍。

林一知道这是封景琛办的,趁热打铁说道,“妈咪,你明天要不要试着去看看?要是不喜欢那份工作的就就算了,大不了重新找。”

如果妈咪不喜欢,到时候让封景琛重新找一份工作!

林惜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回复了邮件,答应明天上午九点的面试。

次日清晨。

林惜穿着一身米色贴身职业服装,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细走了进去。

“您好,你就是林惜小姐吧,李主管早已经在九楼办公室等你面试。”

前台小姐扯着一抹恰好的笑容。

林惜眼底浮现一丝疑惑,对方怎么知道她是林惜?

但她来不及多想些什么,前台小姐已经亲自领着她来到电梯乘坐到九楼。

态度实在太好,不得不让林惜心里有了几分警惕。

敲了敲门。

“进来。”

林惜推开门,不卑不亢,“您好,我是林惜,这是我的简历,麻烦您看一下了。”

“林小姐,你可以先坐下。”

李主管翻了几页简历,微微打量了一眼林惜。

气质淡雅,仿佛经历了时间与痛苦的冲刷,更是透着几分凌然。

“我很满意林小姐的简历,打算安排林小姐在策划部工作,简历上说你曾经是医生,放心,这一次的工作一定比你以前的工作薪酬高。”

林惜一双水眸充斥着警惕,“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

李主管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没有任何的一丝破绽,“当然是因为林小姐的形象好。”

“而且林小姐也很诚实的在简历上说,你曾经坐过牢,我想就凭借这一点,就没有哪个企业敢收你吧。”

林惜闻言,咬唇犹豫半晌,“那麻烦李主管了,我刚才不该多问的。”

“没事,明天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有疑问的话可以打我电话。”

林惜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好,那以后劳烦李主管照顾了。”

她是懂得人情世故的,这一份工作很重要,她需要养活自己和林一。

说完便是离开了这里,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刚刚按下了按钮,电梯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矝贵俊美。

是封景琛!

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惜转身离开,她现在不想和这个男人扯上半分关系。

手腕却是被一双干燥冰冷的大手扣住,猛然拉进了电梯,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男人身上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几乎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放开我!”

林惜使劲的挣脱着,男人的胳膊像是铁钳般坚硬牢固,没有丝毫的动弹。

“封景琛,我已经失去了工作,你这一次又想干什么?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才停止!”

林惜几乎是低吼的,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她真的已经受够了封景琛的折磨,过去是她傻,活该受那些罪,但是她已经赎完不该赎的罪了。

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她。

一阵委屈涌上她的心头,眼眶却只是红了红,她不能在封景琛面前哭。

低头狠狠朝着男人的手腕咬了下来,封景琛吃痛不得不松开她,林惜趁机抓住这个机会,按下电梯按钮,却是按了一楼的键。

突然,她的肩部被扣住,猛地被抵在冰冷的电梯门上,疼痛几乎从背部蔓延开来。

“痛......”

林惜忍不住低吟一声。

“呵,你还知道痛,我现在看到你,便是想到死去的露露,她也很痛。”

‘露露’这两个字像是化作了一把尖锐的刀刺入了她的心口,隐隐作痛。

“我说了,不是我杀的程露!”

“不是你?那又会是谁?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没想到坐了几年牢,你依旧在狡辩。”

封景琛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像是想要把她下巴捏碎一般,依稀可以听到骨头脆响的声音。

“你必须要为露露赎罪!”

一双滑腻的大手突然摸向林惜的腰部,在她的背部抚摸着,唇也被覆盖着。

凶狠无比,几乎像是想要杀了她般,不给她任何的喘息的一丝机会。

林惜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抬起脚猛地朝着男人的下面踢了过去,却是被男人用手挡住。

林惜眼底满是厌恶,“封景琛,你还不如去找妓女,花样还多,肯定能够满足你。”

说完还低头撇了一眼封景琛鼓起的地方,故意说道,“你上一次弄的我很不舒服,简直是折磨,你还是去找几个女人好好锻炼一下。”

封景琛脸色有些难看,阴沉无比,狠狠扣紧了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

“你还和别的男人做过?”

林惜为了能够激怒封景琛,故意承认道,“是,又怎么样?我和你又没有任何关系。”

这句话如同炸弹的导火索一般,把封景琛的心底已经封住的火山口,一下子喷发了。

浑身都萦绕着冰冷的气息,使得电梯像是冰窖一般,冻的让人忍不住发颤。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你在监狱中没有任何的反省,看来监狱里的男人伺候你的很舒服,你果然是够贱的。”

男人的目光冰冷无比,仿佛看她就像是看脏东西似的,充斥着厌恶。

“我是不会让林一有你这样如同妓女的母亲,他待在你身边,只会害了他!”

“叮咚。”

电梯门开了。

林惜攥紧了手指,尖锐的指甲刺入了柔软的手心中,疼痛蔓延开来。

不管不顾着电梯外各种异样的目光,缓缓的走了出去。

只要能够保护她的儿子,她付出什么都是愿意的。

  • 作者:

    类别: | 

    编辑: | 在读: 人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林一伸&出小手

    林一伸出小手将她脸颊的长发别到耳后,肯定的点了下头,“就是,我都听到了。”

  • 年,封&花边报

    林惜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当初结婚的那几年,封景琛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她只能从各种娱乐杂志看到他的花边报道。

  • 林惜身&,只觉

    林惜身体抵在墙壁上,只觉得双腿发软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方才在男人面前佯装起来的强势瞬间消散。

  • 子就彻&推下海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 体便僵&颤抖。

    林惜看到他身体便僵在原地,只觉得冷汗不断的从后背滑落,甚至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 &眼泪给

    她不想在封景琛面前弱了一头,用力的深呼吸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 过来,&好,一

    封景琛气的发抖,扬起手就想挥了过来,林惜却先一步躲开,“这病我治不好,一个善意的小提醒,我觉得封少下次可以对着程露的照片试试!”

  • 两人再&景琛缓

    没想到两人再次相见会是这样的场合,封景琛缓缓的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的心尖。

  • 靠近而&暗影笼

    靠近而来的身影,瞬间形成巨大的暗影笼罩在林惜面前,“你还敢出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117.38','2021-06-20 17:42:48','','classid=14','0','32962');